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最强狂兵 > 第1663章 联手!

第1663章 联手!

最强狂兵 | 作者:烈焰滔滔| 更新时间:2019-02-02 12:1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十多亿异形组成的“能量网络”,哪怕所有异形只是持续地“共享”自己很少的能量。

    当这些能量通过“能量网络”集中到“初代异形皇后”身上时,哪怕再蠢笨的脑子也都能想象得出,那该是怎样的恐怖。

    这样恐怖的能量,当“初代异形皇后”在“稳压”一样的调节后输出到“异球异形”身上时,从出现没有停止过一刻跳跃的“石碑”被困住了。

    而这一次,当“初代异形皇后”放弃了对“石碑”的控制,在它将这些恐怖的能量以能量光球的形式不停地喷吐出去后,那情形只能用末日来形容。

    笼罩了“初代异形皇后”的淡蓝色能量电弧,当它停止了对“异球异形”的能量输出后,这些能量电弧暴涨起来。

    瞬间膨胀了数十倍的能量电弧,在剧烈的游离间变成了一颗颗能量光球,随后它们就像是被战舰主炮驱动一样,猛烈地飚射而出涌向了第一波虫潮当中。

    距离本来就不远,况且那些虫子也在疾飞冲撞过来。

    连续不断飚射出去的能量光球,几乎就是刹那间冲进了虫潮当中。

    猛烈的爆炸,将漆黑的河系星际介质区域映得一片诡蓝。

    距离爆炸点中心最近的巨虫,直接就像是核弹爆炸中心点的雪人,瞬间消融。

    而距离爆炸点中心较远的虫子,它们在恐怖的能量潮汐当中也直接被撕成了碎片。

    只是一波数千能量光球的攻击,就将上百万的虫潮彻底击溃了。

    溃不成军的虫潮,最多也只剩下了几万的虫子。

    即便如此,它们仍旧没有停止。

    仿佛对发生的一切视若无睹,它们坚定地继续向前冲击着。

    就在这时,“虚空异兽”再一次见识到了“初代异形皇后”那仿佛无所不能的能力。

    停止了能量光球的凝聚和攻击,从“初代异形皇后”身上,一道道游离的电弧在跳跃中延展出去,飞进了凝结成了“能量网络”一部分的少量异形身上。

    敏感的“虚空异兽”在这个刹那间,就明白了“初代异形皇后”的意图。

    它凝聚的能量光球,威力太恐怖了。

    现在,那些虫子几乎已经就要涌进异形结成的“能量网络”集阵当中,如果皇后继续选择刚才那样的攻击,那么一定会杀死和重创更多的异形。

    如果让它们冲撞进了“能量网络”当中,哪怕只有数万的虫子,也必定会影响“能量网络”的稳定结构。

    所以,“初代异形皇后”选择了“灵炮异形”,选择了让更多的“灵炮异形”狙击残余的虫子。

    当然,“灵炮异形”本身的能量炮弹攻击,绝对很难秒杀这些虫子。

    不过有“初代异形皇后”在,这一切不再是问题。

    它只需要在“稳压”后,将“灵炮异形”可以承受的极限的能量传输给它们。

    这样一来,“灵炮异形”就像是在瞬间进化一样,它们的能量炮弹威力何止提升数倍这么简单。

    果不其然,跟“虚空异兽”预料中一样,当“初代异形皇后”身上跳动的能量电弧击中那些“灵炮异形”时,后者的身躯在微微的膨胀中,一颗颗被淡蓝色能量电弧包裹的墨绿色能量炮弹喷吐而出。

    无论是“初代异形皇后”提早下达了命令,又或者“灵炮异形”先知先觉。

    早已经锁定了那些只是蛮横向前并没有多余飞行花巧的虫子,所有的“灵炮异形”哪怕只是移动的金属炮台,根本不需要做任何计算和预判,只需要喷吐出能量炮弹就可以了。

    它们只是一轮齐射,残忍的虫子就被全灭了。

    而从“异球异形”最开始脱离“能量网络”到所有虫子团灭,时间仅仅只是过去了两秒。

    两秒时间,相当于一台超级智脑的“初代异形皇后”,通过它强悍的能力团灭了第一波入侵的虫子。

    从头至尾清楚看到了这一切的“虚空异兽”,深入骨髓的恐惧早就不翼而飞了。

    兴奋起来的它,在狂暴的引力消失后却也是到了“虫洞”的边缘。

    几乎就是在它到达的同时,宛如万花筒一样的“虫洞”当中,又一片阴影迅速地蔓延了过来。

    这一切,无论“虚空异兽”或者其它任何一只异形,显然都是早就猜到的了。

    “虫洞”,不可能只输送一波上百万的虫子过来。

    只是这一次,“虚空异兽”不再恐惧。

    相反,它的内心中充满了激动。

    “开始。”

    它很激动,“初代异形皇后”精神交流中的语气却依旧那么平静或者说冷漠。

    “明白。”

    毫不犹豫地回应了“初代异形皇后”一声,“虚空异兽”再一次毫无保留地调动了自己全部的能量。

    那无形的能量从它的身躯激涌而出,迅速地以空间为载体,在“虚空异兽”精准的操控下蔓延开来。

    没有靠近“虫洞”,也没有接近异形大军结成的“能量网络”。

    能量只是以“虫洞”为中心,迅速地游走了一圈,而后开始了恒定的围绕“虫洞”旋转。

    原本,“虫洞”边缘甚至更远一些的空间区域都在急剧地震荡着。

    只是,当“虚空异兽”的能量围绕着“虫洞”开始旋转时,那里的空间突然停止了震荡,就像是波涛涌动的浪潮突然结成了坚冰。

    “其实我可以尝试一下毁灭这个虫洞。”

    这句话,在“虚空异兽”的脑海中闪现了一下,只不过它还是没有说出来。

    它能想到的,“初代异形皇后”又怎么会忽略。

    而皇后最终选择让它这么做,显然有自己的道理。

    “快点动手啊?”

    接下来的几秒,对“虚空异兽”来说简直就是“度秒如年”。

    “虫洞”中涌动的阴影已经冒出了头,看着那些身躯很小但从头到尾都透露着暴戾和残忍的虫子,激动和兴奋瞬间消失,“虚空异兽”再一次控制不住恐惧起来。

    它比异形大军离“虫洞”更近,“虚空异兽”毫不怀疑异形大军如果再没有任何动作,那么自己绝对会是第一个被攻击的对象。

    就像刚才一样,异形或者说“初代异形皇后”并没有让“虚空异兽”失望。

    就在“虫洞”中刚刚涌出来的虫潮试图扑向“虚空异兽”时,一道比天柱还要粗壮的光柱出现了。

    带着毁灭意味的光柱,刺破了虚无的空间,以极其霸道的姿态狠狠地轰进了“虫洞”当中。
    空间,在急剧地震荡。

    如果把虚无的空间比作星球表面,那么这样的震荡完全就是恐怖的十二级地震。

    震荡的空间中,缓慢旋转漩涡在迅速地扩大。

    “虫洞”的形成,显然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了。

    比谁都清楚这一点,“虚空异兽”又气又急。

    它不能理解,为什么目标物无法抵挡恐怖的引力作用,最终被困住,但它上面的虫子又怎么做到无视了引力,直接打开了“虫洞”。

    引力的牵引力量,很强大。

    但是,在这样的牵引下,“虚空异兽”的移动速度比起它自己自如的瞬移转移,完全就是在蜗行。

    明白不能再等下去了,“虚空异兽”只能硬着头皮发动了自己的空间能力。

    强大的能量波动,以它的身躯为中心,迅速地向前涌去。

    在能量的涌动中,虚无的空间中荡起了一道道向前递荡的涟漪波纹。

    不过瞬间,涟漪波纹就变成了无形的巨浪,朝着远处的“虫洞”涌了过去。

    正常的情况下,毫无保留的“虚空异兽”绝对相信,自己这样的干扰一定会阻止这一切。

    它不敢说自己这样做能马上关闭“虫洞”,但在这样的干扰下,“虫洞”铁定会变得动荡起来,变得极不稳定。

    一个震荡且极度不稳定的“虫洞”,那就不是连通了遥远距离的空间通道了,而是一个“绞肉机”。

    “虫洞”中无处不在的恐怖的空间乱流,无论是金属或者更多的生物躯体,都一定会被绞得粉碎。

    毫无保留的输出,“虚空异兽”随后精神感官牢牢锁定涌动的空间巨浪,一路向前。

    然而,事实再一次让它失望——通体透凉的失望。

    涌动的空间巨浪,在引力的作用下,它们从坚定的前行变成了脱缰的野马,甚至还没有靠近异形结成的“能量网络”大阵,便分散开来混乱地前涌着。

    最终,在最短的时间内接近了异形“能量网络”后,空间巨浪已经变成了一朵朵无关紧要的浪花,彻底消散在了虚无的空间当中。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马上靠近虫洞。”

    “关闭,已经来不及了。”

    “我需要你以虫洞为中心,禁锢那一片空间,你能做到吗?”

    心寒如冰的“虚空异兽”还是没有放弃,当它尽可能加快速度想要靠近过去时,“初代异形皇后”的声音在它脑海中响了起来。

    “我尽量。”

    “虚空异兽”毫不犹豫地应道。

    “不是尽量,是必须。”

    “初代异形皇后”漠然再次说道。

    咬了咬牙,“虚空异兽”硬着头皮说道:“好!”

    它不知道“初代异形皇后”想做什么,但是,从皇后精神交流的语气当中,它明显听了出来,皇后还很镇定,非常的镇定。

    引力的作用,终究还是牵引着“虚空异兽”向前。

    虽然,引力干扰了它的能力,无法在这片区域当中瞬移。

    但是,“虚空异兽”很快就找到了更好的办法。

    空间涟漪再一次出现,而且在急涌中就变成了巨浪。

    这一次,“虚空异兽”仿佛也成了巨浪中的一部分,伴随着它们的急速的涌动急速向前。

    内心深处,为自己的急智泛起了一阵自得。

    只不过刹那间,这种自得就变成了恐惧——深入骨髓的恐惧。

    急剧震荡的虚空中,急速旋转下来的“虫洞”里面,一大片阴影迅速地蔓延了出来。

    它们就像是来自地狱深处的恶魔,涌动着恐怖的气息,带着凶残的气焰急涌而出。

    庞大的身躯,坚硬的骨甲。

    不知多少只恐怖的虫子,它们就像是科技的金属巨舰一样,潮水似的从“虫洞”当中涌了出来。

    清一色的同一种类,这些虫子的身躯堪比“巨树异形”的主躯干大小。

    扁平的颅骨上,长着一根相对粗而短的锐角。

    而在它们扁平的巨吻两边,两根几乎比它们脑袋还要长得多的巨齿斜斜探了出来。

    粗壮的身躯,完全就像是精铁浇涛而成,哪怕已经见识习惯了异形坚硬而强壮的身躯,在看到这些虫子的瞬间,“虚空异兽”仍旧感觉到了深入骨髓的恐惧。

    近战,从来不是它的强项。

    “虚空异兽”的战斗,从来就是战舰一样的风格——将所有敌人远程消灭。

    如果让这些虫子近身,“虚空异兽”甚至可以想象得出,自己被它们残忍地撕成碎片的情景。

    虽然恐惧,却不是畏怯。

    “虚空异兽”,本来是一个独居性的星空异兽文明。

    但是,它自从出生以来就一直和异形待在一起。

    哪怕,它眼睁睁看着“残虚”被“初代异形皇后”杀死。

    曾经的“废虚”,如今的“虚空异兽”很清楚,无论它已经死亡的“兄弟”,又或者它自己,它们彼此之间从来没有把对方当成“亲人”来看待。

    对现在已经为自己正名的“虚空异兽”而言,异形或者说明显一直在偏袒它的“初代异形皇后”,它们才更像是自己的亲人。

    抵抗着精神攻击似的恐惧,“虚空异兽”仍旧在坚定地向前。

    至少上百万完全一样的巨型虫子,这时已经从“虫洞”中涌了出来。

    它们就像异形一样果断,在出现的瞬间,根本无视了数量不在一个层面的异形大军,却是直接加速冲撞了过来。

    “虫洞”,本来就在异形结成的“能量网络”集阵下方,距离并不远。

    也就是说,在这些虫子根本不需要多长时间,就能横冲直撞飞进异形结成的“能量网络”集阵当中。

    而就在这时,异变陡生。

    首先,一直在固定点旋转的“异球异形”突然有了动作。

    超速旋转着的它,猛地飞了出去撞在了“石碑”表面,并且在它自身引力的作用下直接粘在了“石碑”的表面。

    几乎就在它完成这个动作的瞬间,一直在震颤着的“石碑”消失了——失去了狂暴的引力的牵引、控制的它,再一次开始了自己古怪的跳跃。

    狂暴的引力不仅源于“异球异形”,更是源于十多亿的异形组成的“能量网络”对引力的加强作用。

    当所有异形通过“能量网络”集中输出的能量被“初代异形皇后”瞬间转移后,只靠自身的引力,“异球异形”显然无法再困住“石碑”了。

    十多亿异形通过“能量网络”集中输出的能量,不会自己消失。

    它们,只是被“初代异形皇后”转移了。

    而看到了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满腔的恐惧化成了热血和激动,“虚空异兽”恨不得放开嗓子大喊一声“皇后万岁”。
    目标随机性的连续性跳跃,让追击变得几乎就是不可能的。

    只不过,“灵脑异形”在最短的时间内就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目标没有移动轨迹可言,但总还是有方向性的。

    它的空间跳跃只是在相对范围的空间内的移动,也就是说它能从一个恒星系内部瞬间移动到外面的星际介质区域某个坐标,但它不能瞬间跳跃到另外一个恒星系。

    而且,它的移动没有更多的细节轨迹,但还是有大方向的。

    不管它是从哪里移动过来的,至少它令人眼花缭乱的移动,还是朝着一定的方向前进的。

    当然,哪怕弄清楚这些,想要靠更多的异形围起来攻击或者抓住它,那也是在赌运气。

    聪明的“灵脑异形”,它已经找到了更好的办法。

    确定了目标移动的大致方向区域,集结起来通过“能量网络”将更多异形的能量调动送给“初代异形皇后”,后者再像是一个“稳压器”一样,将“异球异形”可以承受的最大功率能量输入到了它的体内。

    这样一来,“异球异形”通过它特殊的能量产生的引力,强度何止是猛增就能形容的,完全就是天翻地覆的变化。

    还有,异形组成的“能量网络”并不是死板的,它们还可以移动。

    依照“虚空异兽”这半会的理解,目标随机性的跳跃,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可能会再次进入“异球异形”的引力范围。

    而这一次,“虚空异兽”自己去想,它都不相信目标还能像前几次一样自如地离开。

    不过,这个计划还是有赌运气的成份。

    如果目标在被引力捕获之前已经完成了“虫洞”,那么就算是抓住它也没用了。

    哪怕用屁股思考,“虚空异兽”都能想象得出,“虫洞”的形成代表着什么。

    这时的它,也不敢再马虎了,却是打起了十足的精神,遥遥锁定了目标。

    只要固定点的“虫洞”出现,“虚空异兽”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扑过去,用自己的能力干扰“虫洞”的形成。

    同时,“虚空异兽”这才有心情仔细观察目标物体上面所谓的“虫族”。

    很大,非常大。

    在“虚空异兽”的认知当中,堪比超巨型运输舰的“吞噬者”已经足够庞大了。

    而这只虫子,它的身躯比“吞噬者”还要大上不少。

    它的身躯跟“吞噬者”倒是非常的相似,都是圆滚滚的条状。

    看不到清晰的头部,在它的条状的身躯两端都是一样的粗细,“虚空异兽”根本分不清它的头尾。

    黑色的气流形成的能量风暴,覆盖着它巨大的身躯。

    这个能量风暴就像是它身体的一部分一样,却是伴随着目标物体的移动而移动着。

    这时,“虚空异兽”也明显感觉到了,伴随着目标物体的移动,在它经过的区域,虚无的空间开始出现了一个个稍纵即逝的空间漩涡。

    “可能要来不及了。”

    “虫洞的形成,可能就是下一秒。”

    比谁都清楚这样的现象代表了什么,“虚空异兽”迅速地发出了信息。

    同一时间,它已经开始盘算起了退路。

    “我只能带走你。”

    “这是我能力的极限。”

    ÷纭毕路健br />
    没有一丝犹豫,超速旋转着的“异球异形”硬生生从“能量网络”中沉了下去,直接靠近了目标物体——“石碑”。

    “石碑”诡异甚至是疯狂的跳跃,这一次终于停了下来。

    集合了十多亿异形的能量,最终再由“异球异形”转换成的狂暴的引力,终于捕获了它。

    或许是巧合,或许已经是酝酿完成。

    就在“石碑”被引力捕获的瞬间,那只盘绕在上面的巨大的虫子,同时也已经完成了它的“虫洞”。

    在它体表剧烈波动的能量风暴遽然旋转起来,而后,强大的能量牵引着虚空也旋转了起来,一个空间虫洞眼见就要出现。

    ÷纭钡敝校靶榭找焓蕖毕匀晃薹ǹ咕芸癖┑囊ψ饔谩br />
    没能完成瞬移的它,却是被“异球异形”迅速地拉向了它的身体。

    “还有机会。”

    这个现象让“虚空异兽”心中又升起了一阵希望。

    只不过瞬间,恐惧就笼罩了它。

    虫洞,已经形成了。

    在那急剧扩散的空间虫洞中,哪怕还没有什么东西出现,“虚空异兽”却已经感觉到了潮水似的恐怖的气息涌了过来。

    
    看中了哪一层身份?

    难道说,这拉伯瑞的身上还有别的秘密吗?

    看着拉伯瑞的目光,军师摇了摇头:“你想多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利用你那层身份,这是你提都不会提的事情,我又怎么可能会利用这种关系来做文章呢?”

    拉伯瑞嘿嘿一笑:“到底是兄弟,真够意思。??  ”

    说着,他伸出拳头,本能的想要捶一锤军师的胸膛。

    然而这个动作却被后者给躲开了。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不喜欢别人碰你。”拉伯瑞嘿嘿的笑了两声。

    由于军师亲自邀请他加入太阳神殿,这个家伙的心情此时有点摇摆不定,略略激动呢。

    “走吧。”军师摆了摆手,便带着拉伯瑞沿着原路下去了。

    “你不是要去帮阿波罗的吗?”拉伯瑞有点意外。

    “不,阿波罗是在帮我吸引火力。”军师说着,继续往下面走着。

    拉伯瑞跟在后面,仔细的想了一下,还是说道:“克里斯坦……不,军师,如果你在未来的某一天需要利用我的这种身份,我是不会介意的。”

    军师并没有回答,而是摆了摆手,示意他快点跟上。

    “嘿,够刺激。”拉伯瑞虽然平日里贪生怕死了点,但也绝对不是个安分的主儿,他把手中的突击步枪调整了一下,便紧紧跟着军师离开了。

    不过,走着走着,这货又想起了一个问题,问道:“军师,你整天神神秘秘的,全世界都想知道你的身份,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男是女?”

    “男的会怎样?女的又会怎样?”军师淡淡的说了一句,并没有给出确切的答案。

    …………

    然而,在这个时候,楼上闭目养神的苏锐忽然睁开了眼睛。

    “开门吧。”他说道。

    黄梓曜走到了门前,在门锁上塞了一枚手雷。

    轰然一声爆响,门锁被炸飞了,那扇看起来牢不可破的铁门也出现了一个大洞!

    苏锐站在门前,一把将门拉开了。

    然后,他便看到了一个身穿黑色礼服的身影。

    此人像是去参加宴会一样,他的头顶上还戴着礼帽,手里拎着两把蛇形刃!

    他就静静的站在那处平台之上,背对着大门,不知道已经等在此地多久了!

    邪神,哥萨克!

    “哥萨克,原来你也来了,这很出乎我的意料。”

    苏锐看着那个背影,目光之中露出了浓浓的精芒来!

    在他的记忆之中,哥萨克的双臂已经粉碎性骨折,就算是勉强修复成功,也不可能恢复到巅峰时期的三分之一!

    而现在又是怎么回事?他居然敢冒着如此大的风险上了星华号!

    邪神哥萨克虽然行事风格不羁,喜怒无常,但却是很少会冒险的,他这么做,一定是有着有恃无恐的理由!

    难道说,他的双臂已经完完全全的修复了吗?现代医学已经达到了这种地步了吗?

    这处平台的面积并不算小,是仅次于游泳池那一层的第二甲板,邪神哥萨克就这么孤零零的站在那里,颇有一种遗世而独立的味道。

    然而,这遗世独立的并不是佳人,而是一位杀神!

    哥萨克并没有立即转过脸来,仍旧是背对着苏锐,一股肃杀的气氛在这甲板上面笼罩着。

    久洋纯子已经拔出了刀来,眯着眼睛看着哥萨克的背影:°之所以能够成功逃脱,全拜魔影所赐,对吗?”

    在那次交战之中,哥萨克被太阳神阿波罗、海神波塞冬和冥王哈帝斯三人围攻,身受重伤,如果不是魔影用他那堪称极致的度,硬生生的把哥萨克从战场之中带走,恐怕此时的哥萨克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再站在这里了!

    而苏锐并不知道魔影的藏身之地究竟在何方,虽然他事后已经进行了多方寻找,但是并没有任何效果。

    “既然你来了,那么战神阿瑞斯应该也出现了吧?这还真是一场复仇之战啊。”苏锐嘲讽的笑了笑:“既然想要凑个闹,那么不妨就一起出来吧。”

    那一次,战神阿瑞斯也同样受了重伤,甚至他的腹部都被苏锐的四棱军刺给穿透,差点就给活活钉在地上了!当时面对这些想要暗算自己的天神,苏锐可没有半点的客气!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苏锐当时还真的不知道阿瑞斯是如何离开战场的!现在想来,他仍旧对此充满了疑惑!

    “阿瑞斯来没来我并不知道,我只知道,你今天会死在我的手上。”

    哥萨克平平的伸出了一条胳膊,闪耀着寒芒的蛇形刃遥遥的指向了苏锐!

    一股有如实质的杀气,以蛇形刃的尖端为起点,朝着苏锐袭来!

    此时,平台之上的场面,简直是一触即了!

    …………

    龟岛名寺站在山本恭子的身边,遥遥的望着远处。

    “这个时候,想必邪神哥萨克已经和阿波罗交手了。”龟岛名寺说道:“恭子,我去助邪神一臂之力吧。”

    这个龟岛名寺的性格看起来还算不错,并没有因为自己已经是巅峰上忍就对山本恭子冷冷淡淡,反而很随和。

    也许,这种心境也是助力他突破最后一层壁障的关键。

    山本恭子轻轻的吸了一口气。

    她知道,只要龟岛名寺上了那一层的甲板,就意味着是他和邪神联手面对苏锐,这种二打一的局面,想必任何人都很难应对吧?

    到那个时候,苏锐岂不是必死无疑?

    在龟岛名寺看来,这种决心应该很好下才对,邪神哥萨克好不容堵到了苏锐,如果他去帮忙,那么山本组的胜算也会变得极高了,而山本恭子还在犹豫什么?

    这是多好的机会啊!

    “恭子,有我在,苏锐不可能杀到此处,所以你的安全应该不必太过担心。”龟岛名寺说道。

    他还以为山本恭子是在担心他走了之后没人保护自己呢。

    恐怕普天之下也只有山本恭子一人明白,她心中想的到底是什么。

    二打一,苏锐按理说是没有任何胜算的,可是,到了这种关头,纯子反而不想看到苏锐那么快的死掉。

    这真是一种矛盾到极点的心情。

    不过,山本恭子也没有在这方面耽误太多的时间,当她望向无垠的海面之时,便想到了山本组的未来,随后就下了决心。

    当这种事情和山本组的未来联系到一起的时候,似乎一切都已经变得非常顺理成章了。

    “龟岛君,辛苦你了。”山本恭子轻声说道。

    “恭子,定不辱命。”龟岛名寺点了点头,便大步的走向了甲板出口!

    这个和神忍之间只差了一层壁障的巅峰上忍,此时要和邪神哥萨克联手来对付苏锐了!

    就在龟岛名寺刚刚离开的时候,山本恭子忽然现,在甲板的另外一个方向,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一个身影。

    他静静的站在那里,什么声音也没有出来,以至于山本恭子不转脸的话,就无法现他的存在!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