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最强信仰兑换系统 > 第50章 警察殉职

第50章 警察殉职

最强信仰兑换系统 | 作者:殇雪飘荡| 更新时间:2019-02-02 12:2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炙涓饔胁煌渲械囊馑技负跻恢拢尥夂酢案傻羧私探讨鳎柚谷私逃胨畏Ы崦耍 br />
    梵清惠是领头牵线者,但她自己不会参与到本次刺杀苏启的实际过程中,她另有任务,她要去见她的老情人——“天刀”宋缺!

    因为她选择的刺杀地点非常接近宋家山城,如果得知人教教主在来宋家山城的路上遇袭,宋缺可能会去支援,所以她先去稳住宋缺,延缓宋阀高手支援营救的时间。

    这还可以将她摘身于事外,反正成与不成,以她对宋缺的了解,宋缺都不会对她下手,还会拦着别人对她动手。

    这尼姑当真是好算计!

    苏启本次出访宋家山城,带了近百人,和宋智一行合在一起,形成一支规模不算小的车队,想不引人注意,都很难。

    宋家山城位于郁林郡,在郁林城西郊处,在汝阴郡西南方向,有一千五百多公里之距,以马车的速度,要近一个月才能抵达。

    “这般长赶路的时间,梵清惠那老尼姑也该布置好了吧?”坐在马车里,苏启一边同石之轩下棋,一边暗暗想着。

    苏启出行,自然是把老石也带上了,老石的精神病现看似是已好转,情况很稳定,但毕竟是个精神病人,谁知道会不会突然复发呢?还需再多多观察!

    何况,虽然老石老了,腿脚不灵便了,但再怎么说也是宗师级中的顶尖高手,可作为一大战力,可用来吸引火力,还是很有用处。

    由于石之轩易容过,宋智几人也没认出来,以为是人教的某位人员,陪同苏启一起出访宋家山城,倒也未怀疑。

    车厢中,石之轩执黑,他下落一枚棋子后,问道:“苏兄方才落子迟疑,可是有什么难事?”

    苏启摇头笑道:“倒没什么难事,只是在钓‘鱼’,‘鱼’比较大,可能会连累到石兄。”

    “哦?”

    石之轩一思苏启的话,很快便明白过来,也笑道:“苏兄所要钓的‘鱼’的确不小,可苏兄身为钓‘鱼’翁都不怕,石某这个在旁边看钓‘鱼’的,又有何惧之?若‘鱼’当真过大,帮苏兄拉一把,又有何妨?”

    苏启将一枚白子落下,拱手对石之轩笑道:“那到时可就要麻烦石兄了!”

    车队在不紧不慢地赶路,苏启出访宋家山城的消息也传开了,这种事本身就很难瞒得住,苏启也没想瞒。

    阴癸派驻地,祝玉妍也收到了消息,甚至她比其他势力知道的更多,比如她知道宁道奇、四大圣僧已经出山,这摆明了是要针对人教教主本次宋家山城之行!

    她在思考要不要利用这次机会做些什么,可摆在她面前的有两条路,她一时难以抉择。

    祝玉妍皱眉思考,拿不定主意,坐在她下首的边不负恶狠狠道:“师姐,我认为要趁这次机会,杀了那人教教主,他不答应和咱们结盟,摆明了和咱们过意不去,没必要再让他活在世上。”

    边不负一直认为他在汝阴郡被毁容,是人教教主所为,对苏启仇恨颇深。

    婠婠反对道:“不妥,师尊。慈航静斋那群贱人不待见人教,也不会待见我们,若她们除掉了人教教主,下一个对付的对象就是我们。我认为我们应该坐山观虎斗,看其两败俱伤,没必要掺和到当中去。而且……”

    婠婠话锋一转,“人教教主难道不知他本次出行,会有人拼命想要阻止他吗?他难道是一蠢货不成?”

    婠婠的这句话点中了一个要点,让祝玉妍眼睛一亮。

    她见过人教教主,知晓苏启此人绝不是蠢货,那他为什么明知会有人要阻止,还偏要去宋家山城呢?她们能想到的事,难道人教教主就想不到?

    婠婠的话让边不负脸色一沉,一旁闭眼沉思的辟守玄睁开眼睛,赞道:“师侄所言有理!那人教教主很可能是以他己身为子,布下了一个局,而其他势力便是知道这是个局又如何?他们赌不起,不得不入这个局!因为一旦人教与宋阀真的联手,便将横扫天下,他们没人愿意看到这个结果,只得入局。这是阳谋,真的是高啊!”

    辟守玄一语道破了苏启的局,又皱眉道:“就是不知那人教教主有何底气能面对诸多势力高手联手刺杀?这等绝杀之局,纵是三大宗师也很难全身而退。何况本次刺杀,很可能便有三大宗师中的一位。”

    他这番话让祝玉妍下了决定,她笑道:“这次事情,我们不参与到其中,反而还要将消息通知给人教教主。人教教主死了,我们不亏,人教教主若是活了下来,我们有赚。”

    宋阀,宋缺也收到了苏启来访的消息,他站在磨刀堂中,望向堂外,笑道:“这人教教主真是个人物,以身做饵,设下如此阳谋,谁知道究竟是谁入谁的局呢?”
    “老师,这是最新收到的情报,我认为有必要拿给老师!”

    汝阴郡,一间不常惹人注意的屋子中,苏启正和人教情报部门的负责人刘老三见面,刘老三将一封信递给了苏启。

    “你看过了?”

    苏启接过信,一边拆开信,一边随意地问道。

    刘老三点头道:“看过。慈航静斋又有人下山了,这次下山的是一个光头尼姑。我们怀疑她是……”

    “是谁?”

    苏启停下了拆信的动作。

    “慈航静斋斋主——梵清惠!”

    “嗯!”

    苏启听到这名字后,平淡地点了点头,继续将信拆开,仔细阅览。

    刘老三在一旁安静地等候,他的呼吸十分隐蔽,气息若有若无,若不直接亲眼看到,凭借武功感知,整个房间中似乎就像没他这个人一样。

    这封密信是雨蒙山附近的人教探子火速传回来的。

    这些年,苏启一直在找慈航静斋帝踏峰的位置,不得不说,慈航静斋将她们隐藏得很好,可也架不住某些有心人想要找啊。

    要是她们真窝在深山当隐士野人不出世,苏启也没辙。

    可这群尼姑并不是耐得住寂寞的人,她们一不种粮,二不种菜,三不养蚕,四不织衣,成天念那佛经、修那无上“天道”,却不是还一样要吃饭穿衣、拉屎撒尿。

    而且她们那靓丽的佛堂,谁修建的?那佛陀金身,谁去保养?

    难道指望静斋的“仙女”们亲自去?

    还不是得要有人去!

    这些蛛丝马棘时,你安排人这样……这样……注意保密工作,这些事不要让别人知晓。”

    刘老三听得连连点头,双眼发光,暗赞道:“老师果真是吾辈楷模(超级老阴比)!”

    “那……宋阀那边,需要通知吗?”听完苏启吩咐,刘老三又问。

    苏启笑道:“不必通知,他们能懂自然会懂,不懂那就更好。本次来个将计就计,就看谁的‘计’更加高明!”
    宋缺是怎么想的,苏启能猜到个大概。

    人教现是最可能夺取天下的势力,在其他势力眼中,人教夺得天下的概率大约有三到四成,如再与宋阀结盟,两家联手,凭借宋阀的实力和影响力,那南方将成为人教地盘,能将这个概率提高到六到七成,几乎可说天下局势已尽在人教掌握,有定鼎之势。

    人教若得天下,作为教主的苏启,那便是天下的帝王!

    宋缺将女儿嫁给苏启跟阴癸派嫁女弟子给苏启,目的其实差不多,都是看中了这一点,想要政治联姻。

    而宋缺之女乃名门贵女,从出身上要比阴癸派女弟子光正得多,且有宋阀在其背后作为支持,皇后之位,大有可为,若再诞下一名皇子,那这……

    联姻又能加深两家的关系,使双方结盟更有效力、诚信。

    苏启瞬间便猜出了宋缺的想法,如果苏启只是想要当个封建王朝的帝王,跟宋阀联姻毫无问题,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可惜不是。

    宋智说完这三点,便没再说了,因为这便是宋阀开出的基本条件,三点实质只有两点,但这两点足以保障宋阀的利益。

    宋智看着苏启,等候苏启的回答,他认为这么好的条件,苏启没道理拒绝,一旦答应下来,两家联手,天下唾手可得,有什么好不答应的呢?

    宋师道也看着苏启,从理智上、站在宋阀的立场上讲,他也是希望苏启答应的,可在个人情感上、站在一个哥哥的立场上讲,他不希望苏启答应!

    苏启并未多想,其他条件还好说,可宋阀的第一个条件,也是那最核心的条件,绝不可能答应。

    答应了,宋阀便要成为国中之国!

    苏启在回答前,先问了宋智一个问题:“宋兄,为何贵阀不自己争天下呢?以贵阀的实力,是有机会夺得天下的。”

    “这个……”

    此问一出,宋智捻须的手指一顿,宋师道面带起几分惭愧之色。

    宋智叹道:“这涉及到许多方面,一言难尽。教主,请恕我不能回答!”

    宋智这个回答倒是真的,宋阀不争天下,并不是纯因宋师道这宋阀继承人的原因,还有其他的因素。

    “嗯,是我多言了,请宋兄不要介意!”

    苏启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后又正色道:“关于贵阀所提出的条件,我现在就可代表我教给宋兄一个答复……我们不能答应贵阀的条件。”

    宋智听到苏启的回答,有些惊讶,这等于是把送上门的天大好事给推出去了啊!

    宋师道则暗松一口气,人教不与宋阀结盟,那代表宋玉致不用下嫁给人教教主这老头。

    宋智皱眉道:“敢问教主,这是何原因?”

    苏启道:“因为贵阀的第一条,我们绝不能答应。若我教真有幸能定鼎九州,绝不会让岭南脱离中央,让宋阀在岭南独立自治,形成一个国中之国。望宋兄理解!”

    苏启说的非常直接,宋智明白苏启话中的意思,他和宋师道互相看了看,脸色均有些沉重,这表明人教可能会进攻宋阀!

    理解归理解,明白归明白,不代表能够接受!

    宋智道:“教主,真没有可挽回的余地?”

    苏启摇头道:“没有,这一点绝不可谈!不过其他方面倒可以谈,岭南有我们想要的资源,我们也有岭南想要的东西,结盟不成,还可以做生意嘛。我与宋兄的立场虽不同,但这不影响我们两人的交情。”

    宋智听到苏启这话,顿时心里对苏启高看了一眼,赞道:“教主真心胸宽广也,大兄一定会想和教主见面!”

    苏启笑道:“久闻‘天刀’之名,宋阀主来信中,便邀我去贵阀一晤。请宋兄在汝阴暂待几日,一是可商谈贵阀与我教生意往来之事,二是我想搭宋兄的便车,去贵阀与宋阀主一见,不知可否?”

    宋智也笑道:“固所愿也!”

    撇开根本条件的结盟不谈,在接下来的几天,宋智等一行宋阀之人和人教的人员开始了其他方面的谈判。

    最终,双方达成了不少方面的合作协议,主要是生意往来上的,战略军事方面也有一些,但不多。

    在宋阀与人教谈判期间,师妃暄也到了慈航静斋山门外。

    她的状态比从汝阴城离开时要好了些,尽管脸色依旧苍白,但没在不停咳血(按原著里推断,师妃暄此时大概才十四岁左右,我写的出场时间太早了)。

    望着被云雾包围的帝踏峰,师妃暄并未立即上山,看了帝踏峰一会儿,她取下背上背着的一个包裹,找了一棵长得有些别致的树,在树下挖了个坑,然后将包裹埋进了坑中,小心地用土填上,还用枯叶将之掩住,又在树上做了标记,才登山而去。

    师妃暄还未到慈航静斋正院,便听到一阵阵诵经声传来,这往日让她心灵安详的声音,现反而让她蹙了蹙眉,似乎有些痛苦,嘴角又溢出一丝血迹。

    “师妹回来了!”

    一名静斋女弟子看到了师妃暄,惊喜道。

    可再一看,吓了一跳,师妃暄脸色苍白,嘴角溢出血迹,身体摇摇欲坠,她忙移身过去,将师妃暄扶住,“师妹,你怎么了?”

    她内力往师妃暄体内一探,脸色一沉,“好重的内伤,师妹,是谁伤了你?这么重的伤,得赶紧去找斋主!”

    师妃暄睁开眼睛,看着女弟子:“我要见师尊,带我去见师尊。”

    “好,我带你去找斋主!”

    这名女弟子扶着师妃暄,往中央一座佛殿而去。

    梵清惠正在佛殿中打坐参禅,木鱼敲得“梆梆”响,忽然感到有人过来,其中似乎还有她弟子师妃暄的气机,只是这气机有点弱,好似被重伤过一般,她忙睁眼看去,几名静斋弟子扶着师妃暄进来。

    “斋主,师妹她受了重伤。”

    梵清惠身影一动,出现在师妃暄身边,发出内力往师妃暄体内一探,顿时眉头皱起,师妃暄体内的内力在暴走,深深看了眼师妃暄,她瞬间判断出了师妃暄的情况,这情况不是普通的走火入魔,而是师妃暄的心境被人毁了。

    梵清惠对那几名送师妃暄过来的女弟子道:“你们退下吧,我要为妃暄疗伤。”

    “是,斋主!”

    几名女弟子领命,转身退出了大殿,梵清惠一挥袖,大殿的门被一股内力掀动,“砰”的一声关上。

    梵清惠将师妃暄扶到一个蒲团上,这时,师妃暄睁开眼睛,看到梵清惠在她面前,她张嘴问道:“师尊,你告诉妃暄……”

    过了好会儿,殿门打开,梵清惠面无表情地走出了佛殿,手中捻着一串佛珠,想起师妃暄刚在佛殿中问她的哪些问题,梵清惠眼里闪过一丝厉色。

    “来人,妃暄心境不稳,已走火入魔,需好生静修安养,将她带去后山。”

    “是,斋主!”

    立刻进来两名慈航静斋弟子,看到师妃暄正瘫坐在蒲团上,一言不发,任由她们将她带往后山。

    梵清惠看着自己最得意的传人被带走,脸色更冷了,在殿中来回踱步,又想到近几天传来的消息,心道:“好你个人教教主,毁我弟子道心,还要与宋阀结盟!”

    梵清惠可不是现在的师妃暄可比,一眼便看出人教与宋阀结盟的后果,“万不能让其与宋阀联手!若真叫这人教得了天下,岂有我静斋安身之所?”

    想到这,梵清惠手中忍不住一用力,捻着的那串佛珠被她捻断了线,看着佛珠撒落满地,在殿中乱滚,梵清惠轻诵一声佛号,又恢复平日里那副悲天悯人的慈悲表情。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一句佛语在慈航殿中幽幽响起。
    最重要的是这罪名也非常的恐怖,居然是将人肉替换成其他的肉类来做料理,同时还贩卖人体器官,包括昨天刚发生的丐童事件,也都是倭国酒井家族幕后策划的。

    然而就在刚才,自己突然看到前方的空中,料理自助餐店面前,突然发生了爆炸,好像还有什么东西被炸到了三楼。

    抬眼望去,发现空中居然还有一个熟悉的人影。

    帝皇侠!

    这家伙怎么又出现了,该不会这次事件又是他搞出来的吧?真让人头疼。

    随后,帝皇侠威严的声音传来,“这里很危险,快离开这里!”

    薛明萱看向开车的男警官,问道:“他刚才好像说了什么。你听清楚了吗?”

    男警官不以为意,道:“是你的错觉吧,我啥也没听到。”

    由于有帝皇铠甲掩住了张肖威的嘴部,再加上警车的车窗没开,这才导致声音没有传播完整。

    薛明萱也没在意,只以为真的是自己听错了,不过下一秒,意外就发生了。

    “咚!”重物砸在警车上的声音。

    “什么声音?”

    薛明萱正疑惑居然有人敢往警车上乱扔东西,正准备下车处理一下的时候,一颗其丑无比的枯瘦脑袋从车顶探了出来!

    “啊!什么鬼东西!”薛明萱尖叫道。

    薛明萱终究只是一个女人,对于这些恐怖的东西还是感到本能的畏惧。

    身旁的男警察也是被吓了一跳,不过比薛明萱好一点,至少他还掏出了枪,指向了食尸鬼王的头颅。

    可惜没等他开枪,食尸鬼王就一爪子拍碎了车窗玻璃,裂纹密布,接着一只干枯的爪子就伸了进来,抓住了男警察的脖颈。

    “砰!”男警察慌乱之下开了一枪。

    可是并没有什么软用,子弹打在食尸鬼王的身上一下子就被弹开了,随后只见那只爪子轻轻一握,就听到“咔嚓”一声脆响,男警察眼珠子一瞪,就此殉职!

    不过这还没完,只听见“撕拉”一声,男警察的脑袋就被硬生生扯断抓出了窗外。

    薛明萱捂着小嘴,娇躯颤抖,不敢置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一股莫名的极端恐惧出现在她的脑海里,整个人都僵在那里了。

    透过裂纹无数,模糊不清的车窗,薛明萱可以隐隐看到这只残忍杀害了自己同僚的怪物在干什么。

    这只怪物在啃食人头!

    薛明萱的胃里正在翻江倒海,原本还睡眼惺忪的她,在此情此景下瞬间就清醒了。

    外头的怪物似乎注意到了警车里还有另一个美味,于是放下那颗血淋淋的脑袋,爪子刚顶破车窗的时候。

    “砰!砰!砰!”枪声连连。

    另外两辆警车里的警察此时正站在警车旁,手持警局配置的枪,朝着食尸鬼王窜出一串串火舌。

    食尸鬼王饶有兴致地挪动脑袋,似乎发现了一些新玩具,跳下了车,朝着攻击他的方向缓缓靠近,迫不及待的想要把玩一番。

    张肖威在空中暗骂,这帮傻子打个屁啊,都说了叫你们快跑,就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吗?

    可无奈现在张肖威也没有足够的能量能够出手了,只好问道:“知世,有办法对付这只食尸鬼吗?”

    知世摇了摇头,道:“主人,你信仰点不够,还是救完人直接跑吧。”

    张肖威不甘道:“逃跑?那我制造出来的无敌形象岂不是就这么破灭了?”

    “那主人你还有什么好办法吗?”

    “额,知世你的主意真棒。”

    “……”

    这几位男警察看着食尸鬼王不断地靠近自己,吓得一直开枪,哪怕他们已经看到了枪支对于食尸鬼而言根本没用。

    “哒哒哒。”手枪没子弹时,扣动扳机的声音。

    这群男警察慌乱之下,手枪掉在带上,想要撒腿就跑。

    然而他们之所以能拿着枪射击食尸鬼王,也只是因为食尸鬼王想要玩玩他们而已,一旦食尸鬼王动起真格的……

    食尸鬼王失去了张肖威这一个强敌的时候,这帮警察就过来了,在它眼中,这只是一群随手可捏的蝼蚁,见猎心喜之下,可没打算就这么简简单单地就给玩坏了。

    食尸鬼王伸出爪子随意一划,只见一名男警官的大腿大动脉深处被划破,一瞬间血涌如泉!

    “啊!”剧烈的疼痛以及快速大量失血而造成的脱力,再加上眼前恐怖的怪物所形成的的死亡恐惧,促使男警察痛苦的瘫软在地上。

    另外几名男警察见状,连忙撒腿就跑,毫不犹豫的抛弃了战友。

    食尸鬼王似乎觉得这样非常的有趣,见被自己攻击的这个雄性生物已经没有攻击和逃跑的能力,于是便开始追击剩余的那群男警察。

    张肖威趁机加快飞行速度,一转眼就来到了那名受伤的男警察旁边,抓住两条胳膊就往高出飞。

    食尸鬼王猛地回头,见自己的对手居然带着自己的猎物跑了,哇呀呀的怪叫两声,以显示自己的愤怒。

    张肖威把人带到了一处大楼的天台,将其放下,道:“我只能做到这样了,能不能活下来,看你自己了,想来你应该学过如何止血。”

    他失血太过于严重了,老实说就算是现在就绑住伤口上方的动脉,也有休克的风险。

    张肖威离开了这里后,受伤的男警察用自己最后的求生欲,从警服下撕下了一条布料,绑在了自己大腿收口上方十公分的位置。

    随后,脸色稍微有所好转的他,掏出了电话。

    “喂,这里是倭国酒井料理连锁店附近,请求支援……”

    张肖威飞回去的时候,只看到了地面上多出来了两具警察尸体。

    此时,周围的许多居民,有一部分都被这里的声音给吵醒了。

    他们来到各自房屋的窗口,向外看去。

    “妈呀,那是什么怪物?”

    “地上好多警察的尸体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快快快,录下来发微博朋友圈!一定可以涨粉!”

    “你傻炮吧?待会儿那只怪物跑到咱们这里怎么办?还不赶快离开这里?”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