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无限之万界穿行 > 第一百八十章 周盼芙

第一百八十章 周盼芙

无限之万界穿行 | 作者:慕苏唯成| 更新时间:2019-02-02 12:3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原关羽麾下的前部督赵累提了第二个问题:“十万百姓携老扶幼,又兼蜀道艰难,只恐其速缓慢。”



    这便是“行”之难处了。



    益州号称有“浮水转漕之便”,可以充分利用长江及其支流,用于人口、货物的周转。



    但在这个行船仅靠摇桨风帆的时代,船只顺流而下易,逆流而上难;而且此时主要刮得是西北风,自还不到借助风力的季节。



    十万百姓必须要双脚,徒步走至蜀中;又因蜀道艰难,这一千臣也定能有所作为。”



    姜维躬身拱了拱了,以示谦虚。



    经过彻夜商讨,众人逐一提出问题,终归是集思广益,将各种问题大致解决。



    ******



    汉建安二十五年(公元220年)二月十五日晨,在前期事宜全部筹备完毕后,百姓大队终于开拔。



    望着眼前延绵不绝的人群缓缓西进,姜维忽想到唐代杜甫的名篇《兵车行》。



    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



    爷娘妻子走相送,尘埃不见咸阳桥。



    只是不同与唐皇开边意未已,此番汉军筹备充分,马良、王甫等人又是荆州籍贯的官员,当真将这批移民当做手足兄弟对待,一路上呵护备至,终于没有出现《兵车行》中“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的凄凉场景。



    因为有老人、妇女、孩童的缘故,故而大队行进的速度并不快,天气晴好时每日能走上三、五十里路光景,若是遇到下雨,那么能赶上二十里路便算是谢天谢地了。



    好在益州经过诸葛亮等人精心治理,吏治极为清明高效,赵累手持法正公文,一路要求沿途官府提前筹备十万百姓衣食住行之资,沿途官府皆能尽心筹备,没有丝毫怨言。



    向宠带领的护理营亦尽心尽力,每日都熬上几大锅青蒿汤,供百姓饮用;他又学以致用,每到一个新的居住点,便将姜维教他的挖掘厕道之术用于该处。



    故而一路行来,虽然不断有人病倒,但也并未发生大规模的疫疾。



    对于病倒之人,马良旋即以户为单位,安排就近的郡县官府接收安置,并关照当地官府至少妥善照顾半年;并向百姓保证,待身体康复后,不管是留在当地还是继续前行,朝廷都会予以妥善安置。



    每日晚,他还会召集新设的保长,传达最新的政令,并亲自带队走访百姓,对百姓的情绪加以安抚。



    各项措施得力,马良又十分尽心,又兼刘备和诸葛亮的威望崇高,故而路途辛苦,百姓总算还能心怀期望,乐观应对。



    姜维则是亲自羽林卫和马忠的五千郡兵护卫在侧。



    比起百姓们缓慢的行程,他更担心的还是法正的身子。
  

        就在魏、吴双方签订城下之盟之际,汉军大队携着十万荆州百姓,已经缓缓撤至秭归城。



    刘备、张飞二人因为关羽之死而悲痛欲绝,尤其是刘备,终究上了年纪,屡屡因为哭恸而晕厥,很快就病倒了。



    张飞领着本部军马,在陡峭蜿蜒的神农山道上追出近百里,终一无所获;又因关心兄长刘备的身体,万般无奈之下只得悻悻而回。



    张苞于是依照赵云之令,统领虎贲卫和虎骑营,率先将两位主将护送至鱼复县修养几日,等病情有所稳定后,再行送人蜀中。



    关平、关兴、关银屏兄妹三人接到消息后,当场如遭雷殛,痛不欲生,几乎是夜不能寐,日不能食。后在廖化的宽慰照顾下,马不停蹄离开秭归这个伤心地,一来向朝廷奔丧,二来回蜀中筹办丧事。



    赵云留陈到及三千白毦卫镇守秭归后,亲自领着中军大队缓缓撤退。



    诸将各部在数日时间后先后走脱,秭归城内仅存姜维所领的羽林卫,和马忠所领的五千巴西郡兵,以及交割回来的十万百姓。



    对于留在此地主持大局的法正而言,当务之急是如何把这些人口安全送入益州。



    秭归至蜀中,凡一千臣。



    但此刻诸葛亮和杨仪皆身处蜀中,众人也只能徒呼奈何。



    而场中诸人接不善于统筹,商量了半天,也没讨论出个什么结果来



    姜维作为武将,本一直沉默,见此情状,便建议道:



    “不如我等先将此行困难之处指出,再逐一设法加以解决,集思广益之下,指不定便能找到办法。”



    他这个是后世通行的分解法,对于一筹莫展的诸人来说,确实有震耳发聩之感。



    王甫在关羽北伐时,当得是督粮官,首先发言道:



    “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十万人人吃口嚼,每日消耗粮草无数。东吴虽然首拨送来十万石,但刨除要支应大军部分,恐怕仍有缺口,不知该如何筹措?”



    古代出行,不过“衣、食、住、行”四个关键,此番西徙,“衣”字百姓皆能自给自足,这个“食”字才是摆在第一位的难处。



    但见马良沉思片刻后,便道:



    “百姓十万口,其中男女、壮弱、老幼各半。料难从紧,便以每人每口消耗四斤口粮计算,每日需筹备四十万斤,约合三千石。”



    “此行自秭归出发至锦官城,沿途需经鱼复、朐忍、临江、平都、积县、江州、德阳、广汉、郪县诸县,全程一千八百里,至少需备足一个半月的口粮,唔,约莫十三万石粮草,减去大军留下的五万,还需要筹集八万石。”



    王甫面有难色,道:“八千石还好说,毕竟是八万石,无论哪个县都拿不出来这许多的。”



    马良又道:



    “以良之见,乍看八万石虽多,单独一郡一县之地不可得,但可分散向沿途郡县借贷一二。譬如,自江州至德阳的行程约莫三日,我等便提前请江州守将筹备九千石,供路上支用;自江州出发之前,提前派人赴德阳,请他准备下一程的粮草。”



    “如此一来,分摊到每郡每县,其实也就几千石之数,并非难以承受。”



    马良这个点子一出,此行最大的困难顿时迎刃而解,这让在场诸人顿感精神大振。



    尤其是姜维,那日在诸葛亮府中,他就见识过马良其弟马谡才思敏捷,对数字尤为敏感;不料马良列举数字之时更是头头是道,恐怕是家学之故。



    法正闻言后,不禁缓缓颔首,道:“季常所言甚是,余便派人先行一步,逐个通知沿途各郡县予以关照。等朝廷行有余力之时,再行拨付归还。”



    这时,马良又建议道:“不必这么麻烦。按照与东吴的合约,待主公入川后,其还需分批拨付我军粮草五十万石。以良之见,等到东吴粮草拨付入蜀时,朝廷可先行用于偿付沿途郡县欠粮,剩余的再行押解入川,如此也可免去中枢反向运粮之苦”



    “其次,若朝廷急着用粮,也可将对各郡县之欠粮计入来年赋税,按照等量予以减免,亦可免去一来一去运输之苦,不知尚书令以为便否?”



    法正闻言大喜,道:“季常此言大善!”



    尚书令亲自拍板,此事就此定下了。



    而边上的姜维再一次震惊了,马良精通算术倒也罢了,关键此人居然懂还对借贷一道颇有了解。



    如此一来,仅仅通过账务方面的折算,的确能够免去朝廷一来一回运输之费,节省无数人力物力损耗。



    他不由心道,民间有闻,“马氏五常,白眉最良”。马良之才,可见一斑!
  

        曹操缓步走到左手边一排架子前,双手从中抽握起一根陈旧的木棍。



    这条棍子长约七尺,因年岁实在过于久远,上面的漆色早已分辨不清。



    很少有人知道,这条棍子唤作五色棍,是他在洛阳任北部尉时派人所造。



    曹操持棍在手,忽回想到年少轻狂的自己隔三差五就领着一帮人,精神抖擞地在街上晃荡的情景,不禁笑了出来。



    当时的他不过二十岁,仗着年轻气盛,严格执行宵禁,甚至用此无色棒杖杀了当时洛阳城里最有权势的大太监——上军校尉蹇硕之叔父。



    后来,他被以莫须有的罪名被流放到地方为官,当了区区一员小官顿丘县令。



    那是曹操第一次看到,这大汉朝的法纪,大汉朝的命数,早已从根子里就腐烂透了。



    纵然他空怀五色棒之威,又能济得什么事?



    曹操微微摇头,心道:



    “救不得了……唯一能够改变这个世道的,便是先破去这一切陈规陋习,再创建一套新的法则。”



    放下手中棍子,又往前走了两步,映入眼帘的是一只装饰精美的楠木匣子。



    他缓缓打开匣子,小心翼翼地从中取出一把华美的短刀,捧于手中,细细摩挲。



    此刀唤作七星宝刀,七宝嵌饰,雍容华贵,长不过半尺,是敲懿迹饧0甙摺br />


    曹操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这双大戟,只觉全身的力气正在缓缓消散,他知道自己的大限即将到来。



    “差不多,也该去和典韦,道一声歉了。”



    汉建安二十五年{公元220年}二月二十二深夜,一生南征北战,先后讨平中原、河北、关陇的战略家,魏国的缔造者,一代超世之杰曹操,就在追忆往昔之中,溘然离世,终年六十六岁。



    他临死前留下遗令,由太子曹丕继承魏王之位,并示意群臣将他安葬于邺城西郊的高陵。



    这一年,豪杰名将陆续凋零,传奇的时代正缓缓拉上帷幕。
  
      小二生怕自己说的话不能让苏慕满意,此刻见苏慕没有说话,整个人变得非常焦急,继续开口道:“大侠,我说的都是真的,那帮人看上去凶神恶煞的,幸好我跑的快,不然就被他们发现了。”
        “那么照你的意思来看,你知道怎么上山了?”对于五毒教的那些帮众苏慕倒是不怎么在意,自己在意的是如何上山,有那么多毒物,自己总不能在林子里瞎逛吧。
        “知道知道,那是我无疑中发现的一条小路!”见自己对苏慕还有作用,小二连忙开口,显得无比热情。
        “很好,明天你带我上山,到时候我不但可以放你一条生路,还能给你一些银两,以后别干这样的勾当了,找个正经差事吧!”对着小二威逼利诱了一番,苏慕不怕对方不答应。
      果不其然,听到苏慕的话后,小二哪里还敢不从,他干这些谋财害命的勾当也是被逼无奈,每次分到的钱大多都被掌柜跟打手分了,现在苏慕不但放过了他,还给他钱,小二简直就是求之不得。
      距离目的地更进一步,苏慕也没想到事情会如此顺利,天色还没到早上,害怕小二跑了,自己也没有解开绑在他身上的绳子,可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一些动静。
      走到门口,看着穿上衣服后的女子,苏慕这才发现,刚才自己跟小二交谈的过程中,这个女子一直都在偷听。
        “你好啊,我叫周盼芙,刚才是我误会你了,实在不好意思!”跟刚才不同,周盼芙显然是弄清楚了状况,想着刚才给了苏慕一巴掌,整个人表现的非常不好意思。
        “没关系,搞清楚了就好!”女子态度突然转变,苏慕也不奇怪,只是自己那一巴掌注定是白挨了。
      不过跟苏慕想的不一样,周盼芙说完之后有些欲言又止,样子显得十分犹豫。
        “这娘们是想找我帮忙?”看到小丫头这个表情,苏慕大概猜到了一些,正如自己想的那样,周盼芙出现在七物山附近不是没有原因的。
      果然,挣扎了许久之后,周盼芙开口了:“刚才你跟小二的对话我都听见了,正好我也要上七物山,你能不能带上我一起?”
        “你也要上七物山?”上下打量了周盼芙一番,此刻她恢复了之前见到的男儿装扮,看上去非常俊俏,不过苏慕知道她是一个女人,自然也不奇怪,奇怪的是为什么这样一个女人要上七物山呢?
        “不错,我也要上七物山,你放心,我不会拖累你的,只要你带我上了山,其他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点了点头,周盼芙脸上的神情非常坚定。
        “别说我没有提醒你,这七物山上全是毒虫蚁兽,你一个姑娘家的,上去找死?”对于五毒教的事情,苏慕没有直说,只是简单的提及了那些毒物,想要试探一番周盼芙的反应。
        “就是那些该死的毒物,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提到毒物,周盼芙眼神冰冷,语气中充满了杀意,看得出她跟这些东西恐怕有深仇大恨。
        “明人不说暗话,我去七物山是为了找五毒教总坛,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目的,但我要奉劝你,这五毒教高手如云,那里又是他们的地盘,你千万不要去送死!”
      思前想后,苏慕还是决定跟周盼芙摊牌,主要还是因为刚才从对方包袱里发现的那枚令牌,昆仑是名门正派,在一般的电视剧里,名门正派跟邪教都是势不两立的。
      加之周盼芙给人就是一种大门派弟子的感觉,对五毒教的人肯定深恶痛绝,结合她刚才的口吻语气,苏慕料想她应该是去七物山找五毒教麻烦的。
      正如苏慕想的那样,在说出五毒教三个字后,周盼芙脸色明显一惊,随后更是高喊了出来:“你也是去找五毒教麻烦的?”
        “没错,我正是去扫平五毒教总坛的。”抬头挺胸,苏慕缓缓开口,语气十分的轻描淡写,极力表现出一副自信之色。
        “噗呲!”可没等他说完,一旁的周盼芙直接笑出了声,显然是不相信苏慕的话。
      确实,换做是任何人都不可能相信苏慕的话,毕竟苏慕实在太年轻了,这样的人在江湖上太多见了,那些少年成名的高手,哪一个都想做一些惊天动地的事情,然后让整个江湖记住他。
      只不过这些人都太年轻,年轻气盛总是会眼高于顶,对于那些未知的威胁根本看不到,这些年不是没有人扬言要荡平五毒教,但就连三大门派都做不到的事情,一个人又如何能够做到?
        “随你怎么笑,我劝你千万不要跟来,不然碍手碍脚的,大爷我还要照顾你!”周盼芙的举动在苏慕意料之中,自己也懒得跟她解释,这一趟闯的肯定是龙潭虎穴,自己一个人去轻松简单,但如果周盼芙掺和进来,难免会突生变数。
        “切,我功夫很厉害的,才不需要你照顾呢,你就带上我吧,我不会拖你后腿的,如果万一真的发生了什么,你大可以不用管我!”语气坚定,被苏慕拒绝后,周盼芙不依不饶,铁了心要跟苏慕一起上山。
        “我说你这小丫头怎么就那么冥顽不灵呢?这样吧,你告诉我上山想做什么,到时候你在山下等着我,扫平了五毒教之后,我给你想要的!”无奈的摇了摇头,苏慕还是估计错了周盼芙的决心。
        “不用,你就带我上山吧!”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周盼芙的执着跟她那张漂亮的脸蛋比起来差的远了。
        “行吧,你要是不说的话,那就恕我爱莫能助了,天就快亮了,等到天一亮,咱们各走各的!”摆了摆手,如果不弄清楚周盼芙真正的目的,苏慕是不可能让这个小姑娘跟在自己身后的,哪怕这个妹子看上去非常可爱,人畜无害。
        “你这家伙怎么这样,我们都有共同的敌人,正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五毒教实力强大,这个时候我们两应该联合起来才对啊。”听到苏慕的话,周盼芙连忙大喊了起来,非常的不理解。
        “你就不怕我其实是五毒教的人?那样你可就是我的敌人了,你还敢跟着我吗?”妹子怒了,苏慕笑了,连忙摆出了一副轻佻的神色,看向了周盼芙。
        “不会的,如果你是五毒教的人,就不会打听上山的路了,其实我上五毒教,主要是为了一个人!”深吸一口,周盼芙这个妹子还是很坦诚的,见苏慕故意刺激自己,反而松口了。
        “是吗?我很好奇,是什么人需要你费这么大的劲找到五毒教总坛来!”听到这里,苏慕微微一惊,对方是昆仑派的人,想必找上门来也跟昆仑派有关系,而昆仑派是自己的目标之一,听一听总归有收获。
        “其实我是昆仑派的,你应该知道,半个月前,五毒教的二长老跟昆仑派高手周林松交手的事情,虽然五毒教的二长老被周林松重伤,但没人知道周林松也中了毒,而这解药只有五毒教才有。”
        “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打听五毒教总坛的下落,总算是有了一些眉目,找到了这七物山,我必须拿到解药,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要去闯一闯!”将自己的目的说出之后,周盼芙微微一叹,脸上的担忧无以言表。
        “周林松?这家伙我还真没听过啊,不过看来应该是昆仑派的大人物。”听完这个故事,苏慕还真不知道,自己才刚到这个世界几天,什么大人物的名字,在自己听来一点印象都没有。
      不过对于周盼芙的勇气,苏慕确实非常敬佩,敢一个人找到这里,那说明那个人对她真的很重要。
        “周林松是你父亲吧?”想了想,苏慕开口道。
        “没错,周林松正是家父,他中毒后一直都是昆仑派的几个高手合力用内力压制住了他体内的毒性,但继续拖下去,性命堪忧。”没有隐瞒,周盼芙直接承认了,脸上的担忧之色根本装不出来。
        “不是,既然你都知道总坛的位置了,为什么不通知昆仑派,让他们派人来?何必一个人上山呢?”对于这个故事苏慕是信的,只是周盼芙的做法显然太冒险了。
        “来不及了,现在回去通知,再派大批人马过来,一来一回,至少要一个月的时间,我父亲顶不住的,何况为了替我父亲逼出体内的毒,我几个师叔师伯都大大损耗了元气。”
      长叹一口气,看得出来,周盼芙是真的没有别的办法,才不得不铤而走险,不过这小妮子运气好遇到了苏慕。
        “这可是跟昆仑派搭上关系的好机会啊,如果你能帮这小丫头拿到解药,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混进昆仑派,到时候想要获得残卷也方便很多,反正都要对付五毒教,完全可以一箭双雕!”脑海中,听到这里后,零连忙提醒了起来。
        “确实是一个好机会,只是带着这个小丫头我不方便行事。”点了点头,这样的好机会苏慕自然不会错过,可是带着周盼芙,自己的时空异能就不能乱用,着实有些麻烦。
        “这样吧,我答应你,可以替你拿到解药,不过你必须答应我,上山之后在五毒教外面等我,搞定了之后,你再进来。”想来想去,这个办法最好,只不过苏慕说完之后,周盼芙不乐意了。
        “你一个人太危险了,多个人帮手不好吗?要知道这五毒教的二长老虽然受了重伤,但他们还有另外两大长老,而五毒教主的毒功更是深不可测,依我看,咱们还是潜进去偷取解药,没必要正面交手。”
      跟实力雄厚的五毒教相比,周盼芙明显不相信苏慕能单枪匹马打下五毒总坛,生怕苏慕打草惊蛇,坏了她的大事。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