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抢到一个世界 > 118 提升中校

118 提升中校

抢到一个世界 | 作者:暗石| 更新时间:2019-02-02 12:3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范雄咧嘴大笑,从侯玄演惊喜的神情,他就知道当初古寺避雨的侯玄演没有变。还是那个舍生赴义,替他们抵挡追兵的侯玄演。

    侯玄演骑马到他身边,捶了他肩膀一拳,随即笑骂道:“你这糙汉,身子跟他娘的石头一样。”

    范雄神色一正,抱拳道:“总算有机会再次相见,当初钱塘江上的恩情,我们弟兄没齿不忘。”

    侯玄演斜着眼乜视着他,不屑地说道:“絮絮叨叨,爷们有恩挂在心里,不在嘴上。改天你为我赴汤蹈火一会,胜过在这里千恩万谢。”

    范雄低头一笑,说道:“小侯大人,我家郡主得知大人来到了福州,特意派我等前来迎接。”

    侯玄演脸色一凝,说道:“这不好吧,如今已是深夜,不是会客的时候,传出去恐怕对郡主名声不好。这样吧,明天一早,我就去拜访郡主。”

    范雄眼里流露出一丝赞许,身为靖国公的亲兵,他自然是不希望郡主传出什么风言风语。可是黄樱儿执意要他来,他也不敢违命,谁知道皇帝留下侯玄演用膳,等他出来都已经夜深了。

    月华高升,福州的街道上空无一人,过往巡查的衙役公人见到侯玄演的亲卫,就知道是达官贵人,也不敢上前盘查。

    侯玄演抬头望了望月色,说道:“时候不早了,咱们明天再见吧,我先带兄弟们到龚自方的庄上歇息一晚。”

    范雄道别之后,转身回到郡主府,主厅烛火通明。两个相貌一模一样的小侍女,一左一右陪着她闲聊。

    黄樱儿心不在焉的样子,被两个人瞧在眼里,双儿眼珠一转打趣道:“你说怪不怪,这秋风凉凉的,我怎么觉跟春日的时节一样。莫不是咱们屋里,有人动了春心啦?”

    言者无意,听者有意,双儿本想调笑黄樱儿几句,谁知道其他两个人竟然一起红了脸。

    双儿一拍手,惊叫道:“可了不得了,可了不得了,这是喜鹊撞上家雀儿,赶巧啦?”

    妙儿“哎呀”一声,啐道:“小姐,你看这个不要脸的小蹄子,拿我们寻开心。”。说完羞臊地和她厮打起来,黄樱儿一脸狐疑地看着她,目光不善。

    双儿被挠的咯咯直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还在一旁说道:“完啦完啦,醋坛子翻了,嘻嘻。”

    范雄回到府上,刚到主厅门口,就听到里面吃吃的笑闹声。他不敢抬头,低着头说道:“郡主,陛下留了小侯大人用膳,人没接到。”

    笑声戛然而止,黄樱儿纤腰款摆,走出来掐着腰怒冲冲地问道:“为什么没接到?”

    范雄把头低的更厉害,隐藏自己的笑意,说道:“小侯大人见夜色已深,生怕坊间有人乱嚼舌根,已经到龚自方的旧宅去了。”

    黄樱儿气的雪腮微鼓,噘着嘴说道:“胆子那么大的人,这次怎么就这么胆小了,双儿妙儿,回去睡觉啦,把桌上的菜拿去喂狗吧。”

    ****************

    郑芝龙的府上,郑家三兄弟围着圆桌而坐,地上跪着一个小太监。

    仔细一看,小太监正是殿前伺候皇帝的小公公,他正绘声绘色地讲述着侯玄演和皇帝的见面和会话。

    郑芝龙听完沉吟片刻,问道:“他们没有提到我们兄弟?”

    小内侍一双贼眼滴溜溜乱转,说道:“没有,后来陛下支开了我等,不知道和侯大人密谈了什么。”

    郑芝龙脸色一变,问道:“可曾听到什么?”

    小太监咬着嘴唇,抬着头说道:“小的隐隐约约听见侯大人,几次三番提到一个何腾蛟大人,而且口气不善。”

    郑鸿逵满不在乎,笑道:“大哥,我看这小子没胆子撩拨我们兄弟,倒想去翻何腾蛟的盘子。他们两个好好地帮我们守住清兵,咱们才好在这里逍遥快活。若是他们两个打了起来,那不是便宜了鞑子么。”

    郑芝龙满是茧子的手指,敲打着桌面,对小太监说道:“你回去吧,临走到账房找管家,取一千两银子。”

    小太监大喜,结结实实磕了三个头,欢天喜地退了出去。

    郑鸿逵见小太监出去了,凑过头问道:“大哥,侯玄演是我们最大的金主,咱们在南安石井建立造船坊,有大半被他买了去。还有火炮、枪支、弹药,这些买**通贩洋货还要赚钱。他不好好地经略自己的地盘,去惹何腾蛟做什么?”

    郑芝龙的面皮黝黑,看上去不像是个把持朝政的权臣,倒像是个南洋人。

    他思索了片刻,沉声道:“自从七年前,倭国袄地锁国,斩断了自己在海上的势力。这一整片海域,都成了咱们的地盘。我听说侯玄演在江浙,鼓励那些豪商入海,他八成也看上了这块肥肉。好在这小子识时务,我就喜欢他这一点。他的手下龚老三,自己赚一百两,就要孝敬我们七十两,海上这么大,咱们一家若是长期霸占,肯定会激起众怒。侯玄演这小子是个讲究人,我准备分他一杯羹。”

    郑鸿逵眉头一皱,说道:“大哥,咱们好不容易把所有人都赶跑了,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海域,为什么要让他掺和进来?”

    郑芝龙笑道:“海上有多少利润,你不是不知道,就凭咱们郑家的人手,白白浪费了。而且还要花费白花花的银子,养着兵马弹压那些没有机会出海的豪商。这也就是为什么咱们占尽优势,我还是把东番岛,让给红毛番。一条蛇吞下大象,是会撑死自己的。侯玄演这小子,我已经观察他很久了,他根本不敢和我们为敌。每次购置军火,我都故意拖后,这小子还不是乖乖付钱。而且他给的,还比市价都高,他这是知道海上我姓郑的才是皇帝。让这样的人进局,为我们赚钱,我们吃肉,何妨分他一点汤喝。”

    郑鸿逵眼睛一亮,说道:“大哥高明啊,这是让他为我们干活,我们做东家,他就是店铺掌柜。任他在地面上如何了得,到了海上,跟咱们比就像是鸡子儿碰到了老鹰,哈哈。”

    郑芝龙自得地一笑,拍着桌子说道:“明天早朝过后,请他到咱们府上来,试试他的成色。”
    来到福州所谓的皇宫,侯玄演暗暗摇头,这里也就比一般的殷实人家的后院强不了多少。

    行宫殿内,朱聿键紧张地坐在龙椅上,分不清是第几次整理自己的衣冠。被郑芝龙扶上皇位之后,这还是他第一次接见,手握重兵的封疆大吏。

    侯玄演将亲卫三百人留在宫外,自己独身一人,跟随者前面的领路小将,来到殿前。因为今天时辰已经不早了,殿中并没有百官,只有皇帝一人。

    “侯大人,陛下已经在殿中等候多时,大人请吧。”

    侯玄演点了点头,抬脚迈进殿门口,领路的内侍将拂尘往胳膊上一搭,高声喊道:“吴越伯侯玄演觐见。”

    殿中的朱聿键听到声音,脊背不自觉地挺直,侯玄演来到殿中,行礼道:“臣侯玄演,叩见吾皇。”

    “侯爱卿快快请起,来人,赐座。”

    侯玄演抬起头来,余光一瞥,只见隆武帝端坐龙椅,眉梢鬓角老态尽显。这位皇帝一身多灾多难,小时候他爷爷不喜欢他们父子,将他和他爹囚禁在王府的承奉司内,想活活饿死他们,当时朱聿键才十二岁。幸亏暗中有个小官张书堂帮忙送些糙米饭,在囚房中,朱聿键父子苟活了十六年。好不容易熬到他爷爷死了,继承了唐王爵位的朱聿键,脑袋发热招募了一支军队,北上勤王。崇祯几次下旨严厉斥责,报国心切的朱聿键自认为身为宗室,保护老朱家的江山,责无旁贷。于是刚刚熬出头的朱聿键,又被崇祯废为庶人,派锦衣卫把这位唐王关进凤阳皇室监狱。

    这个皇帝,做囚犯的时间加起来,足足二十三年。

    侯玄演偷偷打量皇帝的功夫,朱聿键也在看他。

    收复苏杭,平定鲁藩,新近有拿下金陵的侯玄演。比他想象的还要年轻,再加上文质彬彬,和朱聿键最恨的郑芝龙截然相反,让他更加满意。

    两个小内侍搬着一张椅子,匆匆赶来,侯玄演拱手谢过皇帝之后,安然就坐。

    朱聿键慢慢放松下来,笑吟吟地说道:“朕早就盼着与侯爱卿相见了,今日一见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咱们大明朝要是多几个爱卿这样的人,何至于沦落到今天这步田地。”

    侯玄演自谦道:“臣只是做了分内之事,倒是陛下久居福州,终非长久之计。福州不过是东南一隅,江南百姓盼陛下亲征,犹如乳燕盼归巢。臣虽不才,前番已经拿下南京,麾下兵马数十万。南京乃是太祖高皇帝定下的都城,是我大明的龙兴之地。若是陛下肯亲至前线,臣愿意拼死辅佐陛下,渡江北伐中原。”

    这番话正中朱聿键的痒处,听得他心潮澎湃,脸色潮红。但是旋即朱聿键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朕不是贪生怕死之辈,能够御驾亲征,朕求之不得。只是...唉!”

    侯玄演自然知道,他说的是郑芝龙不肯放行这件事,说实话侯玄演心里是希望朱聿键能够亲临南京的。

    若是皇帝御驾亲征,一路上的阻力肯定胜过自己苦心支撑。到时候半壁江山的有识之士,肯定争相投奔南京,北伐也会容易许多。虽说那样不可避免的会削弱自己的权势,但是和整个汉家天下比起来,侯玄演宁远自己权利被削弱,也不想让鞑子得逞,肆虐中原。

    朱聿键又兴致勃勃地询问了许多前线的战事,侯玄演详细地跟他讲述了几次大战,听得朱聿键目眩神迷。君臣两人相谈甚欢,不知不觉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朱聿键走到殿中,挽着侯玄演的手臂,热情地留他在宫中用膳。

    侯玄演并不推脱,跟身边小内侍说了几句,让他前去通知自己亲卫。

    朱聿键和侯玄演越聊越投机,在他心里侯玄演已经取代了何腾蛟,成了他心中最忠心外臣。何腾蛟当初声望不错,人人都说他是个忠臣,是个可以倚靠的国之重臣。可是通过上一次,侯玄演故意让人上奏,清何腾蛟派兵迎接皇帝进湖广,节制五省兵马。何腾蛟不但不同意,还百般推托,彻底寒了朱聿键的心。

    君臣两个人越喝越近,到最后已经靠在一处,就差没有勾肩搭背了。他一个落难皇帝,也没了那么多的规矩,而且朱聿键本身就是个不拘小节的人。

    朱聿键吃了几杯酒,脸色酡红,他屏退了殿内的宫女内侍,压低了声音说道:“何腾蛟那厮,朕瞎了眼,还以为他是个靠得住的。谁知道他贪恋权势,生怕朕去了湖广,影响到他的权力。更可笑的事这个混蛋,还假惺惺地派出一支迎驾队伍,结果半个月都没走出湖广。”

    侯玄演眼看自己半个月前下的眼药水,终于发挥了作用,蔫坏地说道:≡ǎ拊诟V荩缤碓诶斡VVチ值芩淙煌忻抑爻迹涫倒亲永锘故呛5料靶浴:翁隍运魉尤萌诵暮Nㄓ形脑ǎ畹秒扌模闳羰悄芗舫庑┰糇樱还馐请薜男沂拢彩谴竺鞯男沂隆!br />
    侯玄演心中冷笑一声,老子来一趟福州,要的就是这句话。

    他点了点头,说道:“陛下不用担心,咱们的生死大敌,满清鞑子、孔有德、吴三桂等人,难以对付。但是何腾蛟、郑芝龙,不过是一群碌碌小人,臣还真没放在眼里。有了陛下这句话,臣岂能容他们继续危害社稷。”他的身后是百万黎民,数十万兵马,底气十足。

    朱聿键长期压抑的内心,仿佛被注入了强心剂。他捏了捏手掌,说道:“唯恐郑家起疑心,朕就不留你了。”

    亲自起身,送走侯玄演之后,朱聿键望着宫外,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亲卫们见侯玄演出来,都长舒了一口气,刚想催马进城,寻一住处。只见前面一个魁梧大汉,欠身道:“小侯大人,几个月不见,大人已经是更成名就、名震天下啦!”

    侯玄演借着火光,往前一看,惊喜道:“怎么是你?”
    回到苏州,侯玄演过家门而不入,带着洪一浊和他精挑细选的三百个亲卫,踏上了南下的道路。

    这三百人是从几十万军伍中,挑选出的骁勇士卒,聚在一起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气势。有了这些亲卫,只要不是过了江,到了沦陷的州府,任谁都伤害不了侯玄演。毕竟他身系江南文武官员的身家前程,各个营中选拔这些亲卫的时候都不敢大意。

    江浙道很多地盘,虽然都是他委派的官员,但实际上侯玄演根本就没去过。一路上难免要巡视一番,督促当地官员收商税、矿税。毕竟如今偏安福州的小朝廷,根本无力承担军饷,所谓的朝廷更像是一个摆设。湖广的何腾蛟、江浙侯玄演、两广的丁魁楚,无不是自己想办法,从防区内凑齐银两,供应自己的军队。

    侯玄演不但要巡视沿途这些州府,还得时刻关注着江北的清兵的动向。太平府、应天府、镇江府、苏州府沿长江连成一线,侯玄演设四营驻守。出乎他意料的是,江北的清兵并没有急着渡江,他们有自己的新麻烦了。

    横扫中原,逼死崇祯的李自成,几个月前在通山县窝窝囊囊地死在了地主团练的手里。闯军中唯一声望足以继承李自成的刘宗敏,先他大哥一步,被清兵俘杀了。李自成和刘宗敏虽然死了,但是他们留下的几十万闯军还在,这些人分成东西两路,东路军在田见秀等将领的带领下,和何腾蛟达成协议,合营抗清。

    湖广何腾蛟,骤然增兵二十万,而且直接威胁着中原腹地河南。

    西路军李过、高一功与湖广巡抚堵胤锡合营,组建了“忠贞营”,一路北进,趁着清兵主力北返,侯玄演在江南吸引了大批清兵的时机,一举拿下了荆州。

    荆州是兵家重地,这个城池的归属,对整个湖广有重要的意义。因为多铎的事吵得不可开交的满清贵族,终于放下了成见,合力驰援荆州。豪格、阿济格、勒克德浑都分兵南下。

    这些情报就像是雪花一样,不停地被送到侯玄演这里,这样一来,他的行程就慢了许多,等过了温州府,到了福州地面的时候,已经半个月了。

    侯玄演拿着一封密信,对车里的洪一浊说道:“堵胤锡是个人才,竟然能挡住清兵,将荆州牢牢握在手里。”

    洪一浊笑着说道:“他挡得越久,咱们就越安稳,以前都是咱们拼死拼活为天下人挡住清兵,现在轮到他们为我们挡了。”

    侯玄演掀开车帘,将手里的信件撕碎,纸屑随风飘散到山路上,说道:“话不能这么说,咱们沿江而守,也是尽到了自己的职责而已。堵胤锡能够守住荆州,为国为民都是一件好事,我们不能坐视他跟清兵火并。派人通知夏完淳,太平府的风字营要学会寻找战机,主动出击帮助堵胤锡减轻压力。对了,顾炎武郑,倒也没有风尘疲惫之色。他身上穿得是皇帝的赐服,这种服饰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越级越品穿戴服侍。闪黄补麒麟服穿在身上,加上侯玄演身上久居上位的气势,让这个年轻的总督,威风凛凛。

    马上有亲兵牵来骏马,侯玄演上马之后,扬鞭道:“进城!”

    福州的城门缓缓打开,透过城门望去,福州显得有些低矮空乏。整个福州,不知道多少双眼睛,正在盯着侯玄演的到来。
    虽然主管情报机要的副处长贺国强同意了方牧野担任三个小组的组长,但是对于授予他上校军衔的提议,坚决反对。因为方牧野的资历确实差了一些,尽管他担任的是组长的职务,但在贺国强的强烈反对下,最终还是决定只授予中校军衔。

    特管处的组长大部分都是上校军衔,只有资历确实浅薄的那两个人,授予的是中校军衔,而方牧野是特管处的第三个中校组长。

    有关方牧野的入职,经过处党委会上讨论通过之后,方牧野就此正式加入特管处。

    一系列的手续办完,方牧野终于正式穿上了中校军装。

    这段时间,他每天都要去特管处报道,符篆组、特殊武器组以及丹药组刚刚组建,杂七杂八的事情,很多都要他这个组长亲自做决定。

    方牧野这个组长对于组员的要求虽然很宽泛,但年夫之这个科长却极为挑剔。方牧野手下的三个小组,每一个小组的组员都是年夫之亲自精挑细选的,然后经过方牧野的亲自确认之后,才会被年夫之正式调派到方牧野手下的小组中。

    特管处的每一个人都是进化者中的精英人物,年夫之亲自挑选的人员,更是精英当中的精英,方牧野看过这些人的简历,又亲自面试之后,年夫之挑选的所有人都被他留了下来。

    尽管有年夫之的大力支持,特管处的上级领导也极为重视方牧野组建的这三个小组,但不论是制符、炼丹还是炼器,都是专业性极强的技能,就算扩大了挑选的范围,符合条件的人还是不多。

    一周的时间过去,三个小组的框架才算基本上搭建完毕。

    三个小组的管理人员和后勤服务人员,不需要方牧野操心,都是年夫之一手挑选的,最先配备齐全。

    但最重要的研究人员却一直难产,年夫之花费了很大的心力,也没能把每一个小组的研究人员名额填满。

    特殊武器组的研究人员挑选,条件相对宽松一些,年夫之精挑细选了七个人,还差两个名额,研究人员才能满编。

    丹药组的研究人员挑选就比较难了,年夫之挑来挑去,放宽条件之后,也只是挑出了五个人充入到丹药组当中。

    符篆组的研究人员,挑选条件是最苛刻的,年夫之费了很大的力气,也只是挑选到了三个人。

    虽然研究人员的挑选难度很大,但年夫之并没有打算放宽入选条件。每一个研究小组当中,研究人员才是最重要的人才,如果研究人员的能力不够,直接影响到将来小组的研究成果,所以他的原则是宁缺勿滥。

    小组当中不足的研究人员编制,等研究小组的框架立起来,正式运转之后,还可以在以后的工作中慢慢添加。

    三个小组的研究开展,方牧野个人不需要任何科研设备,其他科研人员都要在方牧野的领导之下开展科研工作,有时候倒是需要用到一些科研设备作为辅助,但数量不多,而且起不到什么关键性的作用。

    这样一来,方牧野的三个科研小组虽然备受特管处的重视,但科研进展主要依赖于个人能力,而不是科学设备,保密工作反而最轻,是各个科研小组当中最不容易泄密的科研小组。

    看了几处地方,方牧野选择了一处距离特管处只有十公里左右的已经空置下来的研究所,作为三个小组的研究总部。

    他这三个小组中的研究人员来源比较复杂,其中没有一个曾经专门从事科研的,而是各行各业的都有,只不过因为末世中的经历以及个人能力的特殊才被选拔了进来。

    这些人基本上都有自己的一摊工作,短时间之内,很难做到从现单位辞职,全职进入研究所进行研究。

    就连方牧野本人也是如此。

    他虽然只是云州二特的一个闲职顾问,但象征意义很大,他这个顾问的职务还要继续做下去。虽然不用去二特坐班,但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去露露面。

    考虑到方牧野这三个研究小组的特殊性,以及这些研究人员工作当中的实际问题,在当前阶段,特管处给了方牧野这三个研究小组最大的自由度。

    只要在方牧野的领导下,三个研究小组的研究进展符合特管处领导的预期,特管处基本上不会干预三个小组的管理工作。

    方牧野申请在云州市设立一个研究分部的提案也获得了批准,这个研究分部主要是为了便于方牧野对于各个小组研究人员的培训,以及后续研究人员的培养。

    他的这些设想,能够如此顺利的获得批准,除了明面上的理由之外,最重要的是有年夫之在背后做工作。

    对于年夫之的要求,宋重九这个常务副处长一向都会给予最大的重视和支持。

    对于一些无关重要的小事,宋重九完全可以一言而决,其他两位副处长就算有意见,也不会在这些小事上找麻烦。

    在三个研究小组的筹备期间,方牧野还解决了杨坚强的身份问题。

    方牧野作为研究小组的组长,按照规定可以配备一名警卫员。他不想自己的身边时刻跟随着一名不熟悉的陌生人,干脆让年夫之把杨坚强给安排进了特管处的警卫科。

    杨坚强本来就是行动组的外围人员,而且在末世中的履历非常亮眼,如果不是要跟随在方牧野的身边,以他的履历和实力,是有资格进入行动组,成为一名正式组员的。

    因为杨坚强本身就有资格和实力进入警卫科,年夫之只是提了提,杨坚强就顺利的进入了警卫科,并被警卫科派到了方牧野的身边工作。

    方牧野在京都一连呆了半个月,才基本上理顺了三个小组的工作。

    一天上午,方牧野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牧野,你小子怎么回事?换了手机号码怎么也不通知一声?很多人找我问你的新手机号码,我特么自己都联系不上你,怎么告诉他们!”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