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铁骨铮铮的岁月 > 第374章 母亲与儿子

第374章 母亲与儿子

铁骨铮铮的岁月 | 作者:橙子黄了| 更新时间:2019-02-02 12:5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出现这样的结果别说是医生,就是在做的所有人都从来没有想到过,一个个傻愣愣的看着医生,脸上尽是难以置信之色。w ?

    魏丹一把抢过检查单来,上上下下仔细的查看了检查的结果,双眼之内依然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真的是心脏有病?而且还是心房坏死,这明显是需要搭桥治疗的,不然病人可有生命危险。”

    这事情在座的人谁会不知道?

    可是众人现在震惊的不是程老的病,而是张峰。

    张峰竟然能够看得出来程老的病,这怎么可能?张峰怎么可能做得出来?

    所有人要是相信说张峰能够坚定出古董的价值的话,这没有人会不相信。

    可眼前的是,张峰竟然看出了程老有病,从头到尾,张峰连碰都没有碰到程老一下,怎么可能会知道程老的病情的?

    莫非是张峰真的成神了?

    所有人看着张峰的目光都完全变了,看着张峰似乎就像是看着一个神人一样。

    “你们都这样看着我干啥?难道我脸上有啥东西吗?”

    张峰也是一脸的茫然,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尴尬的看着众人。

    “神,实在是太神了,师父你实在是太牛逼了,我必须给你点三十二个赞啊!你是咋看出来的?你教教我呗?”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听得张峰也是一脸的迷茫,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

    不过现在既然真的查出程老有病来了,众人自然也不能这样袖手旁观,魏丹也开始着手准备给程老安排病床,抓紧时间给程老治疗。

    程颖自然也留在了医院,这一个不好就容易心梗死亡的病,程颖可不敢含糊。

    都安排完了一切,张峰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同时心中也是狂喜。

    经过这一次的事情,张峰算是肯定了,自己的异能是真的能够看出来一个人是不是有病的!

    这么突变的异能让张峰心里说不出的兴奋,恨不得现在就想将这个事情告诉所有人!

    可是张峰转眼之间也忍住了,毕竟这可是大事情,这对于张峰来说可是最大的秘密,要是真的传出去,那估计国家什么研究机构的就都找上自己了。 ◆

    “行了,就让程颖在这里看着,至于需要什么东西,直接和我说,魏丹,一定要保证程老的安全,绝对不能出现任何问题,知道了嘛?我们就先走了。”

    看到魏丹点头,张峰也就转身打算离开,却不想被马强给拉住了。

    张峰一愣,疑惑的看着马强,不知道马强又要干些什么。

    马强嘿嘿一笑,指了指值班室的方向,快的跑到了值班室。

    就马强的性格绝对是给点火就着的哪一种,张峰可真的害怕马强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

    想了想,张峰也急忙跟在后面和马强一起走进了医生的办公室。

    之前值班的医生还在办公室坐着,额头上全是汗水,低着头拿着茶杯,连头都不敢抬起来,哪里还有之前的嚣张。

    “嘿嘿,医生,这喝茶呢?咋样,味道是不是不错?要是不错的话,咱们就说说刚才我们打赌的事情?”

    噗!

    医生一口茶水直接喷了出来,汗水像是瀑布一样哗哗的流了下来,双腿一软,差点就从椅子上滑下来。

    刚才魏丹过来,检查结果出来之后,就抓紧时间准备住院做手术的事情,谁也没有理会医生一下。

    本以为这事情算是掀过去了,一看张峰的样子也不像是差几千块钱的人,医生心中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可医生也一样是害怕张峰真的来找自己的麻烦,三千块钱对张峰是狗屁不是了,可对于医生来说,那可是一个月的辛苦钱。

    这钱要是没了,自己怎么回去和自己老婆交代?

    想想医生都感觉到害怕,吓得也打算要离开医院。

    可现在这是医院值班,有一天擅离职守的话,一样是一个月工资不保,而且还会记大过,这一权衡利弊,就感觉到离开医院会更加的倒霉。◆.w ?

    无奈之下,医生只能坚持着不敢离开,心中千念万念的张峰可千万不要来,却没有想到现在马强还是来了。

    这一看到马强,医生的全身就开始冒汗,一想到马上就要拿出三千块钱来,想想医生的心都疼!

    “那个,那个,这位先生,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放心,患者那边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我一定会尽心尽力的办事!”

    “嘿嘿,医生,这件事情其实不用你管也没事,魏医生我们也都认识,有她在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这病人要是到了你的手里,我们可不放心啊!”

    “哪能,哪能,我是一个医生,怎么敢对不起病人呢,您放心,我绝对不会是这样...”

    “一个病人在有病的时候,还有心情打赌的医生,你也算是一个医生?”

    一道冰冷声音猛然从外面传出来,张峰的身影也大步走了进来。

    谁也没有想到张峰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吓得医生当即就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惊恐的看着张峰,双手胡乱的捏着,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张峰倒是一脸平静,看着医生,直接坐在了椅子上。

    本来张峰确实是不想找医生的麻烦的,就那么点钱,张峰真的看不上眼耳。

    况且一看医生就一个简单的员工而已,每天赚的都是辛苦钱,张峰也不想真的让医生出那么大的血。

    本以为张峰是不想找任何麻烦的,但是张峰怎么都没有想到医生会说出这样的话,这倒是让张峰非常的不开心。

    所以现在张峰必须要给这医生点教训,让医生知道知道,身为一个医生应该要做什么!

    医生心中害怕的可就是三千块钱的事情,眼珠子盯着张峰,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张开嘴,对着张峰笑了出来。

    “那个,张先生,之前的事情完全就是一个误会,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总以为装装大什么的,万万没有想到您是这样的高人,我错了,我知道错了,希望您能给我一个机会!”

    “怎么?现在知道错了?当初装的时候你咋说的?少说废话,拿钱来,不拿钱的话,就给我跪下!”

    马强在外面一直闯荡习惯了,对于任何事情都是用社会上的方法解决。

    这一听跪下,弄得医生更加尴尬,站在原地冷汗直流,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只能颤抖着站在原地,一脸无助的看着张峰。

    这里不管怎么说也是医院,当然不能用社会上的规矩来办事,这事情就算是说出去也不通。

    犹豫了一下,张峰伸手也拦住了马强,站起身来走到医生身边。

    医生一看张峰的样子就知道这事情是过去了,当即双眼便亮了起来,就差给张峰伸手作揖了。

    张峰转过头,看了看桌子的方向,伸手拿出一张纸和笔来,快的在上面写出了一大串的字,然后递给了医生。

    “这是什么?”

    医生疑惑的将纸接过去,这低头一看,双眼一番白,差点就昏厥过去。

    这上面写的根本不是别的东西,而是一张字据收条。

    而这字据收条更让医生无法接受,一共就两点,一呢是医生现在立刻掏钱,二呢就是这钱张峰暂时不要,不过要看医生的表现,如果医生以后再敷衍了事对待病人,就十倍惩罚。

    这根本就是不平等条约,换做是谁都没有办法接受啊!

    只是现在医生口袋里面别说没有那么多钱,就是拿出三百块钱都费劲。

    真的弄齐这钱给张峰?那要是被医生老婆知道,非得扒了他的皮不可!

    左想右想医生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做,站在原地站也不是退也不是。

    “怎么?不愿意给钱了是不是?行啊,要么你就签,要么你就跪下磕头说你错了,二选一,不为难你!”

    虽说现在是晚上,可是这里是市医院,外面的病人来来往往的还是很多的。

    一旦医生真的跪下,那以后医生还怎么活了?这对于医院的声誉也不好啊!

    医生现在肠子都已经悔青了,没事非要和张峰打什么赌?

    况且这个张峰到底是什么怪胎?怎么连病情用眼睛都能看出来?

    如果真的这样的话,要仪器有什么用?要科技还有什么用?干脆就用张峰的眼睛不就完事儿了?

    医生郁闷的也没处说去,看着手中的纸条,最后还是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同意了张峰的意见。

    张峰满意的点点头,把人逼的太死了也不好,这也不过是给医生一个小小的下马威而已。

    “对了,多注意你的嗓子,没事的时候少抽烟,你的肺子是真的不好。”

    说完,张峰便转过身,带着马强离开了办公室。

    医生在办公室里面都傻眼了。

    之前如果说张峰看出程老的病那是瞎蒙的话,那自己这么年轻,张峰是不能蒙对的才对。

    可今天医生还真的特意检查了一下,自己确实已经有了肺炎,而且就是因为自己抽烟抽得。

    千想万想,却没有想到这张峰竟然还真的看出来了,而且还说的根本没有一点错误,就这,可是医生怎么都没有想到的!

    “神人,真是神人啊,这家伙到底是谁,怎么会这么厉害?”

    这夸赞的话张峰是听不到了,他现在正开车前往缘宝斋的方向。

    今天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奇妙了,张峰根本不知道怎么和别人说,也只能自己一个人在被窝里面消化了。

    睡了一夜时间,张峰也算是冷静下来,总算是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了一些,起身来到了缘宝斋大厅。

    眼前这程老去了医院,缘宝斋还真的就只能张峰看着了,张峰也无奈的坐在椅子上看摊了。

    可偏偏事与愿违,张峰刚坐下没有十分钟,买东西的没来,倒是来了一个不之客。

    这个人之前张峰也算是见过,现在一搭眼自然也就认了出来,整个人也站起身来,双眼微眯,看向前方的身影。

    “不知道杨少主来我们小店有何贵干?”
    现在程老根本没有丝毫表现症状,整个人也很精神,看起来就像是没事儿人一样。w ?

    这也不是什么太着急的病情,张峰想了想也没有想过要麻烦魏丹,只想先简单的检查一下,看看自己的魔眼是不是真的有这样神奇的效果。

    如果真的有,张峰也算是知道自己眼睛进化到什么程度。

    可若是程老并没有毛病的话,这也就不用麻烦魏丹,弄到最后都不太好的画面。

    但张峰怎么都没有想到,现在这医生竟然这样的蛮横,那是根本没有一点要搭理自己的意思!

    。nbsp;★

    可看病的事情张峰怎么可能会?别说是一声,就是程颖等人对张峰的话都将信将疑。

    张峰心中其实也没有多少底,自己的魔眼确实很奇妙,可是这能够看出人的身体有什么病这种事情,张峰自己内心里都有点不敢相信。

    不过既然医生都这么说了,张峰心中怎么可能会忍下这口气,就是没把握,张峰这时候也得对自己的魔眼有信心。

    “我倒是不会看病,不过我就是感觉程老的心脏有些问题,你听程老的呼吸都有些不对劲,这很有可能就是心脏拐带的,你好好检查一下!”

    “呦呵,你还跑我这边来装什么专家了啊?还听呼吸?呼吸那是从肺子或者气管传出来的,你还真以为你有什么本事能看得出来呢?”

    旁边的人也点了点头,双眼无奈的看着张峰,示意张峰差不多就得了。

    可张峰却根本不为所动,依然坚持着程老的心脏有问题。

    医生笑的前仰后合,眼底尽是不屑之色,摇晃着手里的笔,眼珠转了转,心底出现了一个想法。

    “小子,你不是认为你很厉害吗?既然这样的话,我们玩一玩,不知道你敢不敢?”

    “玩?怎么玩?”

    玩了一天的麻将,医生正好还输了,这大晚上的,能有一个人让自己有机会赢过来,医生怎么愿意放过?

    本来赌博就是医生的爱好,现在好不容易遇到机会了,医生的心中也开始活跃起来。

    “这样,小子,别说我欺负你,你不是很有把握吗?我们来赌一下,我就赌你的这位病人心脏根本没有毛病,要说有毛病,也是肺子或者气管有点毛病,怎么样,敢不敢赌?”

    旁边的人听到医生的话,都有点着急了。

    之前程老在袁家去毁坏缘宝斋的时候,被袁家的人给打过。

    当时在医院的时候,魏丹就检查过程老的身体,说过程老的肺子被人重击,很容易就留下后遗症,要多注意身体。

    这现在医生说程老的肺子有病,那绝对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这绝对没有任何问题才对。

    张峰要是真的和医生赌的话,那岂不是真的要输死了?

    白落雪刚要去劝张峰,却没有想到被张峰直接给拦住了。

    “好,我答应你,赌就和你赌,你说说,赌注是什么?”

    在古玩界挣扎这么多年,张峰也算是见识过不少的画面了,其中关于到什么赌博的事情张峰也都见识过。

    虽说张峰非常的讨厌这种东西,但是现在医生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要是张峰退后的话,那张峰可就真的不用混了。

    “哈哈,如此甚好,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不要赌的太大,看你穿的人五人六的,应该也有点钱,这样吧,三千块钱,谁要是输了,谁就拿三千块钱吧!”

    这可是医生一个月的工资,这一次医生也打算玩的大一点,争取一次就赢出来,这过年的时候可就好过了。

    “好,我答应你!”

    张峰话刚刚说完,马强也跟着跑了回来,手里拿着缴费单子交给了医生。

    有了赌注,医生算是有了激情了,屁颠屁颠的接过缴费单子,紧接着就带着程老去检查了。

    这么点钱,对于张峰来说根本没有关系,他现在最想知道自己的异能到底能不能检测出病情来才是真的。

    看着程老被医生带进检查室之后,张峰等人站在外面等待着。

    “张峰,你这是不是有点太冲动了?这看病的事情和我们也没有关系啊?我们就这么...”

    “哎呀,你说啥呢?这是我师父,我师父说行就一定行!”

    “拉倒吧,别的我还能够相信,可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是说行就行的?张峰虽然是很厉害,可是那是在鉴宝方面,不是在看病方面,你真的以为张峰是神?”

    白落雪也希望张峰是全能的,可退回来说,世界上根本没有完美的人。

    能够在古玩界得到这么大的造诣,这已经足够让白落雪为张峰骄傲了。

    当初白老提携张峰,让张峰学到了很多的知识,也算是张峰一辈子的恩人。

    白落雪现在是张峰的女人,张峰所有的得失也都和白落雪挂钩的。

    自己的男人能越来越好,白落雪自然是高兴。

    可是随着现在张峰能力越来越强,在华市的地位越来越高,就连罗家这样的隐世大家族都被张峰直接给干掉,那个时候开始,白落雪没有丝毫的高兴,反而是担忧起来。

    人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会骄傲自满,狂妄自大,觉得自己在一方面有造诣了,而在其他所有的方面上自己都行了。

    这才是白落雪最担心的地方,现在张峰敢说自己看病了,这样痴人说梦的事情都敢说,以后指不定会做出什么样的错事来呢!

    思前想后,白落雪还是决定这个时候打击张峰一下好,以免张峰有了更大的错误。

    被白落雪这么一说,连马强都有点无言以对,不知道应该如何反驳了。

    张峰在一旁也一直未曾说话,也没有反驳白落雪。

    毕竟这在房间睡了一天觉,出来突然就说自己能看出别人的病来,这让白落雪等人怎么可能接受?

    张峰笑了笑,也没有和白落雪反驳,转头看向了检查室的方向。

    医生和程老没有几分钟也从里面走了出来。

    一出来,医生就腆着肚子,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行了,等着吧,马上就有结果了,还有啊,三千块钱准备好了,别给我假钱啊,哈哈!”

    医生脸上带着畅快的笑意,大步走进了值班室。

    张峰带着程老等人也回到了值班室的方向,坐在值班室等待着结果。

    “怎么回事?生什么事情了?”

    张峰刚刚进来,魏丹也从外面跑了进来。

    魏丹今天确实不是值班的,早早就回家休息去了。

    可刚刚睡觉,刘晓茹就打来电话,说在医院里面。

    魏丹一听,哪里还能睡得着,生怕是有什么意外,着急忙慌的赶了过来。

    既然魏丹来了,张峰也没有丝毫的做作,将情况简单的和魏丹说了一下。

    “你说你看出程老的心脏有问题了?这个绝对不可能才对,我之前已经给程老检查过,程老是没有丝毫心脏的问题的。”

    要是魏丹不说这句话,或许白落雪等人也不能说些什么。

    可现在连白落雪都这么说了,众人对张峰的信心也瞬间降低了。

    医生听到魏丹的话,不由更加的兴奋了,看着张峰的脸上满是鄙夷之色,一副你一个愣头青装什么大瓣蒜的样子。

    “哈哈,看来这一次我是赢定了,来吧,掏钱吧!”

    “结果都还没有出来呢,这么着急干啥?钱绝对不会差你的,但是前提是你要赢才行啊!”

    “赢定了?这是什么意思?”

    魏丹根本不知道赌博的事情,哪里能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急忙问了起来。

    等问明白了所有的事情之后,魏丹也无奈的看向了张峰。

    “嘿嘿,魏医生,这事情你应该管不着了吧?人家主动给我送钱来,我也不能不要不是?天底下还有这样的傻子,敢和医生赌看病的事情,想想都可笑!哈哈!”

    医生越想越高兴,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大,看着张峰的眼神满是不屑和鄙夷。

    “出来了,结果出来了!”

    终于,外面传来一道叫声,医生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猛地窜起来,直接跑到了办公室外面,将检查结果给拿了出来。

    “哈哈,铁证如山,现在证据就在这里了,我也不怕给你们念念,患者,程龙,八十七岁,患者病症,左上心房处有明显坏死,心脏有隐患,需要立刻治...这...这怎么可能!?”
    既然华市的市场是交给于小天的,张峰合作的就是于小天,应该不会接触到于家的家主于浦和。w ?

    也没有废话,张峰谢了一声,伸手就将血玉观音拿过来抓在手里,和于小天我了握手,转身离开了厂房。

    赖w ?

    张峰倒在了床上,可那血玉观音丝毫没有要放弃的意思,反而是悬浮在半空中,和张峰的右眼依然保持着上下的关系。

    张峰现在想闭上眼睛都困难,右眼里面泪流成河,床单都被弄湿,本来漆黑的眸子此时也变成了血红色,看起来煞是诡异。

    这情况张峰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这一次的异能吸收怎么会这样的疼痛?

    深吸一口气,张峰还是强忍住这剧烈的疼痛,双拳紧握,床单都险些被张峰抓破。

    “这张峰到底是干啥呢?自己一个人跑到内堂干啥去了?这都快一天的时间了,还不出来!”

    刚刚忙完的程老等人终于有机会坐在椅子上休息一下,看着内堂倒是一脸的疑惑。

    从张峰回到缘宝斋到晚上,这都已经一天的时间。

    可张峰就一直躲在内堂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而且张峰之前还特意交代过谁也不能去打扰,弄得众人是一头雾水却又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叫张峰,这也只能无奈的坐在椅子上干着急。

    “哎,我这师父,整天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都在干啥,这今天白天就不知道去啥地方了,我问了赖八,这家伙还不说,弄得我现在也抓心挠肝的!”

    这一段时间缘宝斋出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加上现在马家还有危机,弄得马强也没有什么心思留在分店,一关门就跑到缘宝斋来。

    红色的光芒还在内堂里面闪耀,张峰的右眼也从红色渐渐变成了白色,最后完全变成了黑色,也平时的眼睛没有丝毫的区别。

    血玉观音上面的红色光芒也终于消失不见,而本来的血玉也变成了洁白色,再也没有一点点红色的光芒。

    “恩...”

    前所未有的舒畅从张峰的脑中传出来,只让张峰全身上下都有一种解放的感觉,舒服的张峰忍不住**出来。

    一天的时间,张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全身上下的汗水已经将整个床都湿透,一股浓烈的汗臭味从张峰的身上飘了出来。

    不过张峰现在也没有时间理会自己的卫生问题,一起来,张峰就看向了前方,想要仔仔细细的感受一下这右眼的进化程度。

    不管是鉴定宝物和透视眼,张峰都没有感觉到什么明确的变化,可是张峰在看自己的身体的时候,却突然有一种另外的感觉。

    什么感觉?张峰自己都说不清楚,只是他看着自己的手臂的时候,却能够感觉出自己的身体像是虚化了一般,里面的血管和肌肉自己都看的清清楚楚,就连那黑色的筋自己都能够看得见!

    这变化倒是让张峰有些迷茫了,这自己的异能算是怎么回事?

    从张峰有了这异能开始,张峰得到的异能都和鉴宝有关,不管是鉴定还是透视,这两方面都和鉴宝有直接的关系。

    可这现在突然出现的这种能够看穿自己身体脉络的异能,这算是什么意思?

    张峰研究了半天也没有研究明白,干脆也就不再多想,抓住血玉观音便走出了内堂。

    都已经十点多,众人总算是看到张峰走了出来,都纷纷站起身来,想要询问张峰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之前张峰也怀疑过,既然自己拥有这样的异能,这就绝对不是偶然。

    会不会在世界上还有其他人也像是自己一样,拥有和自己一样的异能,或者是比自己还要厉害?

    各种各样的想法在张峰的脑海中不断的闪烁,可眼前没有生过的事情,张峰也不能过于杞人忧天。

    但自己有魔眼的事情绝对是自己最大的秘密,虽说眼前的人都是自己的至亲,绝对信得过,可这种事情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随便的找了一个借口,说自己累了想要休息一会儿之后,张峰便成功的将话题岔开。

    “程老,有件事情我想要和您商量一下,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过于家?是一个摸金....恩?”

    张峰的话说到一半,突然就停了下来,一双眼睛从上面瞄到下面,眼底尽是震惊之色。

    于小天的事情张峰必须要和程老说,毕竟现在程老可是缘宝斋的主要负责人,所有事情都要经过程老的手。

    而且程老在外面闯荡的时间要比张峰长的多的多得多,若是程老能够知道于家的事情,那么张峰也能从程老的嘴里得到于家的信息,多多了解于家。

    可张峰的话还没有说完,张峰却突然看到了奇异的一幕。

    张峰的右眼一眼就看穿了程老的身体,程老全身的血管和肌肉像是被解剖开一样呈现在张峰的面前。

    最主要的是,张峰看到了程老心脏上面的位置有一处黑色的痕迹,那里面已经堆满了鲜血,而且还在不断的拥堵着。

    对医学的事情张峰懂得的不多,但是在大学的时候张峰也曾经去医学院那边偷偷听过课,也知道一些简单的东西。

    心脏周围出现这样拥堵,明显就说明心房位置可能出现坏死,要是不及时救治的话,一定会有生命危险!

    “张峰,你刚才说啥?咋还说了一半就不说了?”

    众人被张峰的举动弄得也是满头雾水,不由疑惑的看着张峰。

    张峰深吸一口气,猛地站起身来,抓住程老的手臂。

    “程老,你现在要和我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身体!”

    “检查身体?张峰,你在这说啥呢?我不是刚刚从医院回来?我都已经好了,你就不用担心了!”

    “不行,你必须要去,尤其是你心脏的位置,快点去看看!”

    别说程老被张峰弄懵了,就连旁边的程颖等人都没有明白张峰到底是要干什么。

    张峰也来不及和众人解释,硬是拉着程老就直奔医院而去。

    众人哪里还敢废话,张峰都走了,众人也都急忙开车跟上,一起前往了医院。

    不过现在已经是晚上,医院里面剩下的也只有值班大夫,听到张峰说要检查程老的心脏,大夫的脸上便出现了一抹不耐。

    “下班了,要检查的话明天再来,现在填什么乱,我还要睡觉呢!”
    这些大汉都是于小天手下,向来以于小天的话言听计从。w ?

    张峰在一旁一直未曾言语,不过眼睛却从没有离开过于小天。

    于小天说话稳重淡定,不管说出那句话都没有丝毫夸大或者装的成分。

    也就是说,于小天要真的说打死,那就是真的打死,出什么事情于小天也有足够的能力去摆平。

    如果于家没有一定的家底的话,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张峰对于小天越来越坚信,对于于小天的兴趣也越来越大。

    一个摸金家族,能够来到华市,显然距离华市也不会太远。

    可罗家在全国都横行了这么多年,于家竟然还能成长起来,还能够展到这么大,看来这个于家还真的不是省油的灯!

    越不是省油的灯张峰越喜欢,嘴角也划出一道笑容来。

    “动手!”

    于小天也不愿意废话,挥了挥手,转头就向着后面的沙走去。

    竟然敢怀疑他们于家的震家之宝是假的,就冲这一点侮辱,于小天就绝对不会原谅张峰和赖 ?

    坐在原地,于小天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没错,从离开家到这里,于小天可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一向是被父亲视为眼中珍宝的三间古董现在就这样随便被带出来了,可自己的父亲到现在为止可根本就没有问过这古董的事情。

    这情况可有点太奇怪了,现在想想还真有点不像是他于小天父亲的性格。

    于家这么多年的累积,究竟有多少钱就连于小天都没有数,反正怎么花也花不完就是,根本不可能会着急到要买了这三件好不容易看上的宝贝。

    按照于小天的计划也就是将这三件宝贝拿出来作为敲门砖,证明他们于家是有好东西的,用来开拓市场用的而已。

    等到在华市稳定下来,于小天也会第一时间将古董送回到他父亲手中。

    这么贵重的东西从押运到送回去,这可都是存在风险的。

    可于小天现在才真的意识到,他父亲还真的就没有问过。

    这情况真的太反常了,于小天越想越不对,也越来越觉得张峰的簧系穆厶衬愕恼掌械氖牵恢滥愠ど堆吭趺醇倜埃课蚁胂攵季醯每尚Γ br />
    别说赖八,就连张峰都觉得可笑。

    扪心自问张峰可没有觉得自己是什么名人,这不管是模仿还是假冒,那可都是要模仿名人的。

    于小天要这么说,那张峰还真的就已经成为一个名人了?

    苦笑一声,张峰摇摇头也没有说话。

    耽误的时间不长,不一会儿于小天的声音就从厂房里面传出来,让张峰和赖八进去。

    两个人走进去之后,就看到于小天站在沙前面,茶几上已经倒了两杯茶水。

    “张峰,赖八,我为我刚才的事情向你们道歉,你们说的没错,这件事情是我错了。”

    说完,于小天便端起两杯茶来,直接走到张峰和赖八面前,递给他们二人。

    不用低头看,张峰都能感觉到这两杯茶水的热度,显然里面都是刚刚烧开的开水。

    茶海的杯子本来就非常的轻薄,这样捏着,那热度可想而知。

    可于小天就像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一样,真诚的看着张峰和赖八,双手连一点颤抖都没有。

    这样的魄力可不是一般人所拥有的,张峰的心中都暗暗佩服于小天。

    这个家伙,日后绝对也是一个大人物!

    “于少主说远了,能够证明这古董没有问题就好,不然真的被人掉包,这可就是巨大的损失!”

    说完,张峰接过茶水来,想也不想,张嘴一饮而尽,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赖八见张峰都喝了,也伸手接过茶水来。

    可还没有喝,赖八就直接将茶水连带着茶杯都扔到了地上。

    “我靠,这么热,烫死我了,这根本连拿都拿不了,张峰你是咋喝下去的?”

    说完这句话,赖八也突然反应过来了。

    于小天忍着热度拿着茶杯,张峰忍着茶水的热度喝下了茶水。

    这看似没有什么,可却已经体现出于小天和张峰的为人。

    只有这样的人,才是成大事的人!

    赖八自问也算是不赖,可眼前和张峰于小天相比,赖八竟然觉得自己自然而然的就矮了一截,和他们根本就不再一个档次上!

    “张先生的眼睛果然毒辣,不过五分钟时间就能够将这三件古董尽皆鉴定出来,不愧是华市鼎鼎有名的正眼,我于小天服了!”

    这结果算是张峰意外不到的了,能够让于小天低头,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情。

    不过现在张峰做到了,于小天是真的从心里向外的佩服张峰,对张峰充满了崇拜。

    既然都已经成为了朋友,张峰也就没有当即离开,和于小天开始闲聊起来。

    这样一闲聊,于小天也就自然而然的说出了于家的事情来。

    原来,于家还真的就距离华市不远,距离华市只有一个市的距离。

    于家是属于海市的一个摸金家族,平常非常低调,也属于隐世家族之一,外面的人鲜有人知道海市还有于家这么一个家族。

    于家崛起的时候也正是罗家崛起的时候,那时候拼的根本就不是技术和头脑,完全凭借的就是人吃人。

    谁足够厉害,就有资格在摸金界分一杯羹。

    当初于小天的父亲于浦和生生在罗家的嘴里分出了一杯羹,允许于家也可以进行适当的摸金。

    随着于家越来越大,现在于家也成为了一个屈一指的巨大家族,在摸金界之内,地位除了罗家之外就是于家。

    可别说于小天,就是于浦和都没有想到罗家竟然会被张峰生生的灭掉,直接除掉了于家的心腹大患,让于家一跃成为了现在摸金界的第一家族了。

    而于浦和也具有商业头脑,当即就选择在华市落脚,派遣了自己唯一的独生儿子这华市了。

    张峰在一边听着,基本上也听得清清楚楚。

    闹了半天,现在这于家竟然已经是古玩界的巨鳄了。

    “于小天,现在你们于家到底都在什么地方摸金?覆盖的范围广不广?”

    “没有了罗家,我们于家一家独大,自然是什么地方都可以摸金,范围你说广不广,不过张峰你没事问这个干啥?难道你想要摸金?那样的话我给你找一个好老师带着你!”

    “哈哈,这种事情还是不适合我,我还是老老实实的看着我的摊子比较好!”

    虽说现在有巨大的死对头压制这张峰,可和流连在外连住的地方都没有的人相比,张峰现在赚的钱足够他花上一辈子。

    不是为了那么多的疑问和谜团没有解开,还有很多人的为了这件事情无辜的受到牵连,张峰现在真不想在管理这么多的事情,直接做一个甩手掌柜,和自己的女人游山玩水。

    所以张峰现在可不愿意往自己的身上多揽一点点事情。

    “哈哈,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也就不强求,不过有一件事情我想要和张峰你谈谈,关于生意的事情。”

    “请说。”

    “张峰,我想过了,现在我们于家刚刚来到华市,想要开拓市场非常的困难,所以我们现在想要找一个合作伙伴一起来做,只是我一个人都不认识,这事情恐怕...”

    “于小天,有啥话你就直接说吧,到底需要我们做什么!”

    张峰心中早就已经狂喜,这于小天说的话不就是自己今天来的目的!

    如果于小天真的有这样心思的话,那后面的事情就都好办了。

    一旦要是于家和张峰合作,那张峰可就是如鱼得水,瞬间就成为了华市最为有名的古董店。

    而且最主要的是,有了于家,日后张峰想要成立博物馆,岂不是也可以直接垄断了所有!

    到那个时候,不管是三大家族还是什么利益集团,岂不是都要在张峰面前老老实实的跪下?
差不多同一时间,童小根家里。

后屋。

“我觉得爸爸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你不能不送医院了。”童昱阴郁地盯着母亲。

“昱儿,这事你当心什么?你爸爸休息几天就会好的。这不才过了几天吗?”杨爱秀的眼光闪烁不定。

“我觉得你是存心不想送爸爸去医院!”

“你怎么会这么想?我还不想送你爸爸去医院?进医院是要钱的!我们家有钱吗?”

“钱钱钱,钱没有不可以想办法借吗?爸爸再不送医院就会死。你是不是巴不得爸爸死?”

“你——”

“就是为了和蒋孝才私会?你为了私会就巴不得爸爸死,妈妈你真要这么歹毒吗?”童昱近乎咆哮。

“昱儿,”杨爱秀伸手捂住童昱的嘴,“你胡说什么?什么私会?我怎么会巴不得你爸爸死?我还没想过要借钱吗?你上次住院欠程老师的钱都不知道哪一年能还?”

童昱用力推开母亲的手,“你可能还不知道那一次我为什么要爬上大队部的枣树吧?因为枣树上可以看见蒋孝才办公室里的情况。”

“童昱!”杨爱秀惊恐不已。

“这次你深更半夜出去也绝不是上什么厕所。你就是去会蒋孝才。妈妈,你真要这么执迷不悟吗?”

“……”杨爱秀呆住。

“妈妈,你不知道,打上次住院回来,我每一天都活在痛苦中。我每天都在祈求你和爸爸的关系好起来。可是你们非但没有缓和关系,反而越来越糟糕。是你有什么东西捏在那个人手里对吗?是他总是拿这个东西威胁你你才迫不得已去的对吗?一定是这样。因为我不相信我的妈妈会在没有任何压迫的情况下做出这种事情来。妈妈你告诉我是这样,好吗?”童昱双眼通红,眼里充满了期待。

“……”杨爱秀不敢直视自己的儿子。

“是不敢说吗?妈妈你放心,我现在很多时候都有一股冲动拿一把刀去把他捅了,可每次我都劝服了自己。我不会。妈妈你放心,我不会傻。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读书,把书读出来,我再来找他算账。”

“根本不是这样!”杨爱秀道,“我们大人之间的事你就别管了。”

“不是这样?怎么会不是这样?”童昱仿似自言自语,“妈妈你一定是在骗我。”

“真的不是这样。快要上学了,你准备一下,好去上学。”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童昱突然很激动地抓住母亲的双臂,“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真有这么歹毒吗?”

“我都说了这是我们大人的事,你别管。你管好你的书就可以了。”

“我爸爸都要死了,我还读什么书?”童昱放开母亲的双臂,近乎吼叫起来。“我只问你,你送不送爸爸去医院?”

“没有钱,我们怎么送?”杨爱秀也提高了分贝。

“就是说你不管,对不?行,那我管!”说着,童昱迈步往堂前走去。

“你要去哪里,昱儿?”

“我爸爸的死都不管,你管我去哪里?”童昱头也不回。

……

杨爱秀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

愧对儿子是肯定的。但真像儿子说的那么歹毒,她杨爱秀绝不是。

那个晚上一棒槌将童小根敲昏过去,绝对是迫不得已。

如果不给童小根一下,照童小根不依不饶的样子,邻里邻居的就全都知道她的“丑行”了,那她在邻里邻居面前哪还能抬起头说话?

只是她没有想到这一下子会让童小根这么多天都昏昏沉沉,意识模糊,而且还越来越严重。最初一两天你喂他一点米汤他还知道张开嘴,知道吞咽,这两天这种意识都越来越弱了。

杨爱秀心里那个纠结,惶恐,和无措。她每时每刻都在祈祷童小根醒过来。她不是没有想到送童小根去医院。但确实像她跟儿子说的,进医院要钱,她筹不出这一笔钱来。

上次童昱住院向程垂范借的钱,也的确一分未还。

亲戚朋友挨个的想过去,没有哪一个有钱借给她的。就算有个别的有钱借,她都怕借。

这一借钱,事情就会被兜出来呀。

农村小女人她就有这种小九九。最为悲哀的是,这也是人类固有的悲哀,每个人都会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对杨爱秀来说,就是她幻想童小根会慢慢好起来,哪怕明明看上去童小根已经越来越严重了。

这就好比一个癌症患者,不到最后,他都不会绝望,死心,都还在想,我明天应该就要好了吧。或者家人提到某个日子要搞什么活动,他会说,到那个时候我的病还不好。言下之意,他还想参加那一项活动。

见儿子头也不回走出家门,杨爱秀一时束手无措,很想冲上前拖住儿子问他要去哪里,又怕儿子喊叫引起邻里邻居的注意,所以只能悄悄地远远地跟在后面。

她怕儿子冲去大队部。如果儿子冲去住院部,她怎么样都要上前去拖儿子了。好在儿子过了大队部,走上了去学校的路,她悬着的心才落了地。

……

童昱要去的确实是学校,但不是去上学,而是找程垂范。

眼见得父亲再不送医院就会撒手尘寰,童昱已经顾不得脸面,他唯一一个信念是,程垂范程老师会帮他,也能够帮他。

他绝不能眼睁睁看着父亲就这么死去。一是从此没有了父亲,二是他要挽救母亲的过错。如果父亲死了,他母亲就是罪魁祸首,他很有可能由此成为孤儿。

“你说什么?你父亲已经昏迷了好几天了?”程垂范从教室里走出来,对在教室外和他招呼的童昱道。

不知为何,看见程垂范这么着急的神情,童昱的眼泪就情不自禁地流。

“怎么不送医院?”这话一出口,程垂范便知道不该说了。因为他即刻猜出了原因。自然是钱的问题。所以他马上道:“走,你带我去看看。”

进教室和坐在教室后面办公的武良与黄玉兰打了招呼,程垂范便用摩托车带着童昱到了童小根的家里。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