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宋有毒 > 198 无毒不丈夫

198 无毒不丈夫

大宋有毒 | 作者:第十个名字| 更新时间:2019-02-02 12:3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拍卖会非常重要,这将成为麦小吉命运的重大转折点。更何况,承诺孔群在先,早就答应要去的。

而风景区群友聚会,却是麦小吉发起,而他作为风月无边群唯一男性,谁都可以缺席,唯独他不可以。

清照风景区在远郊,来回就至少需要三个小时,无论如何时间也安排不好。

两者都要兼顾!

合影定在当天上午九点,拍完以后麦小吉再立刻动身赶往拍卖现场,专场拍卖不会那么快就结束,还能赶得上。

极为重要的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清晨,念奴娇吕丽凤带队,以吉吉向上影视公司的名义包机飞往新京,同行人数高达三十九个!还不包括自行出发的。

当然,由念奴娇发起的诗词群,本地好友会占很大比例。

“丽姐,这就是倩倩。”麦小吉向吕丽凤介绍。

“嗯,不错的姑娘,稳重大方!”吕丽凤客气夸赞一句。

“谢谢丽姐,久仰大名,以后可要多多照顾。”

江文倩表现也很乖,说话也是轻声细语。每个人都会有两面性,江文倩是个演员,呈现多样性也不难理解。

南宫月坐在后排,一路上表现也很安静,这让麦小吉很满意。

“姐妹们,我们的时间很紧张,下了飞机,景区会有车来接咱们。到了景区先去吃饭,每个人只有十五分钟。剩余一个小时,全部用来化妆打扮,一分钟都不能省!”吕丽凤吩咐道。

大家哄得就笑了,“丽姐,这化妆时间用这么长吗?”

“必须的,一定都要美美的,要是哪个影响群容,也要罚!”吕丽凤一本正经。

“哈哈,群主,那我呢?我也不会化妆啊!”夜色阑珊樊珊自嘲道。

“还真是个问题。”吕丽凤皱皱眉头,又打量夜色阑珊的毛裙,“珊姐,你不会就穿这个合影吧?”

“古奇的!限量版的,两万多块钱呢!”夜色阑珊不服气,扯了扯领子,“我特意为拍照买的,你看这麦穗领,多好看哪。服务员还说了,我穿这个,显得有气质,脖子长!”

“古奇?怎么让你穿上,就成了孕妇装了呢。不行不行,太素了!”吕丽凤不满意。

“我还有条丝巾,桃红色的,也是大牌子,一万多呢!”夜色阑珊连忙又翻出条丝巾,南宫月回头看了一眼,搓了下脸腮,可能是牙疼。

“珊姐,这是你夏天海滩防晒用的好不好,也不搭啊!我想想啊,对了,我包里放着条毛披肩,到时候借给你穿穿,但不要裹着脖子,把你那麦穗领子露出来。凑合吧!”

“我年轻时候也会打扮!”

“现在服老了?”

“我年纪大了,也不要好。你们看方华,三十多岁,整天穿的跟我们物业公司的人似的。”樊珊嫌弃道。

“咦,珊姐,怎么把矛头对准我了?我最适合穿正装,为了这次活动,我还穿了个十公分的高跟鞋,脚脖子都崴了!”方华为自己辩解。

“方华穿了高跟鞋,可以站后面。”吕丽凤思忖道。

“丽姐,什么意思啊,还是嫌我影响群容呗?”方华有些不高兴。

“要不你站前头?”吕丽凤忍住笑。

≠蝗从行┞淠闯隼戳耍庑┡嗣话阉囱劾铮∶灰桓隼匆┟摹br />
飞机降落后,虞娟已经安排人来接,早有豪华大巴等在外面。到了车上,麦小吉摆弄手机,看到一条朋友圈消息,顿时皱紧眉头。

南宫月发的航拍,还有句评价:包机更高效,唯一不好就是空间小,前面的要放了臭屁,后面的跟着遭殃!

江文倩就坐在南宫月前面,还是指桑骂槐。

麦小吉转过头瞪了南宫月一眼,她却转头看向窗外,同排的江文倩看到后,想要暗中扭麦小吉一下,被他将小手扒拉开。

“丽姐,这次群友能来多少?”麦小吉问道。

“还没完全定下来,截止到现在,加上你,已经倩是女主角,为她服务的化妆师就有两位,还为她准备了一套薄纱的演出服装。

此时正值冬天,但等女人们在镜头前摆好造型时,一下子就回到了春天,没有臃肿的棉服,没有沉闷的色彩,百花齐放争奇斗艳,香飘满园!
麦小吉豪情满怀,确定拍摄《风月无边》时,他就有了这个想法。

≠灰裁幌凶牛焯旒岢肿雒廊菀约敖∩碓硕⑶野词彼酰Vぷ罴炎刺br />
名导齐州南的加盟,让她看到了黎明。以前,这种级别的导演,想要见一面都难。

等到孔群找上门来,麦小吉差点都忘了,吉宝拍卖行的*会已经布置妥当,三天后就要正式开始。

“小吉,都忙什么呢,一点消息都没有!”孔群进门后,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咚咚一口气喝了。

瘦了,也没刮干净胡子,为了《清明上河图》叁的拍卖,他这些日子往新京已经跑了四五趟,差点跑断腿。

“嘿嘿,大哥辛苦了,我正和一些朋友筹备一部电影。”麦小吉说道。

“拍电影?”孔群一愣,“什么题材的?”

“古装戏,李清照的。”

“哦。”孔群点点头,似乎兴趣不大,还是随口问了句,“资金紧张吗?”

“群友凑了二百万,吕丽凤出资一千万开公司,虞道成增资两千万。”麦小吉嘿嘿笑道。

孔群愣住了,“吕丽凤?滨江女企业家一姐?”

“对,赵海宁的老婆。”

孔群哈哈笑了,“哈哈,有点意思,你是把他们夫妻二人都给说服了。虞道成呢?新京也有位名人叫这个名字,历史泰斗,文坛大儒,家境殷实,听说搞了个风景区。”

“就是他。”

哦!如同雷轰电掣,孔群惊呆了,“虞老爷子这是打算要重出江湖吗?”

“没打过交道,我只认识她的女儿。”麦小吉如实说道。

“虞老爷子的女儿,年龄应该不小了吧?”孔群深思。

想哪里去了,麦小吉苦笑两下,“朋友关系。”

麦小吉的人脉不断延伸,孔群很高兴,眼下的事情也很紧急,等商量完孔群离开后,麦小吉才发现,拍卖会和聚会赶在了一天!
“其实,有件事没告诉你们,咱群里最年长的如梦令姐姐查出癌症来了,正在接受化疗。她跟我私聊过,很喜欢这个群,如果她不在了,希望能把她的名字还留在这里。”念奴娇说道。

“希望如梦令姐姐早点康复!”

“希望如梦令姐姐早点康复!”

“希望如梦令姐姐早点康复!”

……

群友纷纷送上祝福,念奴娇又说道:“人到中年,便会多了些人生感悟。不要说这个群,世间万物都会走向消亡,但求曾经拥有。”

“对,哪怕人没了,名字也留在群里。”夜色阑珊最容易动感情,第一个响应。

“群主的话让我很感动!”玉楼春又跟上一个大哭表情。

气氛又开始热烈起来,从此以后一家人!

“@玉楼春,姐姐,最近挺好的吧?”麦小吉突然问道。

“孩子读中学了,省心了,谢谢。”

麦小吉微微一笑,从自己整理的嫌疑人名单中,将她重点标注出来。

上次邮寄礼物,玉楼春是少数没有留地址的人。

念奴娇组织旅游,她也没有参加,理由是生了二胎。麦小吉问她家人情况,她的回答就很可疑,为何不提此时正该被呵护的老二?

这些仅是猜测,但防人之心不可无,麦小吉留在群里的初衷,就是揪出袁猛的眼线。

在江文倩发来的照片中选出一张,又用黄金圈手机的美肤功能处理了一下,随后发给了群主。

“我专门上网搜过江文倩的资料,她的长相个性还是比较符合李清照的。不过,自由不羁需要张扬,别忘了李清照真正吸引世人的,还是她的才华。”念奴娇提醒道。

“我会叮嘱她的。”麦小吉放松下来,群主这么说,那就是她没意见,那么群友反对的声音也不会太强烈。

“好的,那你再发群里一张吧,让咱们的出品人们看看。”念奴娇发个笑脸。

群主无异议,又是麦小吉力荐的角色,大家普遍认可,至此,剧本和演员都通过了。麦小吉又成为调侃对象。

“@进击的麦小吉,守着这么个漂亮女房东,千万要守身如玉,不要对不起西江月啊。”蝶恋花坏笑发了一条信息。

“脚踩两只船,可不地道。”

“西江月心也真大。”

“对了,@西江月,不是在滨江买房子了吗,把小吉接过去住吧。”

“极品女房东!”

声声慢也跟着起哄,又将上次在船头麦小吉搂着西江月的照片发出来,“哈哈,敢要对不起西江月,我就满网说你忘恩负义,始乱终弃!”

“对,@西江月,你有这么多大姑姐撑腰,底气可足着点儿,别让人钻了空子!”蝶恋花做了补充发言。

南宫月肯定看到了信息,但却不回,像是默认两人恋人关系,引发更多调侃。麦小吉却暗自庆幸,幸亏群主没答应江文倩进群,或许也考虑到了一山不容二虎的局面。

“姐姐们,饶了我吧,咱们商量下正事儿呗,这电影怎么拍?”麦小吉问道。

“让咱们的艺术指导@虞美人来给大家说说拍摄电影的流程。”群主说道。

一片鼓掌叫好,虞娟先是提出,要想拍电影,首先需要成立影视公司,当然,还需要有个办公地点。

群友无敌!

虞娟刚说完要求,首先是梅花引表态,开公司的手续她负责领着跑,会节省不少时间。而群主念奴娇也表示,可以在她的酒店里开出个房间来,作为办公地点。

“公司的负责人,就是@进击的麦小吉,大家没意见吧?”虞美人又说道。

没意见!

本来就是个乐呵事儿,大家各有一摊,腾不出精力再去拍戏。麦小吉有点懵了,手里就有个空壳公司,现在又来一个,没什么好抢的,“嘿嘿,姐姐们抬举,我好像不太合适吧?”

“就这么定了吧,小吉也没什么正事儿,自由时间多。”念奴娇是个急性子,就这么拍板了。

这句话可让大家笑坏了,群主这是说麦小吉是闲人,念奴娇意识到失言,笑着解释,“小吉,我不是那个意思,别听她们挑拨。”

“群主大人就是这个意思,弟弟我也听着。”麦小吉回复。

“看吧,还是男孩子心胸敞亮。”夜色阑珊发言。

“哎呦,我的珊姐,你可就别追着小吉夸了,母爱光辉收敛下吧,看着实在难受啊。”舞春风跳出来谴责,立刻得到一片响应,夜色阑珊也哈哈笑,“怎么了,我就是喜欢小吉这孩子。”

“小吉,你不用推辞,你原来的实力我比谁都清楚。”念奴娇说道。

“好吧。”麦小吉同意了。

“都安静下,下一个问题,公司名称。”虞美人又发话了。

“吉吉影业公司!”

“小吉影视!”

“大吉影视!”

“吉利!”

“吉祥!”

……

很快,十几个影视名字新鲜出炉了,念奴娇发了个大笑,问:“你们离了吉不能活了?”

“公司要没有麦小吉,确实开不下去哦。”有人立刻回应。

“名字差不多就这个意思,这件事我跟我父亲说了,国内著名导演齐州南愿意负责拍摄。”虞美人骄傲道。

这下子,连群主都震惊了,“我只是一时兴起提出个建议,虞美人手眼通天,居然把齐州南给请来了?”

“我爸爸跟他有些交情,打了个电话就搞定啦。”

齐州南名气很大,他拍摄的电影获得国内外大奖无数,想必每个群友都能说出一两部经典之作。

“剧本和演员给导演看了吗?”念奴娇问。

“昨天发过去剧本了,还没回馈,齐导比较忙,可能会晚些答复。演员就一个,起码还得有个男一号。”虞美人回答。

“这还不简单,小吉,你来演赵明诚吧!”念奴娇摊牌了。

当然不行!麦小吉果断的拒了。

首先麦小吉不会拍戏,搬到屏幕上,蹩手蹩脚的,观众可不买账。另外,跟江文倩对戏,她能行使副导演职责,把自己打个落花流水。

还有,赵明诚的命也太不好了,早早就没了,没有多少戏的。

“群主,我们现在已经不是一时兴起了,有群友的大力支持,有名导的加入,我们要认真对待,拍出精品。如果能一炮走红,将来还要拍古装系列。”麦小吉说道。

“古装系列?说来听听!”群主立刻表现出很大的兴趣。
说是小角色,真等到分配的时候,就不好说了。

比如扫地的家仆,酒馆小二,拉车的车夫还有叫卖的小贩等等,群友肯定不乐意。如果再厚此薄彼,又将引发矛盾。

可惜啊,这是部女人戏,青楼就不那么重要了,否则,那里面有大量角色。

刷一遍朋友圈,汗!开一面的。

“好吧,我把名片发给你,你申请加入,备注要写上自己的本名江文倩。”

“我知道,嘻嘻,凭我的名气,没问题的。”

不过,几分钟之后,江文倩电话到了,气急败坏问道:“小吉,怎么加群申请没通过啊?”

“怎么回事儿?多试两次!”麦小吉隐隐察觉,这个群并不好加入。

“我申请两次,都被拒绝了,什么破群啊!”江文倩恼羞不已。

“倩倩,这个群首先是要,那个,有点文化基础。”

“我也是大学生!”

这个群不以学历为标准,但个个都是有文化素养的。就拿诗词大赛来讲,一呼百应,当天都拿出自己的作品来,这不是要难为死江文倩吗?

另外,说到底也是个社交群,有钱女人的圈子。

“什么嘛,就是瞧不起我们演员!”江文倩被拒,面子无光,只能跟麦小吉唠叨。

“倩倩,那就别再申请了,咱们先把角色拿下来。”

“哼!”为了争取拍戏机会,江文倩还是忍住了,又问:“你的邻居,南宫月,她也在群里?”

“是啊。”

“凭什么啊,她就比我有钱?”

≠唬倏慈豪铮褐饕丫记康魅汗媪耍幻魉担攵缘木褪墙馁簧昵肴肴赫饧露br />
“咱们这个群,最先进来的几位姐妹最清楚,要的不是数量,而是质量。刚开始时,什么人都可以加入,结果又是发广告又是转发鸡汤,要么就是什么什么接力,特别烦。几次清理以后,群里清静很多,非常难得,希望大家都要珍惜咱们的群。”

“群主,是不是有什么人捣乱啊?”钗头凤问道。

“要不就是什么乱七倩听到,非得打遍天下无敌手不可。女人的圈子,不好进啊!

“现在要拍电影了,以后也不再新加群成员了,咱们这些姐妹长长久久,不增不减。”念奴娇煽情道。

不少人发了流泪的表情,都很感动。

麦小吉没吭声,群主这是在敲打他呢,不要仗着姐姐们的宠爱,就搞特殊化,行不通。

“原来是九十八个,小吉来了正好九十九个,九九归一,多吉利。”夜色阑珊发言。

“弟弟我感觉很幸运。”麦小吉连忙表决心。

说起来,也是他有运势,入群后几次诗词考验都露了脸,否则才不管是方华还是圆华拉进来的,早就给踢出去了。

“韶华易逝,我们也终将归于尘土,何来不增不减!”玉楼春突发悲音,和大家唱起反调,后面又跟着个大哭的表情。

虽然是个人感慨,但也有顶撞群主之嫌,大家都三缄其口,群里冷静下来。
    “……让你去当跳货郎真是屈才,可官人手中暂时无人可用,不得不委屈你了。就依你所言,与秦虎说,让他把花籽与花膏一并交与你,回来之后带上五郎一同前往,由五郎去教授那些蕃人如何种植……想不想和官人一起出去走走,看看咱们的新乌金行?”

    听完富姬这番有关经略湟州的见解,洪涛马上有了茅塞顿开的感觉。她说的没错,要想获得湟州地区少数族群的认同,光靠武力不成,光靠说教也没戏,必须有能切实改变他们的生活质量的办法。

    只要让他们过上比以前好的日子,他们就会自发的拥护你,你要打谁他们就跟着你打谁,谁要打你他们就拼命回护。因为你就是他们的饭碗,他们拥护的不是你的人,而是你带来的利益。

    怎么才能让他们生活的更好呢?屯垦、开荒之类的办法就别弄了,这玩意但凡是戍边的将领无一没有尝试过,但在老天爷的天威下基本就没成功过。

    当地的自然环境决定了不能纯粹靠农业,别说古人,就算到了一千年后,青藏高原的大部分地区也不是农业区,想生活好必须得想点别的办法。

    啥办法呢?种植高附加值作物呗。这玩意可不是富姬发明的,也不是自己发明的,而是历史它老人家亲自演绎的。

    比如说阿富汗和中亚很多地区,也是高原山地居多,气候和青藏高原差不多。他们的经济作物就是米囊子花,说致富肯定没戏,但勉强生活绰绰有余。

    而且在湟州种植米囊子花还有一个好处,可以就近提炼成花膏,不用再千里迢迢的从琼林苑运输。还可以减少内地耕种面积,进一步降低成本、规避扩散风险。

    湟州又紧挨着西夏和吐蕃各族,再往北过了祁连山脉就是河西走廊。花膏以此为基地,不仅可以辐射邻国,还能顺着河西走廊一路向西,深入西夏腹地甚至西域各国,销路不是一般的广阔。

    用花膏换来的巨额利润,除了上交朝廷一部分之外,还可以用来建设当地的工业、矿业、水利、教育、军事设施,并从内地购买粮食、布匹、药材,用来从根本上改善当地人的生活状况。

    这种局面对自己这个安抚使而言是最有利的,站稳脚跟就能获得足够的兵源,慢慢图谋向外扩张的基地。

    对朝廷而言稳定的边境地区就算收不上来多少赋税,能自给自足、少让朝廷三天两头提心吊胆也是幸事。

    对当地人而言,有了粮食供应,就可以逐步摆脱纯粹的游牧生活方式,逐渐定居下来,让子女接受教育,确确实实改善了生活质量。

    稍微总结总结,就是最少三赢的结局,干嘛不能?

    至于说在这个计算公式里有没有输家、谁是输家?首当其中的就是西夏和吐蕃各部族。他们每年辛辛苦苦攒下来的牛羊、马匹、橐驼都会被花膏变成缕缕青烟,除了短暂的幻觉和越来越虚弱的身体之外,啥都剩不下。等于是白白给大宋朝打工呢,还不给退休费也不给上养老保险。

    这么做缺德不?残酷不?其实不用洪涛来回答,历史已经明确给出了答案,这是人类的本性,争夺资源、抢占生存空间。一个国家或者民族的崛起,必须建立在其它国家和民族的血泪上,除此之外别无它法。

    世界就是这么残酷、人类就是这么性恶、规则就是这么血腥、现实就是这么缺德。能适应环境、利用规则就会强大,反之就是被缺德者,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改变全世界、改变全人类、重新建立规则的壮举,还是交给神佛和上帝们去做吧,自己全给干了,它们不就失业了嘛。

    目前洪涛需要应付的不是道德问题,而是富姬的春情。这个女人伏在自己耳边脸都红了,眼睛里全是水汪汪的。明知道她在想什么,可洪涛却不能硬生生的拒绝,还得利用富姬的这种情绪。

    既不说成也不说不成,目的就是让她能更尽心尽力为自己工作。啥叫缺德?其实这才是缺德。假如最终没有给富姬一个满意的结果,就缺了呢?”

    假如没有其他女人在,紫菊和莲儿就是竞争对手,但只要有别的女人掺合进来,她们俩马上就成了同一战壕的坚定盟友,必须先一致对外!

    ∫馑肌br />
    “嬷嬷和我说过,男人都是好色的,官人自然也不例外。你还不知道官人是如何哄骗长公主与他温习功课的吧?去拿些肉脯,听我慢慢讲来……”

    莲儿更不是学习的材料,但说起闲话来绝对是把子好手,讲得绘声绘色,英文课顿时就变成生理卫生课。

    洪涛自然不清楚有人在背后编排自己,正领着富姬兴致勃勃的参观焦炭炉呢。全程都是他在讲,富姬会时不时的提几个问题,然后静静的听着,脸上全是幸福感,就像是一对儿正在游山玩水的小夫妻。

    至于说到底什么是肥煤、什么是煤气、什么是焦化度,她根本就没听明白,可还得提问,她就喜欢看着这个男人指天指地高谈阔论,像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换句话讲,富姬就是恋爱中的女人,智商已经全清零了。情人眼里不光可以出西施,还能出潘安呢。洪涛现在蹲地上拉摊屎,她也能找出可贵之处,然后把所有臭味都忽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