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极品朋友圈 > 第220章 酬宾大甩卖

第220章 酬宾大甩卖

极品朋友圈 | 作者:水冷酒家| 更新时间:2019-02-02 12:3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所有人盘坐下来,运转修行的功法,稳住自己的心神!”叶宇对着这些人喊道。惊

    恐的学员面面相窥,站在哪里不知道要不要听叶宇的话。秦

    妖娆这时候站出来,对着众人大喊道:“还愣着干什么。想活命就照着做!”

    秦妖娆开口,这些人才盘坐下来修行。

    秦妖娆看着他们照做,这才问着叶宇说道:“你有什么办法?”叶

    宇看着秦妖娆说道:“我已经教大家了啊!”“

    什么?”秦妖娆一怔,看着盘坐修行的众多学员,反应过来道,“这就是你办法?”

    秦破天等人气不打一处来,这算什么办法?在这里等死吗?

    “你这混蛋是让大家等死吗?如此的话,我宁愿和它们拼了!”秦破天怒道。

    “拼?你能看到它们在哪吗?”叶宇鄙夷的看着秦破天。

    “我……”秦破天顿时被叶宇堵的一句话说不出口。

    叶宇没有理会秦破天,而是对秦妖娆说道:“你没有发现所有迷失自我变成僵尸的人,都是心神失守的人吗?”秦

    妖娆一愣,回忆之前的画面,而后眼睛一亮道:“你是说……”“

    没错!我觉得那不干净的东西应该只能附身在心房失守的人身上,如果一个人心神够坚定,根本无惧邪物!”叶宇回答秦妖娆,“在我们老家有句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不做亏心事就是堂堂正正,心无畏惧。大家是不是堂堂正正不重要,重要的是心神要强大。很显然就算是鬼,也只喜欢欺负弱小,那些崩溃的人才会招惹上他们!”叶宇回答道。一

    群人听着叶宇的话,想到刚刚发生的一切。虽然觉得有些歪理,可又觉得应该是这样。“

    这里的邪物应该不强,要不然怎么只敢附身那些心神崩溃之辈。我们稳住心神,强大自己的内心,应该无惧它们附身。至于被它们踢打,无伤大雅。根本就伤害不了我们!”叶宇说道,“它们这样做,怕也是让我们心生畏惧,进而崩溃心神!”“

    你说的有道理!可话虽如此,但心中还是忍不住会心生恐惧啊,控制不住!”上官泽开口道。

    “这是正常反应!”叶宇心想自己也是如此啊,“不过从刚刚看,需要彻底崩溃的人它们才能附身,所以大家只要能稳住心神不动摇,应该没问题!”秦

    妖娆点点头道:“叶宇说的有道理,秦破天,你和上官泽把叶宇的猜测告知所有学员,让他们稳住心神。”

    “秦老师,现在怎么办?”付俊华问着秦妖娆。秦

    妖娆看向前方,这其中很昏暗。可见度不高,她未能看出多远。

    秦妖娆的实力很强大,在其他的地方就算漆黑的环境她也能看出极远。可是在这里,她的视力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唯有往前走才有活命的可能!”秦妖娆说道。“

    所有人吗?”付俊华问道。

    “自愿吧!”秦妖娆叹息道,“再往前,如果还有脏东西的话怕会更恐怖,到时候怕稳定心神都不一定能护得住。在这里起码还能安全一些!”

    ……秦

    妖娆原本以为敢去的人不多,但结果却让她意外。愿意跟随她的人居然有着八九十个。秦

    妖娆带着一群人往前行,这阴冢很大。一群人往前走,大家都走的很小心,同样心中也忐忑惊悚。可

    不管如何,他们都疯狂的驱动功法,护住自身心神。

    叶宇和众人一起往前走,秦妖娆和叶宇等走在最前方。一行人原本以为在此处能碰到场势。可

    是这一路上,他们并没有碰到场势,尽管其中阴风大作。可是一群人走的很顺畅。

    只是偶尔有人被踢打,不少人身上留下了莫名其妙的黑手印。不过敢跟过来的人都是心神坚定之辈,胆子也不小,他们尽管被吓到了,但是还是能承受住这样的惊吓。

    八九十人都被莫名其妙的东西踢打过,可却没有一个再发生意外。“

    看来叶宇你的猜测是对的,只要稳住自身的心神就可以无惧它们!”这

    么一想,在场的人就松了一口气,步子更加的稳健了。走

    了一阵后,众人被一座湖泊挡住了步伐。一群人看着面前清澈的湖泊,所有人都止住了脚步。“

    我先去看看!”秦妖娆看了许久,她未曾看出什么。

    “你呢?”秦妖娆问着叶宇。叶

    宇动用造化决,也未曾看出什么,只是一面湖泊。

    “上官泽,你们这些地士也看看,有没有什么诡异!”秦妖娆问道。

    上官泽等人都摇摇头,他们并没有看出什么诡异。

    秦破天咬了咬牙齿,走上前,踏步走进去湖中。他走了十多米之后,未曾发现什么诡异。

    他继续往前走,湖泊开始变深了。这时候,秦破天游泳,向着对岸游过去。秦

    妖娆此时绷紧身体,这是她的弟弟。对方是用自己的命在试验。秦

    破天很快游过去,这让大家松了一口气。“

    走!过了这湖,怕真正的危险是在湖对岸了。我们走了很远了,怕要走到阴冢的中心了!”秦妖娆说道。

    一群人开始向着其中游过去,其中有几个人不会游泳,叶宇一群人帮着他们一起过湖。一

    群人游过去,叶宇帮着几个人游过去后,他把几人送上岸后,一个长相清秀美丽的女子在叶宇身后对着叶宇道:“帮我一把,拖我上岸!”

    叶宇信手为女子搭了一把手,把她拖上岸。女

    子上岸,这时候叶宇才发现女子穿着一身鲜红的衣衫,这一身鲜红的衣衫此时湿淋淋的,看起来如同猩红在流动。而

    这时候,在岸上的秦妖娆一群人却大喊:“叶宇!”叶

    宇目光看向这些人,发现这些人都神情发白的看着他。“

    叶宇,离开她!她不是我们一起的,不是我们的同伴!”叶

    宇一怔,他没有把八九十人认全,可是听着这些人大喊。特别是看着女子一身鲜红的衣服,他心跳加速。

    叶宇瞬间甩开她的手,而这时候女子却嫣然一笑道:“做什么?不拉我上岸吗?”

    叶宇头皮发麻,看着这个女子说道:“那个……我们不是一类人!”女

    子却笑的更开心了,不过下面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悚无比,他们的心神这一刻都要失守。

    …… 
 “上官泽,你是不是故意和我们开玩笑的。这一点都不好笑!”地榜中一位强者付俊华颤音到。“

    开你祖宗的玩笑!”上官泽怒斥,摸着额头的手印,他脸惨白至极。“

    上官泽,你别装了,在这地方不合适开玩笑!”有人不死心,希望这是上官泽的玩笑。上

    官泽懒得搭理他们,他快步的走到秦妖娆身边。此处秦妖娆实力最强,在他面前安全一点。其

    他人见到上官泽如此天带着众多的学员走过奈河桥,看到一群人都聚集在秦妖娆身边,他疑惑,脸色也发白,都赶紧围在秦妖娆身边。

    “你们怎么了?”秦破天问道。

    众人没有回答对方,都灼灼的看着四方。而

    就在此时,秦破天带来的众多弟子中,突然有人骂道:“柳兵,你有病吧,没事踹我干吗?”“

    你才有病!我什么时候踹过你!”

    秦破天听着两人的话,忍不住怒斥道:“这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这里吵!”

    秦破天看向上官泽一群人,却发现他们脸色难看至极。“

    到底怎么了?”秦破天问道。

    “哎呀!谁打我的脑袋?”“

    谁踢我的脚?”

    “这谁有病啊,踹我的屁股干嘛?”

    “……”秦

    破天这时候也发现了异状,听着这一声声骂声,他后脊都发凉。跟

    着秦破天走过奈河桥的人,他们互相看向对方,发现刚刚叫骂的人身上,都有脚印手印。“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每一个人都身体哆嗦,声音颤抖,这太过恐怖了。上

    官泽这时候低声了说了一句:“走过奈河桥,听闻就是到了阴间,而阴间中最多的就是……鬼!”

    “嗤!”所

    有人都倒吸凉气,脸色发白,上官泽的这句话太吓人了,难道刚刚他们是被鬼打了?“

    叶宇!”秦妖娆这时候喊着叶宇。

    叶宇走到秦妖娆身边,对着她苦笑道:“这样的虚妄我也看不透,根本看不到!”

    而在叶宇说话间,他感觉到自己的腿也被踢了一下。叶

    宇想也不想,身上的力量直接爆冲而去,开山拳带着刚猛的力量横扫。

    叶宇这一击打出去,好像什么都没有打到,仿佛落空。但是所有人都听到了一个哀嚎声。

    “呜呜……哇哇……”声

    音尖锐而低沉,在场的很多人都听到了。声音传到众人耳中,这一刻所有人都一股凉意从脚板心冒上脑门,整个人寒毛倒竖,身体在哆嗦,一股森寒惊恐弥漫开来,每一个人都如坠冰窖。“

    呜呜呜!”有胆小的修行者根本承受不住,他们惊恐的大声哭起来。

    特别是一些女孩,这时候脚直接发软,瘫坐在地上,面无血色的嚎哭。

    整个场面瞬间失控了,他们都惊恐大喊,有修行者心神直接崩溃,他们根本承受不了。而

    其中几个承受不了的修行者,双脚突然一蹬,而后整个人翻着白眼,身体僵直,口吐着白沫站起来。脸上满是狰狞之色,向着身边的同伴就张口狠狠的咬过去。

    他们如同长了獠牙一样,咬在身边同伴的脖子上,生生的撕下一块肉,嘴上滴着血液,看起来触目惊心,如同魔鬼。“

    啊啊!”被咬的修行者痛的大喊,尖叫不已。

    “鬼上身,这是鬼上身!”一个修行者大喊,面无血色,被吓的大小便失禁,整个人直接瘫软在地上。

    而在他瘫软在地上的一霎那,他整个人也脚一哆嗦口吐白沫僵直的腾起,狰狞的攻击身边的同伴。这

    一幕让叶宇等人也都惊悚,这些人难道真是鬼上身吗?

    看着十几个学员翻着白眼攻击众人,秦妖娆等人出手,直接把他们震飞出去。“

    嗤嗤!”这十多个学员发出尖锐的声音,张牙舞爪的向着秦妖娆扑过去。秦

    妖娆出剑,剑贯穿在对方身上,居然连血液都没流。而这几人也根本不怕痛似得,疯狂的攻击向秦妖娆,如同僵尸!“

    是鬼上身,真的是鬼上身!”有学员吓的哆嗦,心房失守,脚下哆嗦瘫爬在地上。

    这几人瘫爬在地上,很快和之前的僵尸一样,扑向了学员。秦

    妖娆连番出手,发现他们根本无惧疼痛,这让秦妖娆暴动出火光,直接点燃了其中一个修行者。

    “嗤嗤!”

    火光烧出了阵阵白烟,一声声凄惨尖锐的呜呜哇哇鬼哭声从这些人身上烧出来。这

    火光烧了一阵熄灭,原本僵尸一样的学员也倒在地上。

    “驱邪火!”上官泽认出秦妖娆动用的秘术,心想刚刚烧出的白烟就是鬼吗?

    秦妖娆见学员倒在地上,她走过去想要看看有没有得救,却发现这个学院额头有着一个血洞,显然已经身死了。秦

    妖娆见没有救,她没有浪费时间,继续对其他的僵尸学院出手。驱

    邪火烧出来,这些人身上都冒出白烟。可是他们也发现,这白烟都是从对方的额头冒出来。白

    烟如同是利剑一样,贯穿了每一个僵尸学院的脑袋。

    “鬼上身就没救了?”这让很多人都色变,都被吓破了胆,谁能保证自己不会被鬼上身。“

    我不想死!呜呜!”“

    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会有鬼!”

    “呜呜!救我,秦老师救我!”“

    我要离开这!”一

    个又一个的学员崩溃了,有些学员发癫似得乱跑。

    而他们乱跑间,不少直接口吐白沫变成僵尸人。有些更是冲到了忘川河中,进入其中连一个泡都没冒就被忘川河吞噬了。叶

    宇盯着这发生的一切,看着四处的混乱,他心中惊惧的同时,也稳住心神。

    因为他发现了一件事!

    “大家镇静!镇静!”叶宇声音如雷,大声喊道。

    可是吓破胆的修行者根本不听叶宇的,他们依旧处于混乱中。见

    到这一幕,叶宇一咬牙。动用力量,演化出一柄斩到,直接向着化作僵尸的两个学员斩了过去。

    “不想和他们一样的,都给我闭嘴,都给我镇静下来!”叶宇怒吼道。叶

    宇这一斩而下,两个学员头颅飞扬而起,这终于震慑了这些人,一群人愣愣的看着叶宇。

    “我有让你们活命的手段,大家听我的!都给我镇静下来!”叶宇大喊道。这

    一句话让秦妖娆等人看向叶宇,你有什么办法?

    …… 
 叶宇和秦妖娆挨的很近,鼻间都能闻到她身上传来的馨香,这让他有些心猿意马。叶宇情不自禁的看向秦妖娆,秦妖娆正蹲在那里,叶宇俯瞰而下,能看到她的沟。  秦

    妖娆身材高挑,蹲着愈发的显得腰肢纤细,成熟艳丽的娇躯美的让人惊心动魄。  

    叶宇被秦妖娆吸引,心神自然受到影响。秦妖娆在破势,见叶宇不说话抬头看向叶宇,正好触碰到叶宇滑落在她领口的目光。  

    “你想死啊!”秦妖娆羞怒道。  “

    那个……走神走神!”叶宇把目光收回来,然后再次赞美一句道,“很大很白很不错!”  秦

    妖娆气急,就想要一巴掌抽下去。叶宇这时候赶紧往前踩了一步。  

    秦妖娆望着浮现的青砖,她生生的忍下来。再次和叶宇配合,再次破解着此处场势。  

    两人到最后也走的很吃力,叶宇的神魂消耗的很巨大。他只是圣胎境,这让他有些难以承受之感。  幸

    好的是他有神魂液补充,这才勉强能坚持下去。  秦

    妖娆同样如此,她尽管境界足够高,神魂力强大。可如此消耗让她也难以承受。  

    “神魂液给我一些!”秦妖娆对着叶宇说道。  

    “十涌动,如同神目。  “

    四象位置,四道道纹你感受其道韵,三才方向,那里的符文不要去触动。涌动的雾气,其中包裹着符文,这些交给我来处理。”叶宇对着秦妖娆说道。  秦

    妖娆点点头道:〕寤髌渲小nbsp; 

    两人配合,在他们的脚下,顿时浮现块块青砖,连接到彼岸。  “

    成功了!”在场的人都大喜无比。  “

    走!”秦妖娆也大喜,率先走过了奈河桥,同时吩咐秦破天说道,“秦破天你赶紧去把对岸的学员带过来,用不了多久这奈河桥就会恢复原状,你要尽快!”  “

    是!”秦破天赶紧前去带人。  叶

    宇此时也跨过奈河桥,他跨过奈河桥的一霎那,整个人瘫坐在地上,他的神魂消耗的太过恐怖了,即使神魂液也无法完全补充回来。  “

    你没事吧?”秦妖娆问着叶宇。  秦

    妖娆内心相当震惊,不只是叶宇能看破虚妄。更多的是对叶宇神魂的震撼。  

    他一个圣胎境的神魂似乎强大的有些过分,就算有神魂液支撑,可按道理也绝对不能坚持到现在。  

    “难怪能走玩九阴九阳,能做到这一步的人总不是简单的!”  叶

    宇在破奈河桥场势的表现,太多让她惊讶的东西。她的那位弟弟是地榜前五,在学院也绝对是非凡人物。可是一对比,秦妖娆觉得还是有些差距的。  

    “他有望前三,甚至争夺的榜首啊!”秦妖娆想到叶宇可能有希望争夺榜首她都忍不住吓了一跳,阴阳学院的榜首代表着什么?

    代表着在整个东胜神洲也是惊才绝艳之辈,在同辈之中有无敌之名。  阴

    阳学院地榜榜首,这含金量太高,是能震动无数人的存在。一朝入榜,瞬息扬名整个大陆。  

    众人都盘坐在一旁恢复着神识,他们走过这奈河桥都消耗巨大。  

    而就在众人恢复神识时,盘坐在一侧的上官泽突然喊了一句:“谁拍我脑袋。”  众

    人愣了愣,目光看向上官泽。上官泽一个人坐在那里,身边并没有其他人,谁会无聊的拍他脑袋。  最

    重要的是,他们看到上官泽脑门上有着一个嘿嘿的小手印,这个小手印很小,和婴儿手差不多。  一

    个瞬间,所有人都汗毛倒竖,只觉得毛骨悚然!  …

    … 
 “你们真的没资源可以兑换神魂液了?”叶宇认真的问着这些人。

    见叶宇这时候还贪婪着众人的资源,在场每一个都怒目而视。这

    个禽兽,这个时候了还想着发财呢?大家都要死在这里了,你得到再多资源也没用!

    见一群人都怒瞪他,叶宇感叹道:“真是一群穷鬼啊,才换这么一点就没了。唉,太看不起你们,还一个个说是大家族弟子。”

    “……”一群地势想要掐死叶宇,他们还不够富有吗?多少学员比得上他们?身为地士,他们一直是别人羡慕嫉妒恨的目标。他

    们才十多个人,换了你多少神魂液了?你还有脸嘲笑我们?

    秦妖娆此时脸色也不好看,很想一巴掌把叶宇拍死。这家伙就如同是一粒老鼠屎一样,很是影响心情。

    “唉!看来你们真的是穷鬼了!”叶宇叹息,而后目光落在前方的奈河桥上。

    “妈的!我忍不了!”上官泽暴怒,如此厚颜无耻的人他真想弄死。和

    上官泽有着一样心思的人有着数个,他们都想直接抽死这家伙。而就在他们暴怒想着怎么样收拾这家伙时。面

    前发生的一幕让在场的人都瞪大眼睛,包括秦妖娆在内,他们都呆滞的看着前方。在

    前方,叶宇突然身影变动,脚下猛然的踩动,速度极快的经历过四象的位置,脚尖划过道纹,道纹在他脚尖波动,而后涟漪震动,雾气汇聚浮现一块青砖。这

    块青砖出现,叶宇又极快的施展地相之术,神魂颤动,道纹在他的勾勒出浮现,而后极快又踩动,道纹覆盖在他脚上,而后在他脚下,再次浮现出一块青砖。众

    人面面相窥,秦妖娆绝美的容颜上满是吃惊之色,无暇无垢的眸子灼灼的落在叶宇身上。此

    时叶宇的动作还没有停下,他继续往前走动,神魂之力颤动,以篆刻法施展地相之术,在他的动作下,再次浮现青砖。

    叶宇的速度很快,他连续动用地相之术,浮现了五块青砖,他走出了五步后这才停下来。

    “这……”每一个人都震惊了,无法相信面前看到的这一幕。连秦妖娆都被卡在这一步了。可是他却破开了这里的势,直接走出了五步。

    “他的地相之术比起秦妖娆还要强?”众人呆呆的看着叶宇,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只是圣胎境,地相术能强到那里去。

    可面前这发生的一幕,又让他们难以理解。秦

    妖娆在震惊之后,又脸上露出大喜之色。这家伙的地相之术真比自己强的话那最好不过,他们能走过去的可能性很大。“

    你居然是地士?”秦妖娆问着叶宇,“那你一开始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

    你们也没邀请我啊,我以为你们有能力走过去呢!”叶宇很认真的回答秦妖娆。这

    句话让在场的人嘴角都抽搐,心想这还要我们邀请吗?你不就是想坑我们的资源嘛!要不然你反复的问我们是不是真没资源换神魂液做什么!

    秦妖娆没有计较这么多,只想着赶紧走过奈河桥。“

    你能不能走过去?”秦妖娆问着叶宇。叶

    宇翻了翻白眼道:“你也别太高看我啊,我能走出这五步都是观摩很久,这才一口气走出去的。”秦

    妖娆叹了一口气,心中失望。不过想象也对,自己都走不出,一个圣胎境岂能走出去。他能走出五步,已经超出她的认知了。

    叶宇的回答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叹息,他们升起的希望又再次熄灭。他们都绝望了,难道此次都要困死在这里吗?只

    不过叶宇下面一句话,让所有人又猛的看向他,眼睛满是灼热的光芒,甚至之前叶宇的不要脸和无耻都忘记的一干二净。“

    不过……你和我配合,我们走出去的可能性有五成!我境界受限,很多地相手段施展不出,能看破虚妄,却无法破开虚妄!”叶宇回答。“

    你能看破虚妄?”秦妖娆猛的向他望过,欣喜的同时又觉得难以置信。

    古帝所立下的奈河桥,他居然能看破其中的虚妄?“

    可以!”叶宇很肯定的回答秦妖娆。秦

    妖娆一群人都吞着唾沫,看叶宇如同见鬼一样。这是他们无法理解的。

    不过想不通的他们也没有多想,不管怎么样,能破开这奈河桥就是好事。至

    于为什么能看破虚妄,这世间总有一些特殊的人物。就比如九阳神体,连大能都不敢呆的太阳神火,可就算是洗髓境的九阳神体修行者也能轻易的呆在其中。在

    众人看来,叶宇正好有看破这势的能力。“

    好!”秦妖娆回答叶宇。叶宇有看破虚妄的能力,再配合自己的地相之道,走过去的可能性很大。

    叶宇能看破此处虚妄,他是借着造化决。只不过借着造化决看此处的虚妄,对他的神魂消耗极大。秦

    妖娆和叶宇合作,叶宇不断的指点秦妖娆何处虚妄,为她指出何处道纹的异状。

    秦妖娆和叶宇配合,很容易找到破解之道。叶宇境界受限,无法篆刻出足够强大的道纹来破开场势。

    秦妖娆却能按照叶宇的要求篆刻出道纹,而后在他们面前出现一块块青砖。奈

    河桥场势很恐怖,叶宇就算能看破虚妄,再加上秦妖娆的地相之术,他们走的也不轻松。

    特别是到后面,两人越发的沉重,一路上走的很缓慢。场势越来越难破,每每浮现一块青砖都要耗费他们不少时间。可

    就算如此之慢,众人也都惊呆了。

    “这家伙的地相之道很恐怖啊!”“

    是啊!能看破虚妄也就算了,很多时候秦老师篆刻道纹时,他总能点出关键点!”

    “他要是有秦老师的境界,怕地相之道比起她要强啊,每次都是一针见血!”

    “这家伙是谁啊?哪里冒出来的!”“

    ……”众

    人感叹,目光看着两人。此时的秦妖娆和叶宇在交流,两人腻在一起,两人身体贴的很近,这让众多男学员又无比的羡慕。靠

    !这家伙艳福啊! 
这里是繁华路段,又是这么大的店铺,每年租金就要一百多万。谁要接手这家店,那就面临续约或者迁址,都得大把花钱。

可惜啊,金旺这算盘还是没打对,麦小吉可不是来当金店老板的。

关上店门,又关掉店内所有监控,麦小吉拿出黄金圈手机开始逐一采集。进度条缓慢前行,手机黄金余额也在快速提高。

很开,所有黄金都变成了精美黄铜饰品,麦小吉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进度条后,出现了升级按钮,还不着急操作,眼下急需解决的,便是这些饰品。

拿出一枚六七克的戒指,采用了复杂的浮雕工艺,虽然变成了黄铜,但光线下依然是熠熠生辉,猛不丁看,跟黄金差不多。

就说这工艺,也要值上百块钱,扔掉很可惜。

纯黄铜制品还好说,不乏一些镶嵌宝石和钻石的饰品,麦小吉尝试将一块黑牛角的界面抠下来,但却十分结实,很难弄下来。

“琳琳,这几款铜首饰,如果是几十到上千的价格,你会买吗?”麦小吉拍了几张照片给唐琳琳。

“当然了,很好看啊!”唐琳琳紧跟着又是一条信息:“麦哥,从哪里见到我,帮我买几个,回来给你钱。”

“如果说,有些宝石界面的,贵点儿,需要几千块,能承受吗?”

“只要是真的,当然没问题。”

唐琳琳坐拥十套拆迁房,但个人收入较低,消费水平有限。但接下来她发来的消息让麦小吉变得信心十足。

唐琳琳讲,其实有钱人手上戴的也不一定是真的。比如一枚二十多万的钻戒,带着怕丢了,所以会买个差不多的高仿替代,别人也察觉不出来。

“琳琳,你跟南宫医生请两天假,我给你发个定位,你过来帮我照看下店铺。”麦小吉说道。

“哦。”

唐琳琳也没问为什么,直接就答应下来,不过并不是一个人前来,南宫月也跟了来。

再说金旺,从员工群里得知,最后两名服务员也辞职了,心中窃喜。麦小吉还是跟以前一样傻,一样好骗,现在成了光杆司令,就算是立刻搬家,也没有帮手。

带着幸灾乐祸的心思,金旺黄昏时分还是开车悄悄来到金店,想看看麦小吉手忙脚乱的惨样。

一条红色横幅,歪七扭八黏在门牌上,上面手写一行墨字:

吉吉铜店酬宾大甩卖!每款仅此一份,全球无雷同,假一罚十,手慢无!

金店变铜店,门牌还是红布手写的,但金旺一点都笑不出来,屋内顾客肩挨着肩,外面排了两条长长的队伍。

这是什么情况?

金旺很纳闷,挤过人群来到门口,一位年轻女孩儿拦住他,“这位先生,请排队,不要加塞!”

“就是,我们排了半天了,你凭什么加塞!”一名顾客不满地跟着嚷嚷。

“对不起,对不起,我是这位老板的朋友。”金旺赔笑道。

“我们老板叫什么?”年轻女孩儿问。

“麦小吉!嘿嘿,说对了吧?”

女孩儿打量他两眼,皱眉说道:“那你可要快点儿啊,我们老板很忙的。”

“好好,就说两句话。”

年轻女孩儿又开始维持秩序,屋内出来几个,才会放进去同等数量的人。

金旺在里面挤来挤去,发现屋内只有一个大柜台,集中摆放了很多金器。不,是铜的,都是一口价,从五十到三千不等。

负责管理的是名长发正装女子,非常漂亮,却不苟言笑,长了一双可以看透顾客灵魂的眼睛,顾客只要朝心爱的饰品上扫一眼,便立刻取出来,不出任何差错。

得到饰品的顾客便会来到另外一个柜台,上面摆着收款码,麦小吉正打着哈欠坐在那里。

“麦总,真发财啊!”金旺凑过去,照例递过去一支烟,麦小吉摆摆手,“屋里人太多,空气不好,你也别抽了。”

“麦总,这是从哪里弄来的黄铜饰品啊,那艘一帆风顺金船,还有那个大展宏图,还有五鼠运财,金鸡独立,都跟我原来那几个镇店的宝贝很像啊。”

金旺摸着后脑勺,完全懵了。正说着,一位顾客以两千块钱抱走那艘金船摆件,脸上抑制不住的喜色,要摆在办公室里,天天观赏。

“嘿嘿,金老板,我就问一句,你看这些东西,工艺怎样?”麦小吉得意问。

“没得说!呦,这上面还是真钻呢!”

金旺拿起顾客挑好的一枚戒指大吃一惊,以黄铜做钻石戒托,他也是头一次见,同款的金饰品,要卖到两千块,现在二百块就可以拿走。

“麦总,你跟我说句实话,怎么得来的这些东西?那些金子呢?”金旺很纳闷,赔笑哀求麦小吉告知实情。

“知道嘉丽珠宝吗?”麦小吉问道。

“知道啊,那可是国际大品牌。”金旺说道。

“我不会开金店,正好外地有个开嘉丽珠宝连锁的朋友,把我那些金子全给买下,上午就给运走了。”麦小吉胡乱说道,反正金旺也打听不到去处。

“哦,多少钱转卖的?”金旺又问。

“原价!”

“嘿嘿,你也没赚啊。”

“还不是因为你,房屋租赁合同到期了,我忙的六神无主,只能先卖掉。”

“咱们交易的是黄金,没说房屋租赁这块,是不是?”金旺厚颜无耻地笑了。

“我朋友也很地道,说那些黄金纯度高,做工精美,可以拿走当成品。虽然是原价,但送我一些铜制品,当做是利息。”

“那也得卖一二百万吧?”

“没多少钱,就是赚个辛苦钱。”

金旺讪笑两声,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他坑蒙拐骗,一个月也赚不了这么多,麦小吉交了狗屎运,转手就赚一百多万。

卖铜饰品也赚钱,这让金旺大感意外,麦小吉忙着收款,没工夫和他闲聊。

临行时,金旺也想买个回去研究新的发财之路,最后被告知需得排队,只能怏怏离开。忙到顾不上吃饭,晚上十点闭店时,饰品卖出去一千九百多件,外面还有一百多人在排队。

麦小吉只负责收款,还累得直不起腰来,更不要说两个女孩子了。

计件付款,麦小吉给每人转了两万块钱,鼓励道:“加油,明天一天就干完了。”

“谢谢麦哥!”唐琳琳兴奋不已,这足足是她半年的收入,长这么大,得到的最大一笔报酬。

南宫月却一直皱眉头,埋怨道:“自从遇到你,我就觉得自己不务正业,心理诊所都要废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