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唯武独尊 > 第0322章田大师的算盘!

第0322章田大师的算盘!

唯武独尊 | 作者:老狐| 更新时间:2019-02-02 12:4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牧唐给吓了一跳,扭头对佟香玉道:“你大呼小叫干什么,我这心脏都要给你吓跳出来了。”

    佟香玉道:“啊?哦!哎呀,你没听到这老爷爷说的吗?老爷爷,你刚刚说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牧唐也看向唐添福,不晓得他这演的又是哪一出。

    唐添福叹息一声,道:“是老爷亲自告诉我,命我转述给少爷的。老爷说,少爷你的身世牵扯到一件惊天大事。而今少爷你已经长大成人,有权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世。”

    牧唐沉默一秒,问道:“那我真正的身世,到底是什么?”

    唐添福摇摇头,“老爷说,此事事关重大,不能在通讯里说。否则一旦被监听,泄露了出去,后果不堪设想。故而,老爷让少爷有空回‘安阳’一趟,他当面告诉你。”

    呵,说了半天还是要将自己弄回去,进他们的“瓮”?

    牧唐故作自嘲的一笑,“既然我都不是亲生的,你还是别叫我少爷了,听着怪别扭的。这样吧,等我忙完了手头上的事情,就抽空回‘安阳’。”

    唐添福道:“少爷说的哪里话?你是老爷亲自带回唐家的,打小便在唐家,你和老爷纵使没有血缘之亲,但父子之情却是无法抹消的。老朽更是看着少爷你从小一点点长大,呵呵,时间过得可真快,仿佛眨眼的功夫,少爷你就这般大了。在我眼里,你依旧是我唐家的少爷。”

    牧唐点点头,不说话。

    唐添福站起身,道:“老爷让我带的话已经带到了,总算幸不辱命……就不打扰少爷了,老朽告辞了。”

    坦白说,唐添福压力很大,老爷将这么重磅的情报告诉他,让他传话,他甚至已经做好了“保守秘密”的准备——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唐家二十八子唐沐,竟然不是家主亲生的,这事若是传了出去,唐家将颜面扫地,继四年前唐沐“撒泼打滚求明穗”之后,再一次沦为整个九州顶层社会的笑柄。

    而这一次,恐怕笑柄将不只是笑柄……

    牧唐也站起身。

    唐添福虽然推脱,但牧唐和佟香玉依旧将他,还有唐天宝、唐似李两人送到门口。

    “少爷保重!”说完,唐天宝搀扶着他进了车,看也不看牧唐一样——以前,他是不屑看,可现在他是不敢看。

    “沐哥哥……”唐似李杵在那不挪步,似乎有很多话想要和牧唐说,然后眼睛还往佟香玉身上瞟,似乎觉得她非常碍眼。

    佟香玉这会儿却是激灵的很,“木炭我先回去继续锄草啦。”说完就一步跨过了高高的门槛,溜了回去。

    唐似李道:“沐哥哥,你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回唐家吗?”

    牧唐道:“你沐哥哥现在很忙,一堆事情要做。等我忙完了,有空的话就会回家里看看。你呢,就在家里好好的修炼,好好的生活。这外面的世界太危险了,除非等你进化到了‘超人境界’,否则轻易不要出来瞎逛。上次我就遇到两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要不是我出手相救,他们说不定早就成了魔兽的点心了。记住了?”

    唐似李默默点头,道:“沐哥哥,咱们可是说好的,等我变强了,我就来找你,和你一起干出一番新的事业来!所以你要是到了什么新地方,一定要告诉我,不然我到时候就找不到你了。”

    牧唐摸了摸她的脑袋,“知道了。”

    这要是佟香玉,肯定要踢牧唐一下,怨他弄坏她发型,但唐似李却是一副欢喜依赖的模样。

    “去吧,别让福爷爷他们久等。”

    “嗯……”唐似李点了两下头,便依依不舍的转身离开,没走几步又一个回身突袭,扑进牧唐的怀里,给他来了一个很用力的满怀抱,“沐哥哥,你要等我来找你啊!”

    说完,她就一阵风一样的冲进了车子,没有再拖泥带水。

    车子缓缓启动,由快而慢,很快就远去了。

    牧唐看着车屁股消失在视线尽头,挠了挠后脑勺,“真是的……”

    才一回头,牧唐就吓了一跳般往后撤了一步,“哇!你干嘛?突然一个脑袋冒出来,会吓死人的。”

    “哼!”脑袋从门后头横着探出来的佟香玉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牧唐道:“你这是在说自己是鬼不成?”

    “呃……”佟香玉嘴一嘟,然后从门后跳出来,“快进来进来,咱们到里面去说话,可别让人偷听到了。”

    等牧唐进了门,佟香玉就贼兮兮的探出脑袋去,左看看右看看,然后才将门关起来,拽着牧唐就往内院走去。

    等到了“静心湖”畔,佟香玉深吸一口气,道:“木炭,你现在一定很难受吧?要是想哭的话,你就尽情的哭出来吧。哥的肩膀借给你靠一下。”

    “……”

    “你瞪着哥做什么?你快哭吧,不用自己憋着,哭出来就好多了。”

    牧唐抬手,就在佟香玉的额头上弹了一下,疼的她“哎呦”直叫,“你弹我干什么啊?”

    “你看我像是想哭的样子吗?你看我像是憋着的样子吗?”

    听了牧唐的话,佟香玉噘着嘴,打量他几个来回,好歹没瞎,的确看不出半点悲伤的模样,顿时就纳闷了,“不对啊。你知道自己不是唐家亲生的,难道一点都不悲伤?呃,我不是说你舍不得大户人家的荣华富贵,而是……那的爸爸既然不是你的亲爸爸,那你的亲爸爸又是谁?”

    这妞嘴笨,但牧唐却听明白了她要表达的意思,笑道:“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坚决的要离开唐家,不想和他们有关系了吧?”

    “为什么?哦!哥知道了,原来你早就知道自己不是真正的唐家人?”

    牧唐戳了戳她的脑门,席地而坐,“脑瓜子还不算太笨。”

    这话当然是胡说八道。

    佟香玉在他身边坐下,道:“我说呢。就觉得你和他们不像是一家人,结果还真不是一家人。那……你知不知道你真正的爸爸妈妈是谁?”

    牧唐摇摇头,道:“暂时还不知道。”

    佟香玉挪了一下屁股, 道:“那你可以去问你那个假爸爸呀。刚刚那个老爷爷不是说了嘛,你那个假爸爸知道你的真实身份。问他,不久一切真相大白了?”

    牧唐又抬起手,佟香玉赶紧捂住额头,瞪着他,“你再敢戳我,哥就咬你信不信?”

    “谁戳你了?”牧唐手一翻,两瓶橙色饮料就出现在他的手里,“忙了一上午,又说一堆话,嗓子都快冒烟了。”

    佟香玉抓过一瓶饮料,咕噜咕噜灌了几口,享受的长叹一声,立马就道:“别打岔,说正事呢!”

    牧唐喝了一口酸酸甜甜的滋补饮料,道:“就算他知道真相,可是我敢去见他吗?”

    “为什么不敢啊?”

    “我去见他,那就是绵羊入虎口,就是人家嘴里的一盆菜,想吃炖的吃炖的,想吃煮的吃煮的。”

    佟香玉道:“不会……吧?”

    牧唐道:“就你不爱动脑子。我问你,我那个假爸爸早不告诉我真相,晚不告诉我真相,为什么偏偏是在这个时候告诉我?”

    佟香玉想了想,想不明白,“为什么?”

    牧唐道:“两个目的。第一,试探我是不是已经知道了自己不是真正的唐家人。第二,用所谓的‘身世之谜’引诱我返回唐家。我敢和你打包票,只要我回去,这辈子咱们都别想再见了。”

    佟香玉瞪大眼睛,“不会……吧?就算你不是他的亲生儿子,可是,他也养育了你十多年呀。按你这么说,好像他会对你不利一样,应该……不可能的。”

    牧唐道:“你啊,根本就不了解大户人家的情况。我就直白的跟你说,大户人家里是没有亲情的,就算是亲兄弟亲父子,为了争权夺利,斗的都跟仇人一样。这事我从小见多了。也就是我从小就比较废柴,连争权夺利的资格都没有,要不然我坟头草都比高了。你看,血亲尚且如仇寇,更何况我一个外人。”

    佟香玉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沉默了。

    牧唐又道:“按照我的猜测,我那个‘便宜老子’,应该是出于某种不为人知的目的,才会把我当亲儿子养。四年前,与其说我是丢进了唐家的脸面才把我赶出家门,说不定啊……是那个‘便宜老子’发现无法从我身上达到他的某种目的,顺水推舟就将我驱赶了。”

    “呃……木炭,虽然听你说的,好像也很有道理,可是这些都是你的猜测,万一……事情不是像你想的那样呢?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养育了你十多年的人会伤害你。”

    牧唐道:“唐家家大业大,我一个人又能吃掉多少。多养我一个,万一我身上的什么‘惊天秘密’给唐家人挖出来了,那他们可就赚大了。所以我不愿意去冒这个险。”

    “可是你要是不去找你的‘便宜老子’,又怎么知道你的真正身世呢?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怎么着你的亲生父母?”

    牧唐笑了笑,道:“现在不去,不代表以后不去。现在咱们太弱了,去了就是找死。等什么时候我变强了,就直接去串唐家的门,他们要是真的敢害我,那没的说,一个个统统揍趴下。到那时,我就自然而然就可以知道了自己身世真相了。”

    实际上呢,他对这具肉身本主的身世半点都不敢兴趣,要他为了所谓的“身世之谜”冒险大老远跑一趟,更是想太多。

    至于所谓的身世,他早就知道了,自己的真正身份,是曾今统一全球,建立大一统全球帝国的“秦太祖”!

    一口灌尽了手里的饮料,牧唐站起来拍拍屁股,道:“走吧,咱们继续收拾院子。等咱们离开‘武夷市’的时候,还是得找吴劲松,让他在我们不在的时候,安排人收拾这宅子。不然下次咱们再来,这里还不变成原始丛林了?”

    佟香玉也爬了起来,道:“哥就说嘛,屋子大了也不好,就咱们两个人住,就是那栋小楼都嫌大。木炭,要我说还不如干脆把这地方卖了呢。”

    牧唐翻了翻白眼,懒得搭理她。

    ……

    ……

    另一头,“大唐风月庄”里,唐添福让唐天宝和唐似李两人去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武夷市”回家,自己则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关好门窗,取出“通讯遗物”给老爷拨出通讯。

    不一会儿……

    一个声音从“通讯遗物”里传了出来,“如何?”

    唐添福道:“老爷,已经和他说了。只是他听了之后,也没有太大的反应。而且,他也并没有要返回唐家的意思,只说待忙完了再抽空回家。”

    那个略显苍老的声音道:“好,我知道了。”

    唐添福道:“老爷,那奴才……还回来吗?”

    “嗯,回来吧。”

    说完,那边就没有声音了,显然是挂了。

    唐添福浑身无力的往椅子上一座,尝尝的松了口气,这条老命算是保住了。
    牧唐坐在悬崖边上坐了好久,以海天美景做下酒菜,形单影只的独酌,无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直至太阳沉入海天一线处,夜幕始降,他才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沙土。

    转身迈出几步,便有一道“次元通道”张开,转眼的功夫他便已经来到了“祖龙城”——准确的说是“大秦皇家第一医院”。

    做什么自不用多说,他来接受换血手术!

    经过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圣境骨髓”已经彻底的改变了牧唐的血液,现在更换“圣境血液”将不会有任何问题。

    正好,天帮他,他也争气,猎获了一头“类六级魔兽”陆行龙,正好可以给他滋补“生命力”,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唯一遗憾的是,牧唐现在缺乏料理“陆行龙”的条件——真正的“魂火”,无法将“陆行龙”料理成滋补效果最佳的魂气佳肴,只能退而求其次,利用医学生化手段,以“陆行龙”的血肉为材料,调配出了“超级血清”,直接注入体内。

    也就牧唐经过“圣境干细胞”、“圣境骨髓”改造的非凡肉身,能够承受住以“陆行龙”的血肉为材料培植出来的“强化血清”。这要是换了别人来,一剂下去就会爆体而亡,甚至更糟糕,被“陆行龙”强大的基因改造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此刻,4B早已经准备好了一切,且在手术室等候了。

    “陛下,关于手术方案,‘主脑’进行了超过两千万次的模拟,结果显示,若是先‘换血’,在注射‘血清’,将有0.1535%的概率出现难以意料的突变。若是‘换血’和注射‘血清’同时进行,突变概率则为0.1312%。奴建议您选择同时进行。”

    另一种方案,先注射“强化血清”在进行“换血”,她说都没说,因为这一方案的突变率高达0.9268%!这么高的概率,是绝不容许的。

    牧唐脱了衣服,往他的专属手术床上一躺,笑道:“就用第二种吧。呵,我的运气可没那么糟糕。”

    “是,陛下!”

    “那就开始吧。”

    随着身下的特殊手术床释放出生物催眠电波,牧唐转眼的功夫便沉沉的睡了过去,跟着,又是管子又是针头的,纷纷插入他的身体里,“放血”的同时“注血”,并将一种淡黄色的液体注入他的体内,一切都在无声无息中进行。

    不知道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次牧唐居然还真梦到了自己当初和兄弟们把酒言欢,庆祝胜利的情景,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好不快活,只是……大部分人的模样他都已经记不清了,唯有三张面孔还记得清清楚楚。

    项浜,仇恨刻骨的仇人!

    李斯白,唯一一个从“混乱纪元”开始,和他一块儿结束“混乱纪元”的兄弟。

    以及……秦皇后,最爱,也最亏欠的女人。

    在梦的前一刻,他正要抚摸“秦皇后”因为喝醉酒而满是恼火的脸庞,结果下一刻他就睁开了眼睛,看到了自己伸出去的五指,“无影手术灯”的光线从指头缝里透下来,纵使光线非常柔和,他还是觉得有些刺眼,不耐烦。

    顿了顿,牧唐慢慢捏紧五指,闭上眼睛……等他再次睁开眼,“噗噜”一声一团紫金色的火焰就从他的拳头里冒了出来,仿佛他的拳头是火柴头一般,转眼间那火焰又消失不见,五指随意就是那么一捞,所过之处空气都发生了扭曲。

    牧唐猛的翻身而起,赤条条精而壮的肉体在灯光的照耀下仿佛发着光。

    “呵呵,又可以享受踹人的滋味了。”

    从“凡人”,到“超人”,别人一辈子都无法打破的“天地桎梏”,牧唐睡一觉就跨过去了,而且直接就是“心意五重”——当然,多少重这种划分对他是没有意义的,无论是哪一重,以他的“龙魂气”和底牌,基本上是同阶无敌。

    由于牧唐早就门清“心意大能”有着怎样的力量,故而他并没有多少欢喜,更不想去试一试自己现在的实力,对他来说所谓“超人”也就那样。

    只不过,此时的牧唐却有爆棚的信心,若是穿上“圣龙战衣”,就算遇到“创造大能”,也能将其揍趴下!

    说到底,牧唐为什么敢用早稻田英俊和蒯志飞,乃至是伊青杉?还不是因为他有自信能在短期内变强,不需要太强,能压下他们就行。

    那些什么平衡啊,威慑啊,算计啊,统统都是狗屁。这三个人中,哪怕有一个真的不怕死,又无欲无求,头疼的可就是他了,搞不好小弟没收成,还得碰一鼻子灰。

    现在好了,任凭他们怎么样,他都有把握将他们制的死死的。

    牧唐一边在4B的服侍下穿好衣服,一边问道:“‘陆行龙’的血肉还有多少?”

    4B道:“用掉一半,还剩下大约五十吨。”

    牧唐撇撇嘴,“所以说烹饪才靠谱。五十多吨的滋补血肉,最后就提炼出了那么点‘强化血清’,中途还不知道浪费了多少生命活力。算了,剩下的血肉你储存好,以后等条件够了,再拿出来料理,分分钟补上天。它身上的可用材料都剥去下来,能打造兵器的打造兵器,能制作防具的制作防具。除了给我和香玉准备两身防具之外,其他的都用作奖品,赏赐给有功之人。”

    “奴记下了。”

    交代完了一句,牧唐便迈步而去。至于其他的,不需要他废话,4B也能做的妥妥帖帖。

    穿越“次元通道”,牧唐回到了“玉香别院”。

    这边,却依旧是黑夜,但距离天亮也不过还有一个半小时左右。

    牧唐也懒得回自己的小院子了,就往精心湖畔的躺椅上一躺,一如之前一样,哼着小曲,静待天明。

    哼着哼着,牧唐这才想起,他刚刚正准备给佳人回信,却因为伊青杉的到来而耽搁了,便拿出通讯器,想了想,考虑到这个时间点了,现在打过电话去恐怕会扰了佳人清梦,便发了一条短信过去,“平安,勿忧,愿卿有好梦,明朝传佳音。”

    发完了短信,结果没过几秒钟,他刚刚放下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牧唐抓起一看,来电显示上正亮着“蔡玉狮”三个字,笑了笑,便接通了:“让我来猜猜,你是不是背台词或者看剧本,所以到这个点还没有休息?”

    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你猜错了,再猜猜看。”声音娇娇糯糯的,还有骨子撒娇的意味。

    牧唐笑道:“总不会是想念我,担心我的安危,才难以安睡吧?”

    “臭美,”蔡玉狮轻轻嗔了嗔,然后道:“你……要忙的事情都忙完了?”这句话里透着浓浓的担忧和紧张。

    牧唐“哈哈”一笑,“看来这回我猜对了。”

    “问你话呢。”

    “嗯,忙完了,刚刚从荒野山林里回来。”

    “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吧?我听说荒野里不但有野兽魔兽,更有比野兽魔兽还可怕的野人。你也不跟我说到底去做什么,害得我一直担……哼,给你发了那么多短信,直到今天才回。你要是再没信儿,我都要以为你……”

    牧唐笑道:“你听过一句话没有,叫做: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像我这样的祸害,两千年前就开始祸害天下,两千年后我还要祸害一次,天都不收我,谁能奈我和?”

    “人家跟你说真经的呢,尽瞎扯……不过,嘻嘻,你也没说错,对我来说,你就是一个祸害……”

    如此,牧唐和蔡玉狮便甜言蜜语的聊了起来。

    牧唐的魅力自不用多说,蔡玉狮这位当红大明星似乎已经彻底给他迷的找不着北了,甚至动了真情,否则也不会一连十几二十天每天都给他发信息,问平安。

    两人这一聊就聊到了天蒙蒙亮,直到电话另一头传来隐隐敲门声,蔡玉狮才说她小姨妈来催她起床了,她今天还有一个通告,只能依依不舍的和牧唐挂了电话。

    牧唐收起电话,便去给佟香玉准备早餐了。

    等吃过了早饭,两人就继续收拾“玉香别院”。昨天忙了大半天,依旧收拾了大概三分之一的区域,接下来还有的忙。

    就是在这种修修剪剪中,又过了一天时间。

    隔天,牧唐两人依旧在收拾搭理院子,正忙着,突然佟香玉竖起耳朵,“嘘!木炭,你听,好像有谁在叫你。”

    牧唐道:“我就听到你叫我。”

    佟香玉道:“你听嘛,真的有人再叫你。这院子太大了,敲个门都得用喊的。走,咱们看看去,看看谁。该不会是那条大鱼吧?”

    她口中的“大鱼”,正是诸葛大愚。

    佟香玉给人起外号的水平,也就停留在用谐音上。

    牧唐无奈的丢下一把大剪子,笑道:“行吧,那就去看看,到底是哪位贵客登门。”

    不用看,牧唐已经从声音就听出了来者是谁。他现在可是“超人”,佟香玉都听见了的声音,他能听不见?就算听不见,“玉香别院”周围的秘密监控也能清楚明白的告诉他来到是什么人。牧唐既然故意当做看不见听不着,自然是不想见的人。

    唐家来客!

    朱门打开,福爷爷,唐天宝,以及唐似李,三人就站在外头,一如当初他们第一次出现在牧唐眼前一般,不同的是,这次福爷爷很是恭敬的唤了他一声“少爷”,而唐天宝也不情不愿的喊了声“二十八哥”,只有唐似*红着眼,不说话。

    “是你们啊。”看到他们,佟香玉顿时就一副没劲脸。

    来都来了,见也见了,牧唐不至于给他们吃闭门羹,便将他们三个请入别院,来到最近的一处客厅。

    牧唐道:“这段时间一直在外面忙活,屋子都没人收拾,到处都是灰尘,只能委屈你们凑合一下了。”

    唐添福道:“少爷您说的哪里话?少爷,若是人手不够,可以从风月庄那边叫些人过来,院子这么大,没有人打理可不行。”

    牧唐道:“不用这么麻烦。反正我也不会在这常住。过几天便走了。”

    唐似李问道:“沐哥哥,你要去哪里?”

    “先去荆门,再去京城。”

    “然后呢?”

    “现在还不确定,或许是到处走走闯闯吧。”

    唐似李神色一暗,低下头不说话了,虽然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她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当现实摆在眼前,她还是堵得慌。

    唐添福对唐似李和唐天宝两人道:“少爷,小姐,我有一些话想要和二十八少说。”

    唐似李和唐天宝只能无奈离开,唐添福看了一眼佟香玉,却见她被牧唐拉着胳膊,知道牧唐不会让她离开,只能道:“少爷,其实,你并非是老爷亲生儿子……”

    “你说什么?!”
    说罢,牧唐又丢出一套崭新的“盘龙战衣”给她,“穿着吧,可别给林天青那个老家伙搞死了。需要用到你的时候,自然会有人来找你。放心,‘盘龙战衣’里肯定有机关陷阱,并且能让我随时掌握你的一举一动。在你成为‘大神’之前你都离不开它,可你又得时刻提防着它。‘能量炉’我就不额外给你了,功过相抵。不过你放心,在你‘能量炉’不足的时候,自然也会有人送到你面前。”

    牧唐摆摆手,早稻田英俊和蒯志飞便解除了武器,推到了牧唐的身后,同时心里也悄悄的松了口气——他们是真的不太情愿和一个“疆域大能”开打。

    伊青杉见牧唐转身欲走,道:“慢着!”

    牧唐侧回头看向她,“还有什么事情?”

    伊青杉道:“我要你在‘宝库’里杀的那头魔兽的血肉。”

    “呵,你还真敢想敢说。六级魔兽的血肉,每一滴每一两都珍贵无比。你现在身无寸功,又有何德何能享用?给明穗那是做做样子,给你,做样子给谁看?你啊,不要只想着索取,还要看看自己付出了什么,又付出了多少。好好干吧,我这里好东西多得是,你好好干,我就好好赏。你自己回去吧,这里距离‘武夷市’不远。”

    伊青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牧唐在另外两人的护卫下穿过一个奇怪的“窟窿”,而自己则被丢弃在这荒山野岭。

    “啊!!”伊青杉仰天长啸,以发泄心中的屈辱、愤怒、怨恨,好不容易摆脱了林天青,现在又硬生生的给套上了一条“狗链子”,她如何甘心?

    突然,伊青杉似有所感,迅速穿上“盘龙战衣”直飞冲天,足足飞上高空一千多米。她低头俯瞰下去,只见自己刚刚站立的位置突然爆出一个刺眼的巨大火团,烈焰熊熊,与此同时,一个湛蓝色的半球形屏障也凭空出现,将那汹涌澎湃的火焰封死,转瞬间的功夫汹涌火团又形成一个漩涡,向内旋转收缩,眨眼间的功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连通那个蓝色屏障也被撕的粉碎。

    地面赫然出现一个直径将近五十米的巨大天坑,就仿佛一块蛋糕上被勺子狠狠的挖去一块似的。

    明明是巨大的爆炸,却一点声音也没有。

    “……”

    伊青杉心里发寒。

    刚刚若是真的和牧唐撕破脸皮,只怕……

    她不由得回想起自己和他接触见面的细节,越想越心寒,似乎他有无穷无尽的算计,将自己死死套了进去,无论自己做什么都给他算计的一清二楚,且他还有仿佛无穷无尽的资源来支撑他的算计,这是……何等的恐怖?

    蓦然,伊青杉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无力感,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明自己已经是“疆域强者”,却还会感觉如此的无力。

    此时此刻,她若是将牧唐的话听进去了,那她一定能想明白,不是她的肉身脆弱,而是她的精神脆弱,只可惜“忠言逆耳,真话难听”,牧唐说的再对,她对他心存芥蒂,就是听不进去,就算听进去了也不去想。

    ……

    ……

    另一头。

    牧唐已经和早稻田英俊,蒯志飞回到了“海天城”。

    这座城的面貌可谓是一天一大变,距离上次来只过了七天,可眼下这里又是一番新的气象。由于人口激增,“海天城”大幅度扩张,已经的覆盖了整座岛屿。

    足足二十四万多人口的城市,在4B与“主脑”的管理下,一个个人就仿佛一只只辛勤的蚂蚁一样,每一天都有着各自的任务。

    工厂,在日夜不停的开工,生产武器装备以及各种消耗物资。军营,在日夜不停的训练,传授各种专业的军事知识。工程机器人在日夜不停的建造各种建筑设施。连喇叭,也在日夜不停的喧嚣,有激昂慷慨的人声播送着“忠于陛下”的洗脑宣传。

    这二十四万多人都化身成了一个个机器零件,共同组成了一台机器,并驱动它轰轰隆隆的疯狂运转着。

    整座城市都充满了冰冷无情的勃勃生机。

    当然,人们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听话,这么服从。但这并不难搞定,给他们戴上“腕表”,软硬兼施、恩威并用,必要的时候血染刑场,不过几天的功夫所有人都变得乖巧起来——“不乖巧”的并不在“所有人”当中。

    而这一切的根本,便是牧唐给“祖龙城”送回来的“火种源”!

    没有能量,工厂里的机器转不动,别说生产武器装备,连吃的喝的都无法生产,养活差不多二十多万魂气士都是个问题,更别说将他们训练成一支铁血大军了。没有能量,无法驱动“主脑”和足够多的机器人,这二十多万魂气士不但无法训练成铁军,反而会是一道恐怖的催命符。

    此刻,牧唐站在那处他的“专属悬崖”眺望点,俯瞰着大半座“天海城”——原本可以一览整座城市,可随着城市的扩张,此刻只能看到一半城区了。

    “好啊!”牧唐欣然感叹一声。

    早稻田英俊见牧唐似乎心情不错,便在这时候道:“主公,属下恳请您准许我回一趟早稻田家,一定力劝他们追随主公,共创大业。”

    牧唐摆摆手,“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到真正对‘东日岛’开战,用事实说话,才最有说服力。你现在去,就算把嘴皮子磨破了,他们也只会嘲笑你痴心妄想。”

    其实这话也就是说说,现在早稻田英俊若是带着一些实锤回去,多半可以说动早稻田家投入一部分力量。可是这却不是牧唐愿意看到的,在明家入场前,早稻田家还是别掺和进来了。

    在牧唐看来,所谓的“帝王心术”,“平衡之道”,都不怎么上得了台面。什么样的帝王,领导者才会用这种法子?无能的!然而,牧唐却不得不承认,他现在就属于“无能的”这一类,所以他只能处处都玩弄“帝王心术”,保持手下班子的平衡。

    等他将来实力恢复了,一言九鼎,只手遮天,还玩个屁的平衡。

    蒯志飞也道:“我在‘黑山会’也有一帮敢打敢拼的兄弟……甚至,只要除掉那个老东西,我有自信能够控制这个‘黑山会’,六万弟兄都可以听您调遣。据我所知,‘黑山会’和‘东日岛’的一个名叫‘山口山’的黑帮组织有生意上往来,这条线或许可以利用。”

    蒯志飞拿得起放得下,现在已经乖乖的接受了自己“狗腿子”的身份。

    两人现在都是在趁机向牧唐表忠心,以谋求各大的权位。这些日子,他们都只挂着一个“代理教官”的投降,实际上就是用他们“超人大能”的实力去压一压那些刺头,吓唬吓唬他们,实际上没有半点权力。

    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有专门的“魂气厨师”给他们开小灶,每天都能敞开来吃的饱饱的——至于那个手艺极好的“魂气厨师”是谁,他们到现在也没见着。

    牧唐道:“我知道‘黑山会’和‘山口山’有生意往来。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偏偏选中你?你们‘黑山会’一帮杂碎,竟然将自己的同胞卖到‘东日岛’。这要是换了我以前的脾气,你们一个个都要掉脑袋。现在你们的脑袋就先存在你们脖子上。到时候你们统统都到战场上赎命去。”

    “是……”蒯志飞不敢狡辩,也觉得没必要狡辩。

    早稻田英俊暗暗嘲笑着看了蒯志飞一样。蒯志飞似有所觉,裹着头盔的脑袋也微微转了一下,似也是在看早稻田英俊。

    牧唐挥挥手,让他们下去,然后便席地而坐,双脚悬在崖上。

    4B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牧唐的身后,道:“陛下万岁!”

    牧唐笑道:“等八千年后你再来更我说‘万岁’这两个字,我想我会很开心。”

    4B问道:“陛下似乎心情不好?是因为佟香玉的事情吗?”

    牧唐道:“那倒也不是……坦白说,同样的事情再做一遍,感觉缺少了激情。就好像玩游戏,通关了一次,再玩‘二周目’,总是会少很多乐趣。统一天下的事当然不是那么简单,可再难能难过以前?以前从三五个人,七八条枪,到最后一统全球。现在,有你在,有‘祖龙城’,一下子就拉起了二十多万人……想当年,我可是用了十年时间,才拉起二十多万人的队伍啊!”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虽说这次拉起二十多万人也不容易,各种算计,各种鬼门关前遛鸟,可对比当年……牧唐的激情的确是降了不少。

    更何况,当初自己成功了,有兄弟,有酒,还有爱人;兄弟把酒言欢,爱人春宵一刻,以庆祝胜利的喜悦……而今呢,唯自己而已。

    4B道:“陛下,这样难道……不好吗?”

    牧唐道:“怎么可能不好?纯粹是……你要知道,人类是复杂的生物,人心更是难以琢磨,偶尔会犯贱,你无视就好。”说完,他仰头看天,“权力、金钱、美女……呵呵,我现在只想做三件事,第一,找到项浜的后人报仇雪恨。第二……破开头顶这片天!”

    牧唐当初对杨镇祁说的“打破囚牢”,并不是信口胡说,而是他的真实领悟,杨镇祁有杨镇祁的囚牢要打破,而他有他的,“当年,我以‘圣人之力’尚且无法将这天打破,不得不建‘祖龙城’,建‘十三神像’……眼看着万事俱备,偏偏被姓项的坏了好事,五十多年心血付之东流,我还就跟它较上劲了,一次不成,我就来第二次!”

    4B道:“陛下一定能够达成心愿的。”

    牧唐一笑:“那是当然,朕要做的事,什么时候失败过?”

    “陛下,那第三件事呢?”

    牧唐笑容一淡,“第三件……呵呵,到时候再说吧。过了这么些天,军队的训练进度怎么样了?”

    4B道:“陛下您弄来的人都是天生的战士,只不过纪律性和服从方面略有欠缺。现在给他们戴上了‘腕表’,仅仅训练了十天,便足以上阵杀敌了。”

    牧唐道:“那就将他们送到‘XX大陆’。那边连年战乱,政局动荡,正适合练兵。实战,才是训练士兵最好的课程。暂时不必给他们装备太好的武器。武器太好直接就装备碾压了,还练什么兵。要是到时候送到‘东日岛’去给人杀的丢盔弃甲,那我这脸往那搁?”

    “遵旨!”

    “不只是练兵。那个地方乱的很,可以试着扶植一个傀儡,建立一个傀儡政权。那边的人也是天生的战士,七八岁的孩子会扛枪杀敌,最适合作为我们的后备兵源地。‘武夷市’这个地方,捞一次就够了,再捞一次,‘他们’非跟我拼命不可。”

    “奴记下了。”

    “你去忙吧,我在这里吹吹风。”

    “是,奴告退。”
    “你笑什么?”牧唐的笑声让伊青杉很不爽——嗯,准确来说不只是笑声,他整个人都让她感觉不爽,可她对他偏偏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无力感,总感觉有什么东西捆住她的手脚。

    要知道,她伊青杉可是“疆域大能”,而牧唐正处于她的“疆域”支配范围之内,只要她动动念头,就可以利用强大的念力将其五马分尸,可是……这样的念头她硬是不敢轻易动。

    牧唐优哉游哉的笑道:“笑可笑之事。古往今来,就没有不劳而获的。打个劫还得废体力呢。你凭一句话,就想要得到我的‘圣龙战衣’?”

    “而且在我看来,什么样的人,穿什么样的衣服,乞丐披上龙袍也不像皇帝,你穿上‘圣龙战衣’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龙墟’。‘龙墟’,是盔甲里的人,而不是盔甲。”

    “……”

    “照实说了吧,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圣龙战衣’不过是个由头。你想着,要是能从我这里得到‘圣龙战衣’,就能从我这里得到更多,比如我的军队,我的势力,我的一切。”

    “盘龙战衣”里,伊青杉眯起了眼睛,牙关微微咬紧——给人撕破遮羞布的感觉很糟糕,就好像自己赤.裸裸的站在对方眼前一样。

    牧唐道:“你知道为什么‘魂气士’想要升级,必须‘精神力’和‘生命力’同时突破极限吗?要知道,‘生命力’的增长虽然缓慢,但却没有所谓的瓶颈。可‘精神力’不增长,‘生命力’再怎么增长,实力也停滞不前。”

    牧唐站起身,拎着酒瓶子,走到伊青杉的面前,用食指敲了敲的“盘龙战衣”的胸甲,“肉体的力量可以通过外物增长,但决定‘魂气士’强大与否的根本,是思想,是精神。这个道理我想你很清楚,可是你显然没有真正的理解它。”

    “什么样的人,穿什么样的衣服,吃什么样的饭,做什么样的事……首先,要认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然后才是穿衣、吃饭、做事。你现在所想所做的,出格了,懂吗?”

    伊青杉真想一把将牧唐的脑袋捏碎,可投鼠忌器,她还真豁不出去,便冷笑一声,“这焕铩!br />
    “在你本可以除掉林天青的时候,我解除了你对‘盘龙战衣’的控制,放跑了林天青。从此你每时每刻都要担心他回来报复,让你越发的依赖‘盘龙战衣’。现在因为你自己的愚蠢,你所依赖的东西被我拿走。今夜你就算胜过了他们又如何?失去了‘盘龙战衣’,你拿什么对付林天青?”

    伊青杉气的胸膛起起伏伏,她周围一大圈的地面砂石震颤,都被她的怒火牵引着。

    牧唐再补一刀:“更何况,你还断了一条左臂。”

    “你闭嘴!”

    牧唐摇摇头,“还有,‘五色教’大概也会来找你麻烦吧?林天青既然还活着,那你的曾是‘龙墟’的身份迟早就会曝光。你废掉他们那么多人,按‘五色教’那些人的尿性,他们不将你先奸后杀、再奸再杀,他们都可以改名和‘圣母教’称兄道弟了……

    “哦对了,如果你想拿我是‘龙墟’来说事,很遗憾的告诉你,此路不通。诸葛大愚已经说了我是‘龙墟’。你再来说,效果可就大打折扣了。毕竟,连他一个国家军情处的人说的话都不怎么可信,你一个混黑的,谁信?再说了,你以为我真的害怕身份曝光?嘿,那你就太小看我了。”

    眼看着伊青杉要发狂,牧唐赶紧适可而止,°驰骋。”

    伊青杉“哈”的一笑,冷声道:“劳烦你堂堂‘龙墟’这么劳心费力的算计我,我伊青杉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和自豪?”

    牧唐道:“不不不,你错了,我可是很忙的。算计你,根本就不需要劳心费力,顺手而已。实话跟你说——我这人最喜欢说实话,真心的,也就是我现在摊子铺的太大,人手不够,顶多过个一年半载,区区‘疆域大能’,跪倒我面前我也懒得看一眼。从这点来说,你的确应该感到荣幸。”

    “原本,我是不打算这么做的,和你保持一种雇佣关系也不错,是你自己脑袋发热,得寸进尺。如何,是选择‘简单模式’,还是‘困难模式’。其实我比较推荐你选择‘困难模式’。人生嘛,不破不立,破茧重生。你现在遭遇的一切,都是老天爷对你的考验,磨砺。相信我,只要你扛过去了,就会有一番新的气象。”

    嗡!!

    滋!!

    早稻田英俊和蒯志飞两人各自弹出等离子光刃,以及光鞭,已然做好了战斗准备。对手毕竟是“疆域大能”,哪怕穿着“盘龙战衣”,他们两个信心也不怎么足。

    伊青杉冷冷的扫了他们两人一眼,又看向牧唐。她目光虽然冷,可脸色却变幻不定。

    好半晌……

    伊青杉颓然一叹,“早知道会有今日,当初见你的第一眼,我就该将你撕个粉碎。”

    她,没有把握。

    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当下处处给对方算计,若和他硬碰硬,实在是太不明智了。

    牧唐不无遗憾的摇摇头,“其实我期待能蛮想欣赏一场精彩大战的。伊大美女,倘若你打着日后再做图谋的心思,那我只能遗憾的告诉你,想要脱离我的掌控,现在是你最后的机会。日后?嘿,你要是不信,咱们走着瞧。”
 田四海的府邸。老

    管家将苗少卿和铁成钢这一战的情况,第一时间呈报了上去。听

    完报告,田四海皱着眉头道,“那铁成钢,昨天绝对只有地武境不值。”

    听到垃圾,一文不值这几个词,田四海气得嘴角直哆嗦。如

    果不是‘寒林’,他的这两颗清灵丹,已经上架了!

    又怎么会变得一文不值。

    冷静,冷静!田

    四海做着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眼

    下弄到那古方才是头等大事的。“

    两百万!”

    田四海将价格,提升一倍。

    姜行云直接背过身去。见

    状,田四海鸡爪般的双手,紧捏在一起,他咬牙道,“二百五十万,这是最高价了。”“

    五百万!少一个子都不行!”姜

    行云直接将价格提了一倍!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