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狼与兄弟 > 【1686】诛杀叛军

【1686】诛杀叛军

狼与兄弟 | 作者:纯银耳坠| 更新时间:2019-02-02 12:1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美目认真地望着沈强,身材丰盈曼妙,面容美艳,气质性感的紫色,红唇边露出了一抹微笑:“你的话,令我很生气,但或许你是对的,宗子晋是修真者,失控的修真者必须死,所以我会帮你,但下次记得,和我说话的时候客气一点,否则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的。”

     望着美艳面容带着微笑,语气却森寒的性感紫色,沈强笑了:“这事情要做的无声无息。”

     紫色笑了:“闻人美乔是你的枕边人,她是安全主管,宗子晋在她手上,你只要随便问几句,就能了解一切,想要做到无声无息,简直易如反掌,而且,你要掩耳盗铃吗?宗子晋一死,所有修真者都知道,是你做的。”

     沈强皱眉,推开车门下车,眼神微微有些高傲地看着她,道:“真希望你的脑子有你胸的一半大,你听好,我不会再讲第二次,我,沈强,可以不择手段,可以心狠手辣,但绝对不会去利用身边任何一个爱我的人。”

     “闻人美乔是,柯碧竹是,白娇许楠,初晴,苏小暖,甚至包括边毅都是,我不会利用任何人对我的信任去做任何有损他们利益的事情,这是我做人的底线。”

     嘭!

     甩上车门,沈强扬长而去。

     坐在驾驶位上,身形丰盈曼妙,拥有肉蛋战车级别性感的紫色,美目惊讶地看着沈强的背影,美目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满满地惊喜。

     “有原则的男人,果然很有魅力。”

     她美目异彩,性感的红唇翘起了欣喜的微笑,和隐隐地期待:“这是不是说,如果我和他在一起的话,他也会像保护其他人那样来保护我呢?”

     沉思了良久,俏面莫名淡淡晕红的紫色,回过神来。

     “是个混蛋副团长呢,想在龙组分部干掉宗子晋,这想法何止是大胆,简直堪称疯狂。”

     可就在她自语的同时,电话响了,她微微诧异,随后挑眉,电话一接通,就传来了一个中年女子的声音。

     “大同江京城店的叶经理对吧,啊,是这样的,我是影后宋薇茵的私人助理,最近影后的新片杀青,想要庆祝一下,原本定的三桌宴席,需要改成十八桌,不但有剧组成员,还有一些媒体记者,日期赶得上吗?”

     发动了车子的紫色微微一笑:“下周三,准时开业,时间上绝对没有为问题。”

     宋薇茵的私人助理犹豫了一下,笑道:“那好,就这么定了,定金马上转给你,但与此同时,我想我还是应该提醒一下你们,当天会有很多媒体人到场,希望你们的老板不要失了分寸。”

     听到这话的紫色本能的蹙眉,随后一笑道:“请放心,我们老板是见过大世面的人。”

     私人助理笑了:“那就好。”

     挂断电话,房车里的女助手,望着正在补妆,俏面精致得如同玉雕般的宋薇茵,狡黠一笑道:“手到擒来,我提醒大同江京城店经理,让他们老板不要失了分寸,那个女经理告诉我,她老板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这就意味着,沈强开业那天会到场。”

     站在面容精致绝美的宋薇茵身后,女助手笑道:“他可是修真界出了名的花花公子,相信到时候,见到这么美的你,他必定会目瞪口呆,茫然无措。”

     听到这话,五官精致绝美的宋薇茵幽幽地叹息,随后轻蔑地叹息道:“什么万妖之王,什么盖世豪侠,看不破红颜白骨,红粉骷髅的人,终不过是凡夫俗子,一想到他见到我,就惊为天人,张口女神,闭口女神的样子,我就觉得恶心。”

     女助手笑了:“那是必然的,沈强身边的女人都很漂亮,但却都不如你,所以结果不难想象。”

     

    而与此同时。

     回到了住所的沈强已经盘膝坐在了床上。

     “幽荧,把你的脚丫子拿开。”心念与龙婴一体的沈强,一睁开眼,就看到了坐在瘟疫之源横枝上,穿着短裙,修长白腿,正晃着精巧的脚丫的太阴幽荧。

     作为远古神灵,她的美几乎已经堪称极致,不需要看脸,单单是晃荡在眼前,小巧的足弓,纤巧脚趾和那淡淡粉色的趾甲,就已经精美得如同如同艺术品。

     “哀家这么美,你说话的时候,最好客气点。”太赢幽荧语气高傲。

     

    沈强翻白眼,不耐烦地皱眉道:“滚蛋,我是学医的,解剖图背的滚瓜烂熟,看你一眼,我都知道,你肌肉骨骼的样子,所以别拿美貌在我面前秀,那没有任何意义。”

     “另外你必须明白,在这里我是主,你是仆,下次别让我提醒你,否则说不定我什么时候心血来潮,会收拾你。”

     听到沈强这话,太阴幽荧娇媚一笑道:“收拾我?靠你那幼儿园级别的神格,还是你那笨得出奇的功法?”

     沈强无奈,道:“别捣乱,我进入混元境了,要练功。”

     幽荧一笑,道:“好啊,你练一下我瞧瞧。”

     沈强立刻闭目沉思,开始修炼九天奔雷决,这套功法,得到了有一段时间了,入门级的修炼,就需要混元境。

     此时,沈强刚好达到了修炼的标准。

     加上之前与那三名混元境强者发生争斗,沈强迫不及待的想要变得更强。

     但修炼刚刚开始之后。

     沈强立刻就隐隐觉察了出来不太对。

     因为实际上,在沈强的内心深处,他是一直将电系真元,当做光来用的,但很明显,九天奔雷决,虽然也同样涉及到了电的应用,但更多的时候,它是雷。,

     轰!

     识海深处的龙婴儿,一飞冲天。

     伴随九霄雷鸣,雷声未至,身以在!

     “虽然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但这一套功法,看起来还不错,速度快的令人惊讶,不愧是九天奔雷,简直锐不可当。”

     修为足够的沈强,胎龙精魄筑基,练习九霄奔雷诀第一重,也是最简单的入门级技巧飞龙在天,简直如臂使指,第一次用就顺利成功,这令沈强惊喜,可就在与此同时,在一旁看了会的太阴幽荧却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来。

     “沈强,你在搞什么?我和你签的是烛照的契约,那你的师傅肯定是烛照,他可是号称瞬身三万八千界的最强神灵之一,结果你练的这个是什么东西?慢的像蜗牛爬,还沾沾自喜?”
    坐在驾驶位上,身形丰盈曼妙的紫色,美目微微惊讶地看着沈强,随即嫣然一笑道:“合盛合不但有三百大妖,还有无限剑阵左良浩,青云剑堂,可谓是高手如云,而你身边更是有上古四大凶兽之首的穷奇夜孤云,道果境的美人柯碧竹,我想不出,你为什么要我帮忙做这种事情。”

     沈强笑了笑,靠在副驾驶的椅子上,神情平静地看着接到外的行人,道:“道理很简单,我并不希望,合盛合会成为修真界的以凶狠出名的公司,所以有些事情,低调处理比较好。”

     “就像项千盟的事情?”身形丰盈曼妙的紫色笑了笑,随后平静地挑眉道:“我看了直播,所以我现在大概能猜出来,你想让我帮忙杀掉的人,应该是宗子晋。”

     沈强笑了:“你猜到了并不令人意外。”

     身形丰盈曼妙的紫色笑了笑,道:“因为让明目张胆的威胁你,所以你就要杀掉他,这根本一点盖世豪侠该有的气度都没有。”

     “与气度无关,重点是,宗子晋很聪明,他缺少的只是历练,因为他出身药王谷,地位很高,所以他习惯了别人让着他,宠着他,所以很多时候,遇到问题的时候,他就会考虑的不够周全。”

     侧目看着身材丰盈曼妙的紫色,沈强平静道:“就像他杀徐天宇嫁祸给我的事情,计划的非常完美,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徐天宇就是我的敌人,而且就在他组织了人手准备搞我的时候,他死了,我是第一嫌疑人。”

     “dna,指纹,完整证据链。”笑了笑的沈强道:“他没有算计到的事情,是当时我有不在场证据,而且这个证人闻人美乔的身份是龙组的区域安全主管。”

     “她来找我麻烦,是一个看似偶然,又必然的事情,宗子晋没有算到这一点,所以一开始就已经输了。”

     身材丰盈曼妙的紫色淡然一笑道:“他又打不过你,现在麻烦缠身,你何必怕他,他也就是嘴上吹吹,事实上他不敢来找你麻烦的。”

     沈强笑了,良久,侧过头,望着美艳的紫色道:“你有没有在乎的人?如果有的话,你就应该清楚,我的确无所谓,宗子晋敢来找我麻烦,我要杀他简直轻而易举。”

     “但是我的家人不行,宗子晋是个炼药师,在整个修真界中,不算那些学徒的话,称得上是炼药师的人,在整个修真界总数不会超过六百人,而且其中的绝大多数都是那种脾气大,技术差,勉强能炼出药来的家伙。”

     “所以一切就如宗子晋所言,他不会死的,别说是他杀了一个徐天宇,就算他杀十个,二十个,他也不会死,最凶残的惩罚,大概也就是把他关起来,让他为龙组炼丹。”

     “而以宗子晋的智慧程度来说,虽然谈不上有多聪明,但他一定会想到,用药王谷的丹方,或者是某种强力的丹药与龙组做交易。”

     美艳的紫色蹙眉道:“这是好事啊,修真界这么危险,龙组的探员需要丹药防身,杀他不难,但如果他可以给龙组练个几百颗丹药了,那么或许会救治几百人,意义当然比杀掉他更大。”

     “果然,从龙组出来的人,都会这么想。”沈强挑眉道:“如果我是龙组的高层,我也会这样认为,那么随后宗子晋必然提出交易,来换取自由。”

     认真地看着紫色,沈强平静道:“最好的防守是进攻,我一天忙的很,没有时间和他玩藏猫猫的游戏,他会反思,会总结,会进步,等他重获自由出来的时候,他会避开我,去搞我的家人,这是我绝对不允许的。”

     紫色笑了,犹豫了片刻说道:“我忽然明白了,因为他在闻人美乔手里,闻人美乔和你在一起,如果是夜孤云柯碧竹,或者是合盛合其他人出手,就相当于你和闻人美乔直接翻脸了。”

     “所以你需要一个局外人来做这件事情。”笑弯了美目的紫色道:“而我,无疑是最佳人选,不是合盛合的人,只是你的餐厅经理,被发现了,你还可以在闻人美乔面前装傻。”

     沈强笑了笑:“你知道你为什么当不成幻灭旅团的团长吗?”

     身材丰盈性感,面容美艳的紫色一愣,沉声道:“什么意思?”

     “因为你把宗子晋被捕这件事情看的太简单了。”沈强一笑道:“药王谷不会允许自己的丹药落在龙组手中,但对于龙组来说,手握药王谷首席大弟子,还有他的把柄,要是还不能趁机捞一些丹药和丹方的话,那就太蠢了。”

     “所以接下来的事情,是龙组和药王谷的博弈,他们会相互试探对方的底线,最后达成默契,人还给药王谷,丹药或者是丹方则留给龙组,然后皆大欢喜,毕竟死掉的徐天宇,也不过就是个渣滓,相比起龙组探员未来可能得到的灵丹妙药,你觉得会有人在乎他?”

     紫色沉默了大概有三秒:“你把我绕蒙了。”

     “这有什么可懵的,事情很简单,龙组会想要好处,一颗丹药,换回来的可能就是一位功勋卓著的龙组探员生命,而杀掉宗子晋,什么好处都没有,药王谷甚至有可能因此和龙组反目,换成是你,这种事情你能做吗?”

     “而宗子晋清楚,药王谷不会随便轻易的放弃他,而且即便药王谷放弃他了,他也有资本去和龙组做交易,所以不动手杀掉他的话,他很快就会回来。”

     “到那个时候,我怎么办?天天防备他?防备他一辈子?然后等他出手之后再去补窟窿?”沈强挑眉道:“事情就这么简单,我现在只要你一句痛快话,做,还是不做!”

     身材丰盈曼妙地紫色皱眉道:“我亲爱的副团长,你的语气很不友好,所以如果你不能说清楚,我可以得到什么好处的话,我是不会同意的。”

     沈强笑了,一把推开车门,道:“还不明白吗?宗子晋疯了,他已经被他的嫉妒心冲昏了头脑,他已经失控了,明白吗?他杀一个徐天宇,就可以杀第二个,第三个,到最后所有令他不满意的人他都会杀。”

     “你不能但凭猜测就决定他的生死,凡事要讲证据。”身材丰盈曼妙的紫色道:“至少他现在还没有那么做。”

     沈强笑了:“这就你是做不了幻灭旅团长的真正原因,因为你内心的深处,始终在遵守着善良的法则,在没有足够的证据摆在眼前时,你宁愿相信他是个好人,而幻灭旅团真正要做的事情,是将危险湮灭在萌芽状态。”
    随着宗子晋被带走,眼瞧着沈强毫不客气地收了那三名混元境修真者的兵器和随身的乾坤袋,一身龙组少将军装英姿飒爽,因昨夜同沈强睡在一起后,整个人都神采飞扬地闻人美乔,娇媚地望了沈强一眼,略有娇羞地轻声传音道:“今晚去我那。”

     说罢了,她身子曼妙美目高傲地淡然离开,什么昆仑长老啊,修真界名宿啊,她理都没有理。

     “双刀女魔头,果然是又狂,又冷,又傲气,啧啧,但是她真美啊,不愧是和千山雪齐名的龙组双珠,简直漂亮得如同只能仰望的女神,这辈子,要是能和这样的美女在一起,人生简直巅峰。”

     “别做梦了,傻小子,你们还没看出来?这闻人二乔,对谁都是冷冰冰,傲得像个圣女,但她刚才望着沈强的时候,那小眼神,啧啧,简直娇媚的像花一样。”

     “唉,她这种心高气傲的女人,大概也就是只有沈强这样的大英雄才配德上了吧?”

     “是啊,还真别觉得她心高气傲,大概只是我们不行而已,你看看沈强身边,那个姑娘,虽然气质淡雅,完全不像双刀女魔头闻人美乔那样高傲,但那份娇美,却是闻人美乔根本比不上的。”

     “别说了,自古英雄配美人,沈强虽有恶名,却伸张正义,换成我是美女,也会和他在一起。”

     “就是,我强哥那么威武,不选他选谁!”

     此时直播间里随着龙组众人清理现场,直播已经停止了。

     不同于来时的气势汹汹,此时纷纷离开的众多修真者,对于沈强都是满眼的敬畏和尊重。

     不但纷纷礼貌的道别,称呼也从卑鄙无耻的家伙,变成了沈少侠,沈真君,沈顾问,沈先生,各种客气话,也不要钱的砸过来。

     这让沈强也不得不和他们客气了几句。

     

    等他们走的差不多了,眼神娇媚,抿嘴偷笑的秦语柔,刚要同沈强阿碧回学校,她的电话就响了。

     药王谷中,背靠在椅子上,望着满是阳光的窗外,笑道:“我已经为你和阿碧定好了机票,是四十分钟后的航班,你和阿碧马上回来。”

     听到这话的秦语柔楞了下,满眼不舍地望着沈强,急道:“爸,我还得上课啊。”

     “那个不着急,你马上给我回来,咱俩得聊聊你和沈强的事情。”

     药王谷主的话,令秦语柔俏面腾地一下就红了,立刻用真元张开了结界,确保沈强不会听到之后,她娇声急道:“爸,你乱讲什么呀,我和他什么都没有,你别乱想。”

     听到这话的药王谷主笑了,随后道:“你慌什么?爸是过来人,什么事情没见过,你要是喜欢他,爸也绝对不阻拦你,但是现在你必须回来,因为第一,丹药大会快到了,宗子晋进去了,你得代表药王谷出征。”

     “其二,我怕你把持不住,记着,你是药王谷少主,要是没个名分,没个认可,你就和那沈强睡在一起,咱药王谷丢不起这个人。”

     秦语柔脸瞬间红到了脖子根,娇嗔道:“爸,你在乱讲,我挂电话了!”

     听到这话,药王谷谷主笑了:“好吧,我不乱说话,我看到你在他身边笑得很幸福,所以我不会拒绝你和他交往,但是,你必须明白,男人想让女人在乎,要有能力,而女人要想要男人重视,也要有相应的能力。”

     “尝试着在丹药大会上打败他吧,就算做不到,也不可以放弃,至少你要证明一下自己,让沈强知道你的能力,知道你有多么的优秀,多么的出色,到那个时候,他才会在乎你。”

     秦语柔愣住了,美目痴痴地看了沈强一眼,随后道:“爸,你太不了解沈强了,他不是那种势利眼。”

     “他或许不是,但修真者是,看看沈强身边的那些人吧,诚信义的白娇,万新合盛的许楠,美食界第一美女初晴,还有刚走的闻人美乔,她们每一个都如同明星一般耀眼。”

     “如果你什么都不是,什么能力都没有,她们会怎样看你?修真者会怎样看你?相信我,无论输赢,在丹药大会上,展现你的天赋吧,让修真界的所有人都知道你是谁,到那个时候,你再决定是否要和沈强在一起,我保证,无论你做出怎样的选择,我都是全力支持你的父亲,而不是什么狗屁倒灶的谷主。”

     听到这话,绝美的校花秦语柔,望向沈强的眼神温柔了起来,她轻声道:“嗯,好的,我明白了,爸,你等我,我就这回去。”

     说罢了。

     解开了结界的校花秦语柔,对沈强娇柔一笑,轻声地嘱托道:“沈强,我家里出了点事情,现在要马上带阿碧回去。”看了眼腕表后,秦语柔道:“四十分钟后的航班,时间很急。”

     “我送你。”沈强道。

     绝美的校花秦语柔一笑道:“不要了,我会舍不得走的。”

     沈强诧异:“怎么说的跟遗言似的,好像你不回来了一样。”

     秦语柔娇嗔地帮沈强整理了一下衣襟,道:“是短期内不会回来,呐,我和阿碧在丹药大会等你,到时候,你一定要加油奥,我希望可以看到你笑傲群雄的样子。”

     沈强笑了,道:“没问题。”

     “那我们丹药大会不见不散。”娇美的秦语柔,伸出了雪白纤巧的小手指。

     沈强笑了,与她拉钩钩。

     纤巧的小指,软玉温香。

     随后她便带着眼神依依不舍的阿碧急匆匆地离开了。

     瞬间,站在人潮涌动街头的沈强,莫名地感觉到了孤单,若有所思地沉默了良久后,沈强走到了医大后面的街道旁。

     片刻后,一辆很普通的轿车停在了路边,车门开了。

     沈强迈步上车,坐在了副驾驶,嘭的一声关上了车门。

     狭小的车厢内,立刻就嗅到了似牡丹盛放一般的香气。

     侧过头,望着拥有肉蛋战车级别性感,坐在驾驶位上,正美目含笑的幻灭旅团成员紫色,沈强叹息了一声后道:“我不是个好老板,叫你来这里不是为了请你吃饭,而是要请你帮助我杀一个人。”
        阿泳咬牙切齿的“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赌命吧!兄弟!”阿泳一脸的纠结压抑,边上的鲍安也有些无奈“那我赶紧把张少鹏他们叫回来!”

        “别叫他们回来,让他们从那等着吧,万一有奇迹呢,而且这个时候叫他们回来!”

        “如果他们知道门象来不了的话,搞不好就会跑的,到时候更麻烦,先干掉巴蛇,然后咱们哥俩把那个女人控制了,剩下的再说吧,巴扎将军能醒最好,醒不了的话,咱们哥俩做做这个位置,也不错!反正都已经这个地步了,爱怎么着!怎么着吧!”

        阿泳脸上再次的闪过了一丝疯狂的表情,随着阿泳这疯狂的表情,另外一边的鲍安跟着也点了点头“先稳住他们,确定了巴蛇死了以后再动手,否则的话要出事的!”

        “我知道,我们也需要时间准备!”说完之后,鲍安自己转身就进了人群,开始部署,阿泳看着对面巴蛇的母亲,显然,现在巴蛇的母亲,也快是坐不住了……

        情况十分的危机,巴蛇正在被那个下属,一步一步的往过扶着,往自己母亲那边走,现在周围混乱的连一辆车都看不到了,人群也是跑来跑去的,就在这个时候,对面一下过来了三四个人,这三个人老远就看见了巴蛇,随即奔着巴蛇这边就过来了。

        “巴蛇将军!”三个人老远就冲着巴蛇打招呼,然后冲到了巴蛇的边上,把扶着巴蛇的这个士兵给推开“巴蛇将军,您怎么受伤了,来,我们马上带您去治疗包扎!”

        “治疗包扎就不用了,赶紧带我往前走,去见我母亲!”巴蛇从边上说了一句,边上的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犹豫了一下,就是他们这一下的犹豫,被巴蛇全都看在了眼里,几个人从边上点了点头,支开了扶着巴蛇的这个士兵,扶着巴蛇就走。

        周围来来往往的还是有不少路过的士兵的,这些士兵也是都认识巴蛇,毕竟也是巴扎的儿子,很多人还在给巴蛇打招呼,这三个人,三角形的位置,带着巴蛇就走,他们一直试图是往人少的地方走,但是因为太乱了,一点秩序都没有了。

        所以他们确实也没有办法了,巴蛇也是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儿了,而且,他本来就是一个十分多疑的人,尽管现在十分的虚弱,但是巴蛇还是长出了一口气,刚好路过一个房间门口,就在巴蛇想要说话的时候,三个人其中一个上来就捂住了巴蛇的嘴,用力把巴蛇往房间里面一拖,直接就拖着巴蛇,拖到了房间里面,这个房间里面空无一人,两个人上去就把已经重伤的巴蛇给按到在了地上,随即边上的另一个人,手上出现了一把带着消声器的手枪,他看着巴蛇,冷笑了一声“对不起了,将军!”

        说完之后,他直接就要扣动扳机,这个时候,巴蛇其实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看着眼前的一切的一切,她知道,现在什么都晚了,他看着面前的这个男子,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这是一副认命的表情,就在男子要开枪的这一瞬间,千钧一发之际。

        突然之间滚烫的液体溅到了巴蛇的脸上,巴蛇下意识的睁开眼睛,看见男子的脖颈处,鲜血横飞,同一时间,侧面的两个人也倒在了地上,巴蛇几乎都没有看得清楚,行凶者的动作,片刻之内,三个人都倒在了地上,脖颈鲜血都在往出流。

        巴蛇傻眼了,这个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给我三分钟的时间,先给你救治伤口。”说完之后,男子蹲下来,扯开了巴蛇的衣服,灵巧麻利的从边上拿出来了一把匕首,边上还有酒精,直接洒在了匕首上面,他看着巴蛇“忍着点!”

        巴蛇深呼吸了一口气,他看见了一个穿着一身军装的鬼神,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而且,鬼神还是亲自再给他处理伤口,巴蛇点了点头,片刻之后,鬼神上去拿着匕首就伸进了巴蛇的胸口,巴蛇“啊!”的惨叫了起来,边上的无情塞了一块布到巴蛇的嘴上,巴蛇一口就给咬住了这块布,鬼神很是厉害,没几下,就把子弹给撬出来了,随即鬼神拿着匕首就划开了巴蛇上身的衣服,从边上点了点头,有人拿着药物就过来了,前后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就给巴蛇把这一处枪伤给处理包扎了。

        鬼神看着巴蛇,冲着他微微一笑“我说将军,我这个时候到的,还算是及时吧!”

        巴蛇没有说话,只是冲着鬼神伸出来了大拇指,接着他躺在了地上,气喘吁吁的,鬼神再次伸手示意了一下,外面两个士兵也进来了,这两个士兵抬着一副担架,直接就把巴蛇给放在了担架上面“现代我去和我母亲碰头,我今天要拿军权!”

        巴蛇脸色煞白,但是说道军权这两个字的时候,眼睛里面还是炯炯有神,鬼神点了点头,随即转身就出了房间,他出了房间的时候,周围站着几十个穿着巴扎大营军服的人,几个人抬着巴蛇,把巴蛇护再了人群中间,这一下,他们前行的速度可就快了。

        鬼神和无情两个人带头,再混乱的巴扎大营内,这群人全速前进,甚至于没有引起来什么主意,巴蛇躺在担架上面仰望天空,显得十分的疲惫……

        在阿泳和鲍安这边,两个人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现在却迟迟等不到巴蛇被干掉的消息,两个人也是十分的焦急,横竖都等不到消息不说,现在连人也联系不到了。

        “阿泳!我再给你们最后一次警告!如果你们再不让开的话,我们就要冲了!!”对面的巴蛇母亲他们也是明显的不愿意等下去了,毕竟自己的儿子还在里面,所以说,如果这个时候再不冲过去的话,或许就没有机会看见自己的儿子了。

        巴蛇的母亲这个时候再次的嘶吼了起来“你们还知道不知道你们是谁的兵!你们是巴扎的兵,是我丈夫的兵,是我们家的子弟兵!你们现在不听我的,听一个外人的!你们对得起你们曾经的誓言吗!”巴蛇的母亲把自己父亲的骨灰盒再次举了起来。

        “我父亲的在天之灵,一定会保佑我们,铲除所有想要谋害我们巴家人利益的叛徒!铲除叛徒!”巴蛇的母亲再次的嘶吼了一声,这一吼,周围所有的士兵都跟着吼了起来,至少现在再道义上面,这边已经是占据了全面的优势的。

        鲍安和阿泳现在也是知道没有办法拖了,这样直接开火的话,他们也不占太大的优势,不如先放他们进来,想到这的时候,他从边上和鲍安两个人点了点头。

        随即两个人伸手示意了一下,就在他们的人群中间,直接就敞开了一条出路,巴蛇的母亲看着鲍安和阿泳两个人敞开出路了,根本就没有想着会有什么埋伏,毕竟也是一个女人“我们快去救我丈夫!救将军!!”巴蛇的母亲叫吼了着带路就走。

        “一会儿先控制这个女人!”阿泳和鲍安两个人点了点头,两个人也是拿定了主意,巴蛇的母亲带着身后的人群很快就走进了包围圈,眼看着她就要经过阿泳和鲍安了。

        就在阿泳和鲍安两个人刚要动手的这一刻,一个声音响起“母亲小心!阿泳和鲍安是叛徒!他们谋害我了的父亲,现在还要谋害我!”随着这一声大吼,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身后不远处,鬼神一行人已经把位置让开了,所有人的身上都有血迹,想来这一路也是直接杀过来的,巴蛇这个时候已经站在了担架上面,占的老高。

        “现在开始,所有不知道内情的人,既往不咎,远离阿泳和鲍安!他们意图谋反!我巴蛇用我的性命发誓,凡是现在和他们脱离关系的!既往不咎,一概重用!如果这个时候还执迷不悟的!诛连九族!!!”巴蛇说话的语调十分的有气势,这一吼,几乎作用是决定性呢,阿泳和鲍安一看这个情况,俩人都急眼了。

        “不要相信他!巴扎将军是被他害的,他要夺权!”两个人说完之后,互相看了一眼,一咬牙,奔着那边的巴蛇的母亲就冲了过去,近在咫尺的时候“嘣!嘣!”的两声枪响!枪法很准,鬼神亲自开枪,两个人都是额头中弹,全都倒在了地上。

        他们的尸体就倒在了巴蛇母亲脚下不远处的位置,巴蛇的母亲看着这两个倒下的人,随即抬头又看着周围的士兵“所有不知内情的人,一概不追究!我发誓!概不追究!”

        巴蛇的母亲这话一说完,巴蛇跟着开口“兄弟们,跟我一起去清理叛军!诛杀叛徒!!”巴蛇怒吼完之后,鲜血顺着嘴角就流出来了,他眼前一黑,愣是生生的没有晕过去“诛杀所有叛徒!维稳巴扎大营!!誓死效忠巴扎将军!”巴蛇再次愤怒的叫吼了起来,这一刻,所有的人都跟着一起叫吼,鬼神看了眼边上的无情一行人。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