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独步逍遥 > 第两百四十章 源根

第两百四十章 源根

独步逍遥 | 作者:纯情犀利哥| 更新时间:2019-02-02 12:4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听说赣江县,出现了一只吸食人血的僵屍,那曾经官至礼部员外郎的李老爷一家,七十余口都被那僵尸吸了血,变成了行尸,害了不少人。”

    早上吃饭的时候,李公甫说道。

    “僵尸?赣江县距离咱们仁和县可是不远,那僵尸不会来咱们仁和县吧?”

    许娇容忍不住心中一颤,担心的问道。

    李公甫摇摇头:“咱们仁和县是天下一等一繁荣的地方,哪是一般的县可比的,听说朝廷都打算从应天府搬到咱们仁和县来呢。

    那僵尸必然不敢来到咱们仁和县的,便是来了也不怕,咱们仁和县肯定是有高人在的!”

    “姐夫说的对,一只僵尸而已,仁和县对于它来说,便是龙潭虎穴,来了也会被高人打杀掉的!

    不过,姐姐这段时间还是不要出城为好。”

    楚天将一碗葱花面条咽下肚子,擦了擦嘴,开口说道。

    “汉文说的是,你这段时间也不要出城了。”

    许娇容嘱咐说道。

    “我晓得。”

    楚天点点头:“我去西湖转转,锻炼一下身体。”

    许娇容点点头:“去吧,中午还回来吃饭吗?”

    “不了,中午的时候我去吴家老店,去尝尝他家的叫花鸡。”

    楚天回了一句,摆摆手,便离开了家里。

    “汉文哥哥~”

    一出门,正好看到隔壁膘肥体壮的老花,正左手提着一柄杀猪刀,右手提着半扇猪肉,朝着集市的方向走去。

    而布衣木钗,看上去清清纯纯的花绮罗,正站在门口,一看到楚天出门来,立即就是眼睛一亮,那闪闪的眼睛,仿佛在发光一般。

    “呵、花姑娘······”

    楚天尴尬又不失礼貌的一笑。

    以前看这丫头,十三四岁,清清纯纯的样子,没想到竟然是那么疯狂的一个人。

    而且,还在暗地里觊觎着自己的肉体!

    恐怖如斯!

    赶紧打了个招呼,楚天快步离开。

    “奇怪,汉文哥哥怎么好像怕我似的?呜呜呜。”

    见到自己的男神对自己不感冒的样子,花绮罗忍不住伤心了一下。

    匆匆离开的楚天,并没有去西湖断桥,而是直接施展了隐身术之后,身化一道遁光朝着赣江县而去。

    “这僵尸估计是已经有些气候了,我这僵尸手链之中可还是留着几颗珠子呢,且去看看,如果这只僵尸实力还可以的话,便正好收了。”

    在楚天的遁法之下,不过眨眼间,就已经到了赣江县的上空。

    当楚天寻到李老爷家的时候,这里已经成了一片废墟,便是李府外的李家村百姓大都已经搬走,一片荒凉景象。

    “这李老爷致仕之后,回到家乡颐养天年,却遇到这样的事情,真是可怜呐。”

    但楚天走到这里的时候,不少武林人士正在这里翻找着什么。

    “李老爷平日里素有官声,十二年前的时候,他曾在北城府做知府,我大哥的冤案便是他给平反的,如今李老爷一家上上下下死在那僵尸手里,我贺老六便是明知不是那僵尸的对手,也要寻到它给李老爷一家报仇!”

    “贺老六说的不错,咱们都是受过李老爷恩惠的,绝不能让那头僵尸逍遥法外!”

    “不错!李老爷一家,被那僵尸所伤,便是死了都不得安生,变成行尸,最后被官府焚化才得以入土,这等恨事,我不报仇誓不为人!”

    因为楚天施展了隐身术,这些江湖人看不见他。

    不过,听这些江湖人说的话,这李老爷的官声还是不错的。

    楚天在这李宅转了一圈,李宅到处都是被撞破的痕迹,所有的建筑都被破坏成了一片废墟。

    除了李宅,便是外面的李家村,虽然已经被做过掩饰,但是仔细去看的话,也能发现很多处血迹。

    这些,应该是李家的行尸所造成的。

    “看这破坏力,还有这些行尸的杀伤力,那僵尸应该是有些火候的。

    如果是被普通的铜尸所伤,即便是受了尸毒,一般只是转化成为尸煞。

    便是成了行尸,所能造成的杀伤力,也不会比普通人强出多少,能造成这番声势,那一只源头僵尸的境界应该不低。”

    楚天在李家村转了一圈,暗自分析。

    “只是不知道这只僵尸如今逃到哪里去了?”

    如今,这里发生了僵尸杀人事件,杀的还是致仕的员外郎,朝廷不会坐视不理,各路高人也肯定会有人过来搜寻那僵尸。

    楚天不便大范围放出神识,去寻找那只僵尸。

    不过,这并不代表楚天没有寻找僵尸的办法。在聊斋世界的时候,楚天曾经就接受过茅山长老的传承。

    在对于寻找、炼制一道上,还是有些法子的。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赦!”

    楚天双手结印,念动咒语,一张符箓凭空画成,金灿灿的浮在虚空之中。

    楚天站在这李家村之中,神识于天地之间,一寸一寸搜寻着僵尸可能遗留下的气息。

    “找到了!”

    几息功夫之后,楚天身形直接化作一道青烟,出现在了李宅的一口古井边。

    古井是一口干渴老井,这里以前应该是被盖板压着的,如今盖板已经炸的粉碎四散在了井口周围。

    在这一口古井之中,竟然有着极为浓郁的尸煞之气。

    “莫非这里原先是那僵尸的藏身之地?”

    楚天伸手一引,丝丝缕缕的尸煞之气,凝结成一枚拇指大小的黑色丹丸,落到了楚天的手心中。

    虚空之中的符箓,印入这一枚黑色尸煞丹丸之中。

    随着符箓显化,这丹丸变成黑金之色,开始不停的震动,然后似乎感应到了什么,骤然化作一道乌光朝着一个方向飞射而去。

    见此,楚天露出笑意:“看来那僵尸距离这里不远,不然凭借一缕气息寻找,绝没有这般轻松的。”

    楚天化作一道七彩流光,紧跟在黑丹之后,几息时间之后,楚天脸上笑容渐渐消失,看着那枚尸煞之气凝成的丹丸窜进了赣江县城之中,落入到一家民宅里面。

    神识探入民宅之中,很快就在这家民宅家女儿的闺阁之中,那张秀床底下,发现了一具尸体一般一动不动的人影。

    楚天天眼睁开,立时便穿透了房间、床榻的阻碍,看到了躺在窗下的那只僵尸。

    这一只僵尸,周身尸煞浓郁至极,甚至凝结成了黑色的铠甲,穿在了它的身上。

    在它胸口处,心脏砰砰直跳,将粘稠金红色的血液送入全身。

    “僵尸的心脏能够跳动,这僵尸的实力竟然已经达到了飞尸境界!”

    楚天闭上了天眼。

    飞僵境界,便已经媲美与修士的金丹境界了。
    “新领悟到的力量,是梦的力量。”

    楚天此刻,能感受到自己的梦境之中,无处不在的那股力量。

    源源不绝,无穷无尽,甚至不需要自己的维持,那梦的力量便自然而然在潜意识之中,构建了一场如幻似真的梦境。

    “如果没有碰触到梦的规则,这种力量根本都不会被人发现。如今,我碰触到了梦的规则,便感受到了这一股力量!

    而这种力量,神秘、隐蔽、无处不在又源源不绝,如果能够利用的好,其恐怖威力不在那些法则级的力量之下!”

    楚天越是碰触梦的规则,越是能够感受到梦之力量的强大。

    “梦之力,能让我控制自己的梦境,若从千幻术之中施加梦之力,那幻术的威力,便能更上一层楼!

    而且,通过梦神通,我能进入别人的梦境之中,以梦术附身控制他人,将自己的意识强加到别人的身上,覆盖其主观意识,将其变成我的一具分身。

    也能强行将其以梦术催眠成为我的奴隶。

    梦术,便是操纵别人的梦境!继而通过梦境,控制别人的精神和行为!

    可以让其美梦一场,梦中传道。也可让其精神分裂,自我毁灭,或者将其困在梦境之中,成为一个植物人,也只是等闲而已!

    甚至,我可以在一个人的梦境之中,制造一个生生世世的轮回,让他在噩梦之中一世世轮回,永远都困在这个恐怖轮回之中······”

    楚天知道,梦的力量,还有非常多自己还未曾感受到的东西,这是一种区别于灵力的力量。

    或者说,这是一种灵力衍生的力量,强悍且不可捉摸!

    楚天轻轻一推身边的茹梦,

    就见到梦境之中,忽然打开了一座美轮美奂的金广大门,随茹梦被推入大门之中,大门忽然关闭。

    下一刻,躺在床上的楚天,忽然睁开了眼睛。

    朝着挂在墙上的仕女图看了一眼,茹梦的身影已经在那画卷之中了,只是茹梦转过了头来,侧着身子,正在看着他,看到他看去的目光,吓的眨巴眨巴眼,回过头去了,只是那身躯背影,微微颤抖。

    “茹梦你且放心好了,本座不会对你不利的。”

    楚天仿佛自语一般,轻声说了一句。

    然后,一股紫红色的力量,挟裹着楚天的灵魂,从神门出关,射出了身体之外,出现在了房间之中。

    “凭借着梦之力,竟然真的能够不再凭借其他法宝,便直接做到元魂出鞘了!这梦之力,虽然脱胎于灵力,却又不同于灵力,作为力量之中的一元,便称之为梦元力吧。”

    楚天挥手一甩,一根长长的线香被甩了出去,插在了房间之中的香炉之中。

    一个响指,

    一簇火苗在线香之端燃起,顿时香气淼淼,朝着楚天的魂体缠绕过来。

    虽然能够凭借着梦元力能够灵魂出窍了,但毕竟灵魂未曾修炼成元神,出了身体之后便像是易碎的瓷器,是非常脆弱的。

    以凝魂香凝聚魂体之后,本来有些虚妄的魂体立即就凝实起来,很快就变得和楚天肉身没有多大区别了。

    “来!”

    楚天一勾手,

    肉身丹田之中孕养的本命飞剑,顿时射出体内,化作一道七彩光芒,插入了魂体之中。

    这就是本命飞剑,其与灵魂早已相互连通,成为了灵魂的一部分。

    这本命飞剑,脱胎青冥剑,无论是在本世界,还是在蜀山世界,亦或是这一方白蛇传的世界,其材质都算是顶尖的,有着本命飞剑融于魂体之中,就像是浇筑的混凝土中插入了粗壮钢筋,便是灵魂在外,也再不像是瓷器那般脆弱了。

    楚天往前走了两步,直接穿墙而出,到了邻居家的房间之中。

    一墙之隔的邻居家,明显是一间姑娘的闺阁,

    床榻之上,睡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穿着亵衣亵裤,正在熟睡。

    这个小姑娘,叫花绮罗,是许仙的邻家小妹,在楚天中了秀才之后,她爹还聘过媒婆上门说过亲。

    不过,被姐姐给挡回去了。

    毕竟,对于许娇容来说,弟弟已经是秀才,便是找也要找一个秀外慧中,书香门第家的大家闺秀了。

    这邻家小妹虽然生的也颇为漂亮,但她爹是个杀猪的,只是这一点,就让许娇容将之排除在预备弟媳之外了。

    这样女孩的条件,许娇容还真看不上。

    楚天走到女孩儿的床边,身体忽然虚化,化作了一道紫红色的流光,朝着女孩儿的眉心便钻了进去。

    “啊~啊啊~哦~”

    海蓝蓝天高水阔,

    草青青花开云流。

    以天为被,以地为床,

    两个人影竟然就那般没羞没臊的,赤条条在草丛上翻滚着,碰撞着,喘息着!

    “我要我要,汉文哥哥我要你!”

    女孩儿放开嗓子大声的喊叫着,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回响着她的叫声。

    这时,楚天定睛一看,那正在和女孩花绮罗翻滚着的男主角,不是自己还能有谁?

    楚天.avi

    楚天脸上笑容逐渐变态!

    这种被人在梦中意淫的感觉,不怎么好,尤其是亲眼看到之后,楚天觉得特别辣眼睛。

    他宁愿从来没有进入花绮罗的梦境,不愿意看到眼前这一幕!

    谁能想到,白日里清纯可爱的邻家小妹,在自己的梦里怎么会这般、这般胆大妄为!

    她,她竟然做梦让自己给她来了一套四字真诀!

    “汉文哥哥我爱你,娶我做老婆好不好,就算不能娶我做老婆,纳我当妾,我也是愿意的,汉文哥哥我好爱你哦,每一次看到你那俊美的容颜,都在我的心里划下深深的一道痕迹!自从见到你之后,我就只想成为一种人,你的人······”

    眼前假·楚天,那轻拢慢捻抹复挑的动作,让真·楚天目不忍睹!

    花绮罗满满的土味情话,让假·楚天兴奋不已,让真·楚天耳不忍听。

    不过,

    看在这女主角粉色肌肤上,那香汗淋漓的样子还算漂亮可爱的份上,楚天决定原谅她一次。

    “哼!”

    楚天也没心思实验自己的梦神通了,

    深深的瞅了一会儿,瞪了迷醉于自己不能自拔的花绮罗一眼后,

    楚天便挥了挥衣袖,离开了花绮罗的梦境,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回到自己身体之后,便听到几声鸡鸣报晓,

    天边已经泛起了一丝鱼肚白。

    “奇哉,刚刚进入花绮罗梦境的时候,也只是四更天,凌晨两点左右的时候,怎么这会儿就天明破晓了?”
    刹那之间,本命飞剑就已经飞掠过了数十里的距离,出现在了城外的一家庙宇之中,那日书画铺子里的拄拐婆子,正坐在一间黑洞洞的房子里,脸色苍白,嘴角还残留着一丝暗红的血迹。

    在她的身后,是一尊很神奇黑的神像,那神像青面獠牙,面相恐怖,像是地狱之中爬上来的恶鬼。

    头上带着一定尖尖的高帽子,那帽子白刷刷的,带着邪意。

    一看,

    就不想是什么正经神。

    “该死的小杂碎!”

    “那幅画里生出的画中仙,竟然有这般手段,而且竟然已经认了那个书生小子为主!”

    那老婆子眼神之中闪烁着怨毒之色:“那该死的书生小子,抢了我的机缘,还害死我祭养的小鬼!

    我得杀了你,你必须死!

    既然害死了我的小鬼,我就把你的灵魂抽出来,日日折磨,炼成厉鬼,为我所用!”

    老婆子声音阴森可怖,像是从铁片摩擦发出的恶鬼之声。

    一想到自己日日夜夜养成的小鬼竟然被抽散了,她内心的怨毒就像是潮水一样泛起来,恨不得将对方千刀万剐了,再日夜折磨对方的灵魂,练成厉鬼,才能解一解心头之恨!

    “噌!”

    就在老婆子想着以什么手段杀死楚天的时候,这庙宇的空气忽然一震,然后就忽然出现了一道流光溢彩的七色毫光,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侍奉邪祀,作恶多端,死后应下拔舌地狱、油锅地狱!”

    呻吟隆隆,就像是来自神明的审判一般。

    老婆子一下子骇的浑身颤抖。

    “怎、怎么回事,我不过是要杀一个书生小子而已,怎么会惹来这么恐怖的存在?”

    她震骇的想道。

    “不、不对,这个声音,明明就是那日那个小子的生意,怎么可能,不可能,不可能的!你到底是谁!!!”

    她惊声尖叫着,

    不过,下一刻,她的声音便戛然而止了。

    她也再不能思考这些了。

    在她惊恐的眼神之中,

    天剑一掠而过,随着本命飞剑瞬间贯穿她的身体,她的意识便陷入了深沉的黑暗之中。

    接着,天剑在这庙宇之中转了一圈,将庙宇之中的不知名邪神斩成一片碎料,剑身一震,顿时空间一阵涟漪泛起,整个庙宇都变成了一片废墟。

    然后,空间氤氲了一下,本命飞剑便直接穿过重重空间,直接回到了楚天的身边,插入了他的身体之中。

    “真是不自量力!”

    楚天只是冷哼了一声,便不再当回事,继续描摹丹青。

    等到一幅画画完,楚天一抚手,便将这画作收入了空间戒指之中。

    此时,窗外月色掩映在白云后,窗前桂树落叶飘飘,红鲤鱼在水缸之中随意的游曳着,天地都无比的安静。

    楚天走到床边,脱光衣服,掀开薄被睡了。

    呼吸轻浅,若有若无。

    身上的穴窍大开,不停的将外界的灵气吸入身体之中,自动在经脉之中流转,化作自身的法力,最后流入丹田之中,被摄入金丹之中,经过金丹同化之后,金丹也在这丝丝缕缕的法力补充之下,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极为缓慢的膨胀着。

    与往常一样,

    在楚天睡熟之后,进入了一片万紫千红的花田之中。

    花田之大,一眼望不到边,满目满眼的,尽是姹紫嫣红。空气中弥漫着花香,沁人心脾清凉随着风吹过来,让人神清气爽。

    在这花田之中,那个百花的精灵,仙子一般穿着长裙,与花田之中行走。

    她赤着脚,风吹着她的裙子,像是一只在百花之中飞舞的蝴蝶。

    “在下许仙,字汉文,姑娘你叫什么?”

    楚天缓缓问道。

    那姑娘明显愣了一下。

    这段时间下来,两人有着相当的默契,上来便是一场酣畅淋漓、天昏地暗的大战,还没有过多余的语言。

    “便叫奴家茹梦吧。”

    她的声音,糯糯中带着清甜。

    走到了楚天跟前,她身上的衣裳,已经随着清风吹去,如同最精湛画师勾勒过的身体,投入了他的怀中。

    花田里犯了错,

    四字真诀:吸、舔、吮、咬。

    桃瓣翻,雪峰摇。

    玉龙抽水下深壕。

    气息喘,语声娇。

    芙蓉酥软渐沉腰。

    云雨后,

    楚天从后面抱着怀里动人的身躯,一起欣赏着天空中流动的白云。

    “带我去你家看看吧。”

    楚天凑到茹梦的耳边,冲着她的耳垂吹了口气,轻声的说道。

    茹梦转过头来,朝着楚天看了一眼,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郎君,随奴家来吧。”

    她说着,站起身来,拉着楚天的手,赤着脚往前走。

    花田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由百花组成的拱门。

    一步踏出,便是两个世界。

    像是哆啦A梦的任意门,进入了另一个地方。

    这里有着一个大大的花园,而在花园之外,便是亭台楼阁,云腾雾列。

    好一座画中仙府!

    两人赤条条,像是希腊神话中诸神的形象,男性威武,女性美丽。

    茹梦拉着楚天,飞上了仙府之中最高的那一座塔楼。

    尽眼望去,山影重重,

    耳边是从极远处传来的瀑布激流,近处是耳边的鸟语虫鸣。

    楚天看着这一方世界,

    明明身在画中,却如临仙境。

    “我在我的梦境里,却又从梦境进入了画中,梦游仙府。真真假假,实实虚虚,梦中的我是虚幻的我,还是真实的我?”

    楚天遥望着四面无穷无尽的山影,

    一个道理渐渐的在心头变得深刻起来。

    在楚天天人合一的状态之下,那一团团杂乱而无穷无尽的丝线之中,忽然有一根丝线亮了起来!

    楚天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的触碰,

    像是碰触到了琴弦。

    “噌!”

    楚天只觉得一声轻响,仿佛有一个力量化作长刀,朝着自己的金丹劈砍了一刀。

    他拉着茹梦的手,降落到了花海之中,走过了那一扇百花组成的拱门。

    内视之下,

    自己的丹田之中,依然多出了一道新的痕迹!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第三道痕迹,证明自己已经进入了金丹三重。
    楚天将井边,高度能到自己腰部,缸口直径一米五左右的水缸刷洗了一下,搬到了自己房间的窗户外。

    等到许娇容和李公甫睡着之后,捏了一个集水咒的法诀,空空水缸里的水位就快速的涨了上来,很快就是满满的一缸。

    将水盆里的红鲤鱼放入了水缸之中,鲤鱼顿时一个翻滚,就在这大水缸里恣意的游动了起来。

    与此同时,站在水缸旁边的楚天,感受到一股清凉的气息浸润着身体,让他感觉非常的舒服。

    “鱼儿,你就暂且在这里安家吧。”

    楚天朝着浴缸里的红鲤鱼说了一声。

    “噗通”

    鱼儿仿佛在回应他,跃出水面,又砸落在了水面上,溅起一朵水花。

    楚天将书桌移到了窗前,窗外就是水缸里的红鲤鱼,坐在这里正好能够感受到那令人惬意的水灵气。

    “喵呜~”

    楚天坐在窗前看书的时候,一只花猫领着两只小猫从屋檐上走过,见到窗下的红鲤鱼,顿时馋的眼睛发亮,一跃而下跳到了水缸沿边,伸出爪子就往水里捞,想要将红鲤鱼捞出来吃掉。

    红鲤鱼见到花猫,嗖的一下就沉到了水底,不敢露头了。

    “去!”

    楚天一挥手,大猫小猫两三只,被一阵风卷着,飞出去了数百米。

    随手捏了个法诀,一道禁制便笼罩在了水缸上面。有着这一道禁制保护着,只要不是修士来到这里,这红鲤鱼便安全了。

    这时候,忽然一阵灵力波动,紧接着在楚天的房间之中,钻出了一个小脑袋。

    小脑袋朝着周围看了看,看到正坐在书桌后的楚天时,脸上顿时露出一个纯净的笑容,身子也钻了出来。

    楚天扭过头来,看向这个有着一头栗色长长波浪卷的女人。

    “主人。”

    郑世拉朝着楚天喊道。

    “你受伤了?”

    楚天看着郑世拉肩膀上面横贯到锁骨的伤痕。

    作为一头僵尸,郑世拉如今早已经是铜皮铁骨,受到这样的伤,肯定是经历了一场非常的战斗。

    “皮外伤而已。”

    她倒是不知道疼,不在意的笑笑。

    “这次出去,我遇到了一个道士,我想抓他回来,可是没打过他,还被他打伤了。我好不容易才逃走,怕被那道士发现主人,我故意绕了很多路才把那道士甩掉。

    主人,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她看上去有些难过。

    楚天伸出手,摸摸郑世拉的脑袋:∧闫涑饬苏龇考洹br />
    “啪!”的一声脆响。

    那女子左手托着玉净瓶,右手抽出了苍翠欲滴的柳枝,朝着那小鬼的身上就抽了下去。

    只听这一声清脆的响声,那小鬼便浑身黑烟直冒!

    这小鬼的身形越来越淡,不过呼吸时间,便已经被活活打散!

    随着一声唳叫,这个怨魂小鬼消散不见,房间之中的温度迅速回温。

    而漂浮在房间之中的女子,看了楚天一眼,正看到楚天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那里,静如止水,似入定的老僧一般。

    手持着画笔,一笔一笔,不紧不慢的在桌面上描摹着那个女子。

    她摇了摇头,身子飘向了挂在墙上的仕女图,随着仕女图青玉之光一闪,画卷之中本来已经消失的那个人影再次出现,只有一个背影,纤细腰肢,丰满臀儿,便如那繁花一般美丽又充满了美好的诱惑。

    而全程旁观的楚天,早已看清楚了女子的容貌,和自己每日绮梦之中的女主角,姿容身材一模一样。

    “此乃画中仙,羞惭世间魁。”

    楚天瞄了一眼挂在墙上的画卷,然后神识忽然涌出,房间之中顿时一阵银光爆射,骤然明亮。

    接着,楚天张口一吐,一根细若牛毛的毫光一闪。

    在刚刚画中仙子对付小鬼的时候,楚天就已经顺着小鬼和它背后之人冥冥之中的联系,寻找到了操纵着一只怨鬼的幕后之人。
 “秦老师,你让我解释这三岁小孩都懂的东西,我不想说,太丢脸了?”付俊华很不满的说道。

    叶宇听到这句幻な侨绾巫叩秸庖徊降模 br />
    ∶ぃ俊币队畋徊攘宋舶退频茫氨旧倏墒嵌凉芏嗄晔榈娜耍懵钏拿つ兀阒廊呛穑恐拦垂啥ɡ砺穑恐廊畏匠搪穑俊br />
    一群人面面相窥,情不自禁的离叶宇远一点。这小子傻了,估计刚刚的红衣女给他神魂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看着这一群人都同情的看着他,叶宇气急败坏:“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觉得我是傻子不成!我没傻,是你们没文化,连最简单的三角函数都不知道!”

    一群人又情不自禁的离叶宇远一点,这家伙真的疯了,什么三角函数,什么勾股定理,满嘴胡言。

    “靠!你们不会真当我傻吧?”叶宇怒急了,这一群文盲还好意思嘲笑自己。一

    众人面面相窥,其中秦破天对着秦妖娆小心翼翼说道:∶っ挥惺裁春盟档模br />
    ∶げ缓茫沼诮馐偷溃骸疤斓赜幸恢种帘Γ蔷褪窃矗 薄br />
    源?”叶宇疑惑。“

    在浩瀚天地间,总能孕育出一些天地至宝。这些东西得世间精华,夺天地造化,有着难以想象的价值。”付俊华说道,“而有一种至宝,是最让人疯狂的,特别是地士,每个地士都梦想能得到。那就是源根!”“

    地士讲究地相,借天地大势。而源就是在场势中孕育而出的,天生和地士契合。”“

    风水、地气、场势……这一切都能孕育出精华。你身为地士,知道这孕育出来的精华价值多强!”叶

    宇点点头,自己就是夺取了飞龙山孕育出的精华,这才连续洗髓数次,进而能和圣胎境交手。

    “这些精华就是你说的源气?”叶宇好奇的问道。

    “不!这比起源气还差的远!什么叫做源?源的意思是本源!”付俊华说道,“也就是说,源气代表着本源精华,也就是说风水、地气、场势中蕴含中的本源之力才能被称之为源,源是精华中的精华!”

    说到这,付俊华说道:“就像上官泽的金岳源根,就是一座金山中的地脉,地脉中心所携带的精华中精华,金山中孕育出一条地脉就极难了,百条地气凝聚的地脉都不一定能孕育出源气。而这些源气能汇聚在一起形成源根就更难了。”“

    可只要一旦形成,那就是恐怖的。特别是对于地士来说,这就是至宝!刚刚上官泽的手段你看到了,以源施展地相术,就携带着天地大势。他就如同携带着一座金岳,这就是金岳源根独有的属性。”“

    别看上官泽刚达到天人境不久,可是以源对战的话,他的战力能提升到恐怖的层次。要不然以他的实力,岂能排到地榜前二十。”“

    源,就是天地造化所成之物,每一种都携带着大势伟力,代表着一种本源。借着这本源之力,能演化出其属性。”“

    每一种源,形成都极难。而形成一种,就是天地至宝。如同是在火山深处,如果有源根的话,那源根绝对是地火焚烧熔炼千百次而成的,这样的东西,永不熄灭。沾染一丝都能焚烧千里,恐怖到难以想象。”“

    如在神海玄冰中,要是玄冰脉中能形成源根,那这样的东西绝对寒入骨髓,落在地面上绝对冰封千里!”

    “这么吓人?”叶宇心头一跳,只觉得惊悚。

    “上官泽的只是普通源根,所以你只感觉到面对金山古岳一样的大势。如果你接触到的是源榜上的神源的话,那才是真正的恐怖。”“

    源榜?”叶宇微微一怔。“

    源榜上的任何一种源,都是逆天的,被誉为神源,都是夺天地造化的,携带着大道之云,拥有难以想象的势,是另类的道种,甚至有一些,就是大道果!”付

    俊华的话吓到叶宇了,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东西?道种是什么?一个人要是种下大道之种的话,成就绝对难以想象。

    “每一种神源,都是无上至宝。任何一个人都会心动,这代表着真正的得到一种至宝!每次出现,都是血雨腥风,无数强者厮杀!”

    “神源就别想了,就算是源榜排名最后的一种,都不是我们能惦记的。能得到一道普通的源根,就足以让无数修行者兴奋了。特别是地士,拥有源根地相手段要强大的多!而且最重要的是,地士可以从借势变成造势了。如同上官泽,他就可以造出小型的金岳山势滋养别的修行者,要不然为什么上官泽这么富有?”这

    听的叶宇神魂荡漾,心头火热。心想有机会的话,自己也一定要得一种源根。要是能得到神源,那就更好了。嗯,为了变土豪,也要去弄一种神源。当

    然,叶宇不知道神源代表着什么。要知道,他就不会觉得自己能得到神源了。

    叶宇看向上官泽,上官泽布下地势,连绵的山体虚影笼遭而去,不断的推进。在他们面前如同一座座金山。

    “好东西啊!”叶宇嘀咕,心想这样的源根布下地相,可以自主的产生金山势,修行者盘坐在其中可以极快的滋养自己的修行,如果是金属性的修行者的话,效果会更加明显。“

    现在知道什么事源根了吗?这是地士都向往的东西!”付俊华说道。叶

    宇刚想说什么,却见到上官泽布下的地相在不断的崩裂。这让叶宇的心神又落在他身上。…

    …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